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7月01日讯】中共“文革”期间恐怖的红八月,现在的年轻人不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日前, 一位年近古稀的老者,讲述了自己亲身经历的红八月里的一个早晨。今天的“百年红祸”特别报导, 我们一起来看看发生在北京的故事。

1966年8月,北京市中学生为主的红卫兵,在中共党魁毛泽东的亲自鼓动下,以革命的名义,展开了一场对教师和无辜市民疯狂而野蛮的暴力行动。一个月内,活活打死了1700多人。

当年8月1号, 毛泽东写信热烈支持清华大学附中自称为“红卫兵”的学生,

8月5号,红卫兵开始打死人,北京师范大学女附中副校长卞仲耘, 在校园中被红卫兵折磨殴打数小时致死。

8月18号,毛泽东检阅百万红卫兵,并在天安门城楼接见了部分红卫兵代表,明确告诉他们要武斗之后, 暴力升级。红卫兵打死人的数量,迅速上升到每天打死上百人,最多的一天是9月1号,打死了228人。

9月2号,中共北京市委发出文件制止,红卫兵大规模打死人的暴行才停止。

北京市民马先生当年正在郊外上大学,这个8月他刚好回到了西单附近的家中。一个礼拜天,马先生和弟弟出门买早点,当时目睹的情景,让他至今不能释怀。

马先生说,他们路过的第一的地方是宣武门天主堂,当时教堂顶上的十字架已经被红色的‘红色恐怖万岁’代替,甬道上布满了圣像和基督的像,过路人必须踩踏。

马先生:“经过这个大教堂,看到门口挤满了人群,走到门口时,看到门口站了有2、30个修女,还有教堂的那些人穿着他们制服都低着头,一群红卫兵围着他们喊打倒上帝。”

走到教堂的第二道门,马先生看到一个中年男人趴在地上,一群穿着黄军装的红卫兵,手拿带着铜头的军用皮带包围着他,逼迫他呼喊打倒上帝,疯狂的叫着“你不喊,就打死你”。

马先生:“这个人当时哆哩哆嗦,嘴里说着‘我可不敢喊,我可不敢喊,我从小信教,我可不敢喊’,然后这红卫兵像一群狼一样,几十个红卫兵拿那个大绑带那个铜头劈哩啪啦就敲,然后鲜血哗啦,脑浆就出来了,他很快就倒到地上,抽搐一下就没有声音了。”

走出教堂后,马先生和弟弟又看到了更加恐怖的场景。

马先生:“其中一个是一个医生的诊所,这个医生是我母亲的学生,他是个东北人,非常有名的医生,他这诊所前面全是玻璃窗子,里面非常恐怖有嚎叫的声音,我们俩进去后,看到黑压压一片人,全是穿着黄军装的红卫兵,地上全是玻璃碴子,因为门窗全被打碎了,里面医生已经被打死了。”

接下来轮到了医生的妻子。

马先生:“几个女红卫兵揪著医生的老婆,让她在玻璃碴子上下跪,医生的老婆拿起玻璃碴子非常迅速地极快的速度突然向女红卫兵的肚子上扎去,但是还没扎到的时候,其他红卫兵一拥而上,像一群狼一样劈里啪啦拿大皮鞭子那个大铜头,把她打倒在地,然后看到她的脑浆还有血哗就淌出来了,就倒在地上了。”

离开诊所,穿过绒线胡同,走进一个叫牛肉湾的小胡同时,马先生看到一辆卡车上停满了尸体。

马先生:“那上面就站着一个红卫兵高喊,都是狗崽子,黑五类,都该死。疯狂的像野兽一样的叫喊。这个尸体就是从牛肉湾里拉出来的放在这车上,还看到不断有红卫兵往里面拉人。”

根据当年领导文革的中央文革小组9月5号发表的红卫兵战绩报告,北京红卫兵“红八月”总共打死了1772人,没收私房52万间”。

而目睹了杀人过程的马先生说,50多年过去了,这个恐怖的礼拜天至今仍然在他心中挥之不去。他并因此患上了抑郁症。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金叶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