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7月21日讯】湖南邵东早年出现了一本奇书《国母宋祖英》,让江泽民鲜为人知的情色生活由此昭显于世。在江的情妇中,宋祖英是最受关注的一个。宋当年有一张可自由出入中南海的特殊通行证,导致曝光此事的一位女歌手从此“消失”。

下面是节选自《江泽民其人》第十八章:“寡人好色妻妾成群小人得志鸡犬升天”章节:

从1990年至2013年,宋祖英曾连续24年参加央视春晚。宋当年在央视的演出、播出有特权,唱什么歌,一切由她自己决定,央视的任何导演、领导和中宣部等上级部门均不得过问。江泽民还要求央视在转播宋祖英的演唱时,不许中途把镜头扫向台下老干部,以保持这个节目绝对的完整性。

2002年夏天,宋祖英到四川某城市举办专场演出。经江泽民的亲信、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批准,当时的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现任公安部长)给宋祖英以副总理级以上的国家领导人才有资格享受的一级警卫待遇。

这次演唱会,四、五万名观众的体育馆挤得座无虚席,都要来看江泽民的小情妇。

宋祖英演唱的歌曲中,有一首湖北民歌《龙船调》,唱词中夹有对白:“小妹子要过河,哪个来背我哟?”结果,她演唱到说这句问白时,台下几万名观众竟齐声应答:“江爷爷来背你哟!”

宋祖英下不来台,但也不能罢演,因为几万名观众是花钱买票来听歌的,只能硬著头皮演唱下去。唱到第二段,等宋祖英又说出这句问白后,台下几万名观众又应声如雷:“江爷爷来背你哟!”气得她当晚回到宾馆哭红了眼睛。

第二天,宋祖英就飞回北京向江泽民告状。江很生气,下令四川该市的市委书记彻查此事。

可如今的市委书记也学会做官了,不愿为这事得罪老百姓,拖了几天,给中央有关部门回话说那天晚上演出时,市电视台和公安局都有现场录像,可镜头都是对准台上,没有对准台下,所以无法从几万名观众中找出“滋事分子”……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宋祖英还有自由出入中南海的特殊通行证“红卡”。1997年一天,一位借调到北京的女歌手乘坐宋祖英的车一同去中央台录音棚录小样,在车上这位女歌手无意中打开工具箱,赫然发现一张“中南海红卡”,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女歌手肚子里搁不住事,不久,此事就传遍总政歌舞团,以至于中共军队系统、广电系统的一些文艺部门多次召开干部、党员、群众会议,要求有关人员“不造谣、不传谣、不信谣”,并将此作为一项政治纪律,要求必须严格遵守。

那位女歌手不久即被所在单位遣回原籍天津。有消息说,回天津不久后,她就被人从凉台推下楼灭了口。

另注:所谓“中南海红卡”,它是进出中南海车辆的通行证。“中南海红卡”原先有两种,一种是蓝色的,专门进出中南海北边的养蜂夹道高干俱乐部(有各种高级娱乐设施),一种是红色的,专门进出中南海。由于养蜂夹道高干俱乐部现在已部分对外开放,所以蓝卡已经取消,只剩下红卡一种。

从宋祖英把中南海通行证放在车上随身带,说明她进入中南海的次数非常频繁,如果是一月或数月才进中南海见江一次,宋祖英可以把通行证藏在家里。但之所以放在车上,大概是随传随到。

江泽民在1992年到2002年当中共总书记的10年,也是宋祖英在大陆歌坛充当“大姐大”的10年。

中共官场大小官员皆知宋祖英是江泽民的情妇,因此官员们都不敢怠慢宋,中共高层中靠取悦宋而上位的比比皆是。

据《“母老虎”宋祖英》披露,江的侍卫长由喜贵能从一个文盲晋升上将军衔,也是宋祖英向江吹“枕边风”的效应。

江泽民与宋祖英有了私情后,第一次去中南海找江,被中南海警卫要求填写“访客单”,其中有一条是与被访者的关系。宋十分心虚,万般无奈地填写了几个字。

后来了解江意思的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特地给宋发了一张中南海特别通行证(红卡)。宋再去中南海与江幽会就免去了被盘问的手续。而幽会的地点则由由喜贵精心安排并严密警卫。

(责任编辑:古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