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6月10日讯】文革初期,湖南道县刮起了杀人风,其中,女性是一个弱势群体。原《芙蓉》杂志编辑谭合成,耗时二十多年调查后写成《血的神话——公元1967年湖南道县文革大屠杀纪实》。今天的“百年红祸”特别报导,来看谭合成讲述一个女孩子的故事。

1967年8月24号晚上,突然其来的厄运袭击了涂梅珠一家,大队召开群众大会,她的母亲被拉出去活埋了。

《血的神话》作者谭合成:“涂梅珠的妈妈叫作黄仁凤,一个地主婆。当时怀了有7、8个月的身孕。黄仁凤娘家是贫农,批斗的时候,她不知深浅,因为她娘是一个贫农嘛,所以没有这些人那么唯唯诺诺,所以就顶嘴,就把她也活埋了。”

涂梅珠家住湖南道县蚣坝公社蚣坝大队,当时在文革中刮起了杀人风。蚣坝大队当晚所谓“宽大处理”了另几个打算活埋的人,但在第二天突然又召开群众大会,把全大队的四类份子及子女不论老少全部捆来,一次性杀了其中22人,包括昨天已经“宽大处理”了的。

8月27号中午,大队所谓的“贫下中农最高人民法院”决定将剩下的这40来个“阶级敌人”斩草除根,其中包括涂梅珠和叔伯姐妹涂月华、涂秋蕾。幸亏区里一位领导偶然路过,发话说小孩子不要杀,她们才幸存下来。

谭合成:“她们三个人没杀,就是留下来作为‘胜利果实’分配的,因为当时她们三个都是17岁,是她们大队长得最好的三个姑娘,又都是读过初中毕业的,就给她们每个人指定了一个贫下中农光棍,要叫她们嫁人。这三个姑娘都不肯嫁给她们分配的人。”

指定给涂氏姐妹的三个贫下中农,一个是傻子,另外两个寒碜得没法提。三个姐妹被大队“贫下中农最高人民法院”的人威胁:“不嫁就杀了你们!”她们异口同声回答:“杀了也不嫁!”

谭合成:“后来呢,首先是她的两个堂姊妹偷偷跑出去了,在外面嫁了人,涂梅珠自己有三个年幼的妹妹,就没有办法跑。就斗争她,批判她,反正就是要逼她答应。”

没想到,傻子的哥哥在部队正要提干,在那个年代,害怕涂梅珠的地主女儿身份会影响他的政治前途,写信回来坚决反对,这门亲事才作罢。

然而,父母亲人都死了,家被抄的精光,涂梅珠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还要照顾三个幼小的妹妹,最小的才4岁,实在无法生存,就想逃去县城,途中,东门公社水南大队一个家庭出身贫农的青年,因为家穷娶不起老婆,愿意娶她为妻,并答应帮她一起养大三个妹妹,涂梅珠这才嫁了过去。她的丈夫原是大队团支部书记,为此受了处分,撤了职。

像涂梅珠这样的例子,在道县文革屠杀中比比皆是。

谭合成:“贫下中农等等,生活也非常苦,基本上都在温饱线以下挣扎,贫下中农甚至有很多当干部的都没娶到老婆,所以他就有很多女人他就留下来了,没杀,就给贫下中农,光棍,做老婆。”

这些四类份子的妻女有的被迫嫁给杀害自己亲人的人,为了自己的性命,忍辱偷生。

比她们更凄惨的,是遭到强奸,轮奸后被杀害的女性。由于死者不会说话,杀人者刻意隐瞒,有些甚至没有留下纪录就消失在人间。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周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