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6月10日讯】19年来,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血腥的迫害中,内蒙古赤峰市法轮功学员赵桂春受尽苦难,九死一生。5月15号,赵桂春再次遭中共非法绑架后,被直接关到内蒙古女子监狱迫害。

5月15号上午8点多钟,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公安分局社区警务大队的杨磊等4名警察,以查房为名,闯入赵桂春经营的旅馆。

正在旅馆内打扫卫生的赵桂春要求穿着便装的警察出示证件,杨磊等人不但不出示证件,为避人耳目,还把赵桂春强行拉到没人的地方。

最后,赵桂春机智走脱,被好心的邻居接纳。

曾经抓捕过赵桂春的杨磊拚命追赶,疯了似的闯入民宅,逼迫威胁邻居说出赵桂春的藏身之地,最后邻居没办法,只好说出。

知情者宋丽丽:“杨磊上去就把赵桂春的头发就抓过来,一顿拳打脚踢,就拖着她走,3、4个警察,除了那个女的(警察)以外,那些人拽过来也有打嘴巴子的,也有踹的,因为它的地全是那种水泥地嘛,所以拖的身上、手上、胳膊上就出了很多(血),嘴都被打出血了,五月份就已经穿很薄的衣服,就把那衣服拖的已经就是都坏成片了,你知道吧,从这边拖到那边,从那拖到那。”

这些警察毫不忌讳的当着赵桂春邻居的面殴打她,致使赵桂春腿部受伤,多处被划破出血,伤痕累累。

宋丽丽:“他们那个邻居跟杨磊说:你不要这样对待她,她也挺不容易的,你们这么多年一直就抓她,她已经进去好几回了,就是她也没犯啥,她就是个信仰,你看你这么对待她,也没有深仇大恨。结果杨磊说:你闭嘴!你再掺乎意思是把你也要弄进去,这事跟你没关系。”

据村民透露,警察追赶绑架赵桂春的过程非常可怕。

宋丽丽:“在这个过程中,事发突出嘛,心脏跳得特别厉害,脸也苍白,当天她特别没劲的时候,就好像有点瘫了似的,就是任人打任人拉的那种,很严重就是给人感觉,所以当天上午就给她送到急症室去了。”

接到消息的家人,匆忙赶到医院去看望赵桂春。但下午2点后警察拒绝家属与赵桂春见面。

下午4、5点左右,赤峰喀喇沁旗看守所两名警察,一名喀喇沁旗法院人员和一名司机,专车从喀喇沁旗锦山来到平庄,把赵桂春劫持到锦山。当晚8点多,直接将赵桂春劫持到内蒙古女子监狱。

宋丽丽:“一般把你弄到派出所、看守所然后法院检察院,最后才上监狱,但是她这次什么手续都没有,也没通过家人,直接就把赵桂春扔到内蒙古女子监狱。他们内部也有明真相的警察,他就说,喀喇沁公安局下令了,意思就是内部通知似的,只要抓到赵桂春那就直接送到监狱。”

从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至今,赵桂春多次被非法抓捕,并遭受残酷迫害。

2000年10月,因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赵桂春被恶警绑架,11月中旬被关押在内蒙图牧吉劳教所迫害。

期间赵桂春遭受多种酷刑折磨。被强迫罚站、殴打、掏厕所,在炎夏中挖壕沟,在寒冬里拔苞米。有时在羊圈里吃饭,起风时饭菜盆里还有一层羊粪末儿。

一次收工回来,因路上结冰,拖拉机严重超载翻车,赵桂春受重伤不能行走,被强迫戴上手铐,她绝食抗议,被拖到野地里冻,还被灌食。

恶警令几个犯人用铁杓子在赵桂春口腔里乱搅,杓子把都被搅歪了。还用很粗的、大约筷子长的钢筋,横插在上下牙齿间,两端系上绳子,再把绳子拽到脑后系紧,把钢筋固定在牙齿中间。甚至把插管从鼻子插进去,从嘴里拽出来,反复插拽,把赵桂春迫害得满口是血。

采访编辑/常春 后制/陈建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