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6月17日讯】近年来,中国社会贪官横行、民怨四起、人心思乱。有知情者对媒体披露,面对危机四伏摇摇欲坠中共政权,高官也希望社会大乱,一批人因绝望不惜舍命搏杀制造动乱,而以江泽民为首的“老虎党”更是动作不断,还想大干一场。

《中国人权双周刊》去年刊发学者王德邦的文章,举例中国社会官心思乱的怪象称。作者在北京听一个曾经因参与推动民主运动而被处罚过的朋友说,他因经商接触到的几个部级与厅级的要钱不手软的官僚,居然极其巧合地,在不同场合暗示他应该出来折腾些事,并且最好将事情弄大,弄得越乱越好。

当时那朋友很惊异:这些官僚怎么忽然发神经,希望社会大乱呢?类似的消息,湖南一个朋友也跟作者提及。

文章列举了去年1月发生的两个案例。1月4日发生的四川攀枝花市国土局局长陈忠恕,冲入会场枪击市委书记与市长,自己离奇死亡的事件;1月11日又传出云南省临沧市镇康县县委统战部副部长蒋钳虎,驾车撞该县国税局副局长袁永康和国税局办公室主任罗桂君致死事件。

文章认为,官僚队伍中一批人因绝望不惜舍命搏杀,制造动乱。

而且从近年来急速高涨的官员自杀事件,也可见官僚队伍中的绝望情绪之厚重。

最新的一起是6月11日,安徽传出一名官员在所住小区28楼坠亡。在此之前中共政坛陷入了5月“魔咒”。5月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经媒体公开的就有6起官员自杀案件。

而这种绝望情绪也体现到对社会报复性激发矛盾冲突与国际事务上挑起争端求战上。

文章称,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共政法系在和平时期,先后制造了全国性大规模的对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对敢于表达独立意见的网络大V、对敢于不顺从权力奋起抗争的维权人士、对捍卫人权法治的律师等等大抓捕运动,刻意制造社会动乱。

还有一批官僚公开跳出来叫嚣要武力攻打台湾,武力平息中印边境与东海争端,更是表露出他们急待战争来解救的渴望。这种全国性无端的大抓捕与对外的疯狂叫嚣,正是裸呈着官僚队伍那种惟恐天下不乱的心态。

文章还说,现在越煽越猛的文革烈焰,幕后都有官僚参与推波助澜,以期复辟文革抛开一切法制的动乱。这些超出常理而令人费解的吊诡现象,只有从官僚这种思乱之心方可获得求解途径。

中共官僚队伍自2013年后普遍产生思乱之心,直接原因应该是当局掀起的反腐潮。作为普遍性腐败深陷的官僚集团,要避开为反腐所伤,于是努力制造社会动乱,以使当政者疲于奔命、自顾不暇,而无力顾及反腐。

这正是官僚希望原来的一些社会抗争力量努力制造社会事端的直接根由。

文章称,但是官僚没有料到的是,社会民主抗争力量居然公开出来支持反腐,要求官员公示财产,不仅没有形成社会动乱,相反为反腐助力推波。于是官僚疯狂抓捕这批要求反腐的公民,以从另一个角度来激发社会矛盾,抹黑栽赃反腐。

分析认为,中国社会民心思变与官心思乱甚至是完全相反的:民心所思是政制民主法治,官僚清正廉明,社会公平正义;而官心所思是政局混乱、法纪废驰、社会动荡,以便为所欲为、强取豪夺、无法无天,既可贪赃枉法,又可逃避罪责,既能延续强化权力,又能随时拍腿开溜,甚至希望回到完全抛开法制无法无天的文革。

对于如何能终结动乱之源,文章认为,正是中共极权政体导致官僚极度腐化堕落,因此官僚普遍浸淫在罪恶中,而这种罪恶即使不遭致内部理想主义者奋起反腐来扼阻,也必遭致来自外部的民间与文明世界的清算。

今日中国官僚思乱,终极原因不是反腐,而是官僚自身的罪恶,是极权政体之罪与人性之恶同构的结果。纵使官僚权贵通过制造动乱来赢得暂时干扰乃至折断反腐,但腐败及产生腐败的极权制度必将导致社会全局性变革或革命,官僚集团也必躲不开被清算的命运。

所以,唯有结束极权政体,实行宪政民主、人权法治,才能从根本上避免官僚腐化,也最终消除社会全局性动乱之源。

香港《前哨》杂志2016年刊发署名评论说,为免遭到清算,中共内部反对习近平当局反贪的阵营已抱团形成以江泽民为首的“老虎党”,动作不断。

文章指出,“老虎党”贪官们对抗习中央的战术有二:一曰“不做”,二曰“超做”。

同年,王德邦在港媒中文杂志刊发评论认为,习近平当局在反腐与制度改革两难之下,要突出重围,反腐只宜速战速决,需要采取霹雳手段,尽快抓老老虎。然后随之开启革新制度。

中共体制内学者辛子陵曾表示,江泽民曾庆红正利用中共体制,对习近平阵营展开反扑,习已经不能依靠这个体制领导国家推行政务,只能选择体制改革,彻底打碎党国体制,另起锅灶。

有分析认为,尽管习近平在今年两会上,已通过修宪延长主席任期,但若不拿下政变集团总后台江泽民、曾庆红,他们为了不被清算,仍会伺机反扑,大干一场,各派官员也在观望,对习当局来说,表面看似局势平静,实则暗潮汹涌。

(记者李文馨报导/责任编辑:曲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