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6月08日讯】小人所耍弄的阴谋诡计,没有一件不使君子得福。这话似乎很迂腐,但实际上“吃亏是福”是可信的天理

李云举说,他的兄长李宪威,在广东做官的时候,曾经听说过这么个故事:有位游学的士子,性情迂腐孤僻。他到岭南去拜访亲朋故旧,得到许多赠礼。回来时,除了自己的行李铺盖之外,还有两个大箱子。这两个箱子很重,须四个人,才能抬得动。人们都不知箱子里装着什么东西。

一日,来到换船的地方,先将两条船的船舷互相挨近,然后用大绳把两只箱子捆牢,准备抬过船去。刚抬起来,突然四条大绳,像刀割一样,同时折断。箱子咕咚一声,落到船板上,把两只箱子全都摔裂了。士子顿足惋惜,急忙打开箱子查看,人们才发现:原来一只箱子里装的是许多新端砚,另一箱装的却是英德石。石缝之间有一封白银,大约有六七十两,外面的包装纸也摔破了。这位士子刚捡起来点数,不料一失手全都掉落水中。他急忙请渔民下水打捞,好不容易才捞回银子原数的一小半。

这位士子正在懊丧之间,原先载他的那位船夫,忽然走过来,向他祝贺道:“强盗为了你这两只沉甸甸的箱子,早己尾随多日。只因两岸人烟稠密,来往船只繁多,才不敢下手。我一直为你捏了一把汗。但强盗既没动手,我也不敢说。如今,他们看见箱中所装的,并非贵重的财物,吐了几口唾沫,便沮丧地散去了。你可真是位有福的人。要不,就是积了阴德,所以才得到神明暗中保佑。”

同船中,有一位知道内情的客人,悄悄地说:“他哪里积有什么阴德,只不过最近又做了一件傻事罢了。他在广东的时候,曾花了一百二十两银子,托旅馆主人,帮他买了个小老婆。据说这女人是个刚结婚一年多的新媳妇。只因家里穷得揭不开锅,才不得已,把她卖掉以养家。过门那天,那女人的公婆和丈夫,都来送行。他们个个枯瘦病弱,形同乞丐。将要入房,他们互相抱持痛哭。已诀别分手了,那些眷属们仍跟随在后,低声絮语不休。媒婆强把女人拉进房,她公公抱着一个几个月的婴儿,赶上来,向这位士子磕头说:‘这孩子从此离开母亲,吃不上乳,今后生死未卜,求老爷容许他母亲再给他喂一次乳,暂且维持今天活命,明天再想明天的办法。’这士子听了,骤然站起,说:‘我原以为这女人是被夫家休弃的。今见你们这般光景,真叫人肝肠寸断。你们这就领媳妇回去,那些银子也不必还我了。古人和今人相差并不远,宋朝冯京之父所能做的事,我难道就做不到吗!’说罢,竟当众焚毁了卖身契,让那女人回家。

他哪里知道这是旅馆主人看他这人忠厚老实,便串通了媒婆和一班小人,把自己的女儿伪装成贫妇,成心导演了这出把戏来欺骗他。倘若他真的收纳了这个女人,主人必定还会使出更狡诈的对策。这阴谋的底细,与他同住的客人全都知道,只有这位书呆子,至今还蒙在鼓里,难道神明把他这近乎呆傻的举动,也算作阴德吗?”

另一位同船的客人说:“这的确是阴德。他虽然干了一桩蠢事,但他当时确实是出于怜悯恻隐之心。而鬼神所鉴察的,主要也是鉴察一个人的起心动念是否出于善意。所以他今天能免遭杀身劫掠之难,就说是与他做了这桩善事有关,我认为也是可以的。至于那位旅馆主人,将来还不知要落个怎样的下场呢?”

先师李又聃先生是李云举的兄长。他对云举说:“我认为后面这位客人所讲的很有道理。”

由此使我又想起先父姚安公所讲的故事:田耕野将军,西征的时候,曾派遣平鲁路守备李虎,偕同两位千总,率领三百名士兵,出去巡逻探察。半路上,突然遇上有一队额鲁特骑兵,从小道向他们袭来。两位千总,就对李虎说:“贼人马强人壮,我们如果退走,必然被他们追及,对我们非常不利。不如由你率领前队,先扼制住前方的山头;我两人率领后队,迂回其后助战,使贼人摸不清我们到底有多少兵力,或许可以守住阵地。”李虎认为他俩说得有理,就带领先锋部队,扼住了山口,并拚死奋战。两位千总却乘机逃走了。原来他们骗李虎与敌人酣战,以拖延时间。当李虎战败时,他们已经逃出很远了。李虎终因寡不敌众,战死沙场。后来李虎的儿子李先捷,因袭了父亲的官爵,被破格提为平鲁路守备。这李虎虽然受骗战败,但也因受骗反而成全了他,使他名列一代忠良。

所以说,小人所耍弄的阴谋诡计,没有一件不是使君子得福。这话乍听起来,近似迂腐,但实际上“吃亏是福”确是真实可信的天理

(据《阅微草堂笔记》)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张信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