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维权此起彼伏 涉高层与军方权斗?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6月27日讯】连日来,中国各地数千名老兵在镇江维权遭血腥镇压事件引起各界关注,老兵们曾是中共“维稳”的力量,退伍后,他们也成了当局“维稳”的对象。面对近年来此起彼伏的老兵大规模维权,有观点认为,老兵维权背后,与中共高层内斗不无关系。

中国各地退役老兵持续数天在镇江市政府前广场维权,声援早些时候被疑似地方官员唆使的黑社会成员打伤的维权老兵。

老兵维权事件进入第六天,事态还在不断发酵。在镇江声援的几千名各地老兵与地方警察力量发生武力对峙,23日已有数百名老兵被警察打伤,传闻称,还有3名老兵被打死。

老兵维权事件进入第八天(26日),在当局持续强力镇压下,有参与的老兵说,现场已被武力清场,老兵的通讯亦遭到封锁。重伤都已经被封锁,家属都见不到,都是警察蹲守镇江第一医院在看守。

这是近几年来,中国各地老兵无数次集体维权事件中,其中最大的维权事件之一。2016年10月,上万名老兵身穿迷彩服包围中央军委八一大楼维权抗议; 2017年2月,也曾发生数千名老兵再度聚集北京,在中共中央纪委门外抗议事件。

今年4月16日,中共退役军人事务部挂牌成立,以应对层出不穷的老兵维权事件,但在该部门成立后不久,大陆又连续发生多起退伍军人大规模维权事件。

除了此次老兵镇江维权,5月底,河南漯河市也发生数千老兵维权事件。

退伍老兵上访维权,多年来主要提出的诉求是解决生活待遇。中国现有退役军人5700多万,并以每年几十万的速度递增。

工作安置一直是老兵待遇中比较突出的问题。退役军人往往没有一技之长,在适应地方生活上有困难。

原中共海军司令部中校参谋姚诚对自由亚洲电台介绍,从八十年代开始,地方政府就已经出现了没有能力安置退役军人工作的问题,而在市场化的经济改革中,私营企业又没有义务安置退伍军人

姚诚说,目前大陆当局也没有能力解决这么多老兵的待遇问题,“中共也很想解决老兵问题,但力不从心,它解决不了。但是为了维稳,它一直在忽悠老兵。它只是答应要解决老兵问题,多少年来都是这样”。

对于中共退役军人事务部挂牌成立,姚诚认为,这些并不能解决老兵的实际问题,

他说,“中共没有一个完善的制度,它解决不了这个问题,这个制度需要经济保障。所以,现在中央把球踢给地方政府。地方政府想解决这个问题,但一看中央让地方政府拿钱,现在哪一个省市不是频临破产状态,都靠卖地来维持政府开支,哪有那么多钱去解决老兵问题?”

长期在美国从事军事研究的史东认为,目前中国出现的老兵维权事件跟中共体制有关。

他说,“当兵的这些人很多都是从社会底层,从受到歧视的群体里边去的,他们当然有诉求,希望通过当兵来改善自己的生活,来改变不公平的等级。但实际上,这个愿望没有实现,没有实现可能就有冤情,所以这个是国家的责任。”

对于目前出现的老兵维权事件,还有一种政治解读认为,习当局并不希望老兵维权事态扩大,但事与愿违,老兵维权事态升级,正是另一方政治势力想要的结果。

姚诚认为,“习近平上台后对军队的清理,军队对他极大地不满。”2017年2月,各地老兵们曾经在北京汇合,在中央纪委门外进行了抗议,暗示出对军队反腐的不满。

署名王丹的作者在自由亚洲刊发一文也有同样的观点。

文章说,早在十几年前老兵维权就开始零星出现,但是从来就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导致最近十年来事件规模逐渐上升的态势,一直发展到万名老兵到北京包围中央军委八一大楼事件,当局才受到震动。

两会后习近平政权宣布组建一个新的退役军人事务部。这个罕见的动作,反映出全国各地的退伍老兵的维权行动,已经引起了当局的高度重视。但当局的动作是亡羊补牢,“已经晚矣”。

这次全国范围的镇江老兵集结维权运动的出现,已经充分证明中国群体事件的升级,当局必将面临比以前更加严重的挑战。

最近多起老兵维权行动,都得到全国各地的声援,展现了强大的组织性力量。

各地老兵到漯河声援时,视频显示,老兵们训练有素,在维权现场不停地喊著“还我自由”、“打击腐败”等口号,声势浩大。

此次镇江维权时,各地老兵喊出口号包括:想见市领导,问题一定要解决,交出凶手,反对打压,打倒贪官,严惩腐败,“与反动政府同归于尽”等。

文章认为,退伍老兵的维权运动,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走到今天镇江事件这样的全国动员的程度,如果军队系统内有人对习近平的整肃不满,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进行“政治局内人”的介入。

文章说,只有“政治局内人”的介入,才有可能使得民间的抗议升级为政治风潮,从而撼动政权。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并开始出现扩散效应,中共政治局势将很快进入新的阶段。

(记者李文馨报导/责任编辑:方舟)

相关链接: 习近平掀翻7名上将 分析:还有12人有点悬
相关链接: 传坦克进镇江 市府全戒严 各地增援老兵现场通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