【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6月08日讯】近日,又有多名美国外交官疑遭神秘声波袭击,从中国撤离。有美国军事专家说,中共进行声波及电磁波军事攻击已经试验多年。美国情报中心一份秘密报告称,由于这类“武器”具有渐进式效应,中共科学家可能用来开发折磨囚犯的技术。

6月6日,至少有2名驻华美国官员听到奇怪的声音后患病,目前已经被送回美国。

据《纽约时报》披露,撤离的美国官员是总领馆的安全工程官员马克.A.伦齐(Mark A. Lenzi),他和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在6日晚离开了广州。近几个月来,他和他的妻子都出现了神经性症状。

伦齐表示,在过去的一年中,他和妻子都感觉到了相似的身体症状,包括头痛、失眠、恶心,并且还听见了三四次奇怪的声音。直到上个月美国政府披露了第一位雇员被声波攻击的事件,他们才把这些症状联系在一起。

伦齐曾在外交安全部门工作,他认为可能是自己的工作使他成为了目标。

伦齐介绍,他和之前那位撤离的美国外交官都住在同一座公寓大楼里,这是广粤天地小区的一座高层建筑。伦齐在这里曾听到一种声音,是弹球在金属漏斗里滚动的声音,这种声音和震动令人感觉到心烦。

5月23日,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公布健康警报,称一名外交官在派驻中国广州领馆后,听到模糊的不正常声音,并出现“轻微的创伤性脑损伤”。

美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当天在国会作证时说,这名外交官遭遇的情况,与2016年美国外交官在古巴遇到的声波袭击有相似之处。

不过,6月5日,蓬佩奥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不同的人对这种声波的描述是不同的,有的说像蝉的声音,有的说像静电的声音,而有的则说像是挥动金属板的声音。

美国官员担心外交官受到了有针对性的攻击,攻击中有一种奇怪的声音,导致受害人出现类似于“脑震荡或轻微创伤性脑损伤”的症状。

蓬佩奥宣布,将组建一个特别工作组来调查这起事件了。他说,受影响者所遭遇伤害的确切性质以及各起事件是否存在共同诱因,目前尚未解。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Heather Nauert)表示,目前不清楚有多少人出现了症状,但估计会有更多的美国人被撤离。他说,撤离的人员会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接受进一步医疗评估。

诺尔特6月6日称,医生们将会检查,这些驻华工作人员的症状是否与美国驻哈瓦那大使馆几十名工作人员报告的症状一致。

去年也曾发生24名美国外交官及家属因遭遇声波攻击而撤离古巴事件,当时他们均出现了头晕、头痛、视觉问题和认知问题等不适症状。加拿大驻古巴的10名外交官及家属也出现了了类似于脑部创伤的症状。

《纽约时报》表示,美国官方开始怀疑罪魁祸首或许是其它国家,比如中共或俄罗斯。

其中俄罗斯曾对美国的总统大选进行干预,而中国正与美国发生贸易争端,再加上美朝首脑峰会召开在即,美国官员担心中共正在暗中使坏。

神秘声波袭击 美专家说中共已试验多年

美国陆军战争学院战略研究院客座教授邦克(Robert J. Bunker)说,中共早已进行声波及电磁波军事攻击的动物实验,混合使用非对称和非常规武器,旨在发动突击并迅速赢得战争。

声波和超声波武器以及电磁频谱武器,都被归类为“定向能武器”(Directed energy weapons,简称DEW),这些武器具有多种功能,包括销毁电子设备,让被锁定的目标感到不适,甚至是破坏目标人士的体内器官。

邦克教授说,DEW与枪、导弹和炸弹一样,可以被用来攻击人类、物体及基础设施,“直到1990年代早期,有关非致命武器及其对人类可以产生的生物效应等信息的讨论,是不对外公开的。”

他说,不同频谱的DEW被用来攻击人类时,会对人类产生不同的生物效应,例如高功率微波会使人类大脑温度上升,导致癫痫发作和损伤,而次声波则会振动人体内部,导致功能障碍和失能,甚至可能造成器官衰竭。

美国家地面情报中心2005年完成一份秘密报告,2011年解密,报告说,中共当时正在进行HPM及电磁波武器的动物实验,研究人员在研讨会中明确表示,这些实验的真正目的是“调查人体在暴露于这些特定频谱时,可能遭受到的潜在影响”。

报告说,中共研究人员实验的重点为此等频谱对人类眼部、脑部及体内器官可能造成的损伤。参与实验的科学家与中共军队有关系,隶属于军事医学科学院的放射医学研究所,而且军事医学科学院及国防科技大学,2001年也进行了类似的研究。

报告虽然未公开实验细节,但是提及受测试的动物“存在高死亡率”,并且分析指出,由于这种武器具有渐进式效应,中共科学家可能用来开发“折磨囚犯的技术”。

根据邦克提供的信息,这些武器技术有些可能来自苏联时代的计划,日后其它国家也逐渐纳入其国防计划。

邦克说,这些武器已成为近代部分国家军事发展的重点,“21世纪的战争正在逐渐从传统的机枪、导弹和炸弹技术,转移到先进的DEW技术”。

他说,“中共非常清楚DEW的军事价值,以及人工智能(AI),武装机械人/无人机、面部识别、反卫星,及集群技术,并且正在积极地进行实地测试,而且现在是很显然地在秘密进行中。”

他认为,美国外交官在中国及古巴遭遇袭击的事件相似,加害者都是使用了声波技术,这两起事件在医学上都呈现了相似的生物反映,突显中共安全部门有可能参与这些事件的迹象。

邦克分析说,在美中贸易和国防关系紧张的背景下,中共有可能“在‘超限战’(Unrestricted Warfare)思维及指导原则下,在积极交战计划行动中,偶尔‘隐秘地在边缘上’攻击美国军方和政府人员”。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