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前主播崔永元曝光阴阳合同,随后传军方背景娱乐公司被查。港媒日前爆料,《战狼2》等因“令国家树敌”遭批,广电总局遭整肃接管。结合官方此前批评中宣系统过度宣传激发贸易战,此番娱乐圈风波或起因于中美贸易争端。

6月9日,香港《苹果日报》消息,北京当局不满军方控制娱乐圈,早已发出“禁军令”,限制有军方背景的公司及电影。《红海行动》和《战狼2》最近被内部批评“鼓吹军事主义,最终令国家树敌”。广电总局副局长张宏森被调离,电影改由中宣部全权管理。

同日,台湾联合新闻网爆料,《手机2》的制作公司、有军方背景的“华谊兄弟”已被调查。

《苹果日报》称,官方借崔永元大爆明星逃税,铲除与娱圈关系密切的军方势力。报导还引述崔永元的话称,其爆料的时机是,“我听说上面本来就打算要调查艺人税务的问题”。

报导还提到,《人民日报》近日罕见三度发文﹐痛斥娱圈天价片酬﹐背后电视公司经营手法与金融产品扯上关系﹐造成严重经济泡沫。

此前曾对崔永元下达“死亡追杀令”的空军前试飞员徐勇凌,于8日数度在微博向崔永元道歉,并改口称“支持国家打击娱乐界的黑恶势力”。而崔永元则在当晚回应,称不接受其道歉。

崔永元5月开始在微博针对冯小刚、刘震云和范冰冰等人。与此同时,中共军方也在进行一轮密集的人事调整。

5月以来,陕西、湖南、青海、河北、四川、河南、天津等多个省军区(警备区)主官出现职务调整,海军领导层也连续出现人事变动。

此外,5月,西藏军区原政委王建武接替江泽民大秘贾廷安,出任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并兼任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副组长;退役军人事务部戎装副部长方永祥兼任中共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助理。

当局整肃军方和娱乐圈、广电局或事出有因,但其时间点则稍显微妙,因为正值中美贸易关系紧张、北京力避贸易战之际。此时官方批评《红海行动》和《战狼2》“令国家树敌”,或显示这轮整肃和贸易战不无关系。

5月21日,编辑部设在北京的“海外媒体”多维网,借新加坡华裔学者郑永年之口,批评中共宣传部门把“中国制造2025”计划宣传成要赶超美国,将“一带一路”吹嘘成要统治世界,令欧美国家产生警惕和恐惧,认为这是导致贸易战的一大原因。

文章还批评,宣传部门被“一种声音”(民粹主义)所绑架,而不去“平衡表述”。包括连习近平的讲话,都“只是说他这几句,而不说那几句”。

外界分析,官方炮轰中宣部门,可能有意降低对外宣传调门,以缓解中共在国际社会遭遇的压力,同时对一贯对习近平当局进行舆论绑架的中宣部门提出警告。

此次官方批评《战狼2》等“鼓吹军事主义,最终令国家树敌”,或与此一脉相承。此轮整肃的直接原因,或起于贸易战。而其波及的范围,不仅包括娱乐圈和隶属中宣系统的广电局,还有军方势力。

中共宣传系统多年来被江派人马掌控,以舆论绑架当局整体“左转”。而中共军方则由江家马仔徐才厚和郭伯雄控制,中高层“一大半”军官都出自二人的提拔。

宣传系统和军方这种“超高调”的对外宣传,可能出自共产党固有的“统治世界”的野心,但也不排除其中有人借机故意制造舆论,给习近平“招揽”外患。

中共对外扩张的本性永远不会改变,但是中共内部有声音指,此时打破邓小平“韬光养晦”的对外欺骗战略,时机可能还不成熟。

中共十九大后,当局的反腐似乎转向中下层,你死我活的习、江阵营博弈已有暂息迹象。但是中共一切政治考量都是基于利益,内部政治平衡都很难长久。江家帮和中共贪官们要想继续“平安度日”,仍需设法继续维持“平衡”。

其中,帮习近平四处树敌,让他疲于应付,这应该迫使他维持“内部团结”的一个有效策略。

中共十九大前的中印边境对峙,被指与之后落马的军委委员房峰辉和张阳有关。十九大前朝鲜的接连挑衅,也被指有江家操控的因素。

江泽民有一名精于算计的智囊曾庆红。十九大前海外针对王岐山的爆料,就是出自曾庆红的手笔,此举成功的让王岐山在十九大裸退。

十九大后,针对习近平阵营的小动作也没有停止。蔡奇因为驱逐“低端人口”曾遭党媒围攻。随着北京在贸易战中不断让步,直接负责贸易谈判的刘鹤,也成为中共内部发泄不满的目标。

(责任编辑:云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