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8月09日讯】

一、给恶狼当军师的悲惨下场

有个姓钱的人,进城回来,夕阳西下时,正沿着山脚匆匆赶路。突然,窜出数十头狼,把他围了起来,想吃掉他。正在窘迫关头,钱某见路边有个约一丈多高的柴堆,急忙往上攀登躲避,顺手还拿着一根树枝,作为自卫。

狼群无法爬上来。其中有几头狼,忽然往远处奔去,过了一会儿,它们簇拥著一头野兽过来;看那样子,好比轿夫抬来了一位官员。这个野兽,在狼群的中央,坐定之后,众狼都竖起耳朵,凑向它的嘴边,好像在倾听其密语吩咐。不多时,众狼便行动起来,它们又衔又扒,从柴堆下抽取树枝,使柴堆几乎要坍倒了。

钱某大惊,拚命呼救。过了好长一会儿,正好被一些砍柴人听见,他们一起呼喊,奔跑着,前来相救。狼群受惊散去。

被众狼簇拥而来的那头野兽,这时还呆在柴堆之旁。钱某与前来相救的砍柴者,细看那兽,似狼非狼,圆眼睛,短头颈,长长的嘴巴,露著一口怒牙。后脚长而软,不能站立。叫起来声如猿啼。

钱某对着那兽道:“唉!我与你素来无冤无仇,你竟然做了狼的军师,为它们出谋画策,来伤害我!”

那个野兽听了,叩头哀叫,装出一副悔过的样子。钱某便与几位砍柴人,一起逮住它,拖到前村酒店中宰杀,烹饪成一顿美餐,把它吃了!

正是:

给狼当军师,吃亏实无知。也曾尽心传计策,受尊敬,短暂时。顷刻风云变,恶狼逃命各奔驰。剩下“军师”遭宰杀,哀哉命止!

二、助白龙除恶,成为富豪

弥勒县的旧城一带,汉族与各民族,共同生活在一起,环山而居。山脚边有个白龙潭,方圆约有数亩,临潭有良田千顷。当地人在潭边筑了土坝,以便畜水。土坝俯临大河,水溢时就开闸放水,下雨时,潭中有二龙相斗,它们的形状如小蛇一般,有时还会看到大木一段,上面结满青苔,在潭中竖游,每每冲决坝岸。

这天,农民们正在插秧,又正好下着细雨。但见许多飞鱼,大小成对,好似排著队伍。有个红衣女子,拿着扇子朝飞鱼挥动,鱼都一一到了潭中,随即不见。相传这种情景,便是龙女回家探亲。

有户少数民族的人,名字唤作侬二。傍晚时分,忽然来了一位身穿孝服的人,说是前来借宿。问他:“需要备些什么东西?”对方回答:“要卧房一间,另置一只大缸,满贮清水即可。”

侬二以为这位来客,是要洗澡,就遵照他的要求作了安排。并且打算准备酒食,来招待他。客人道:“不必了。只有一事相烦,如蒙应允,自当重谢。”

侬二问道:“不知何事?”客人说:“此地龙潭后边,有棵大树,请你去把它砍了。等树将要砍断时,先用粗大的绳子缚住;待看到潭中有两羊相斗,这时,你即砍断绳子,让树往下倒去!”

侬二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早晨,侬二前去砍树。果然见潭水上下翻腾如潮,有黑、白二羊,正在相斗。侬二心想:客人托我做的,当在此时此刻。于是就砍断绳子,让大树倒下。黑羊跳跃而出,水就恢复了平静。

侬二急忙回家,想把这事,告诉客人,向他请功。但那客人早已离开侬家。侬二问妻子:“客人何在?”妻说:“客人在房内,他未曾出来。”于是,夫妻二人,一起到房内去搜寻,不见他的人影。疑心那人在缸内,打开缸盖看对,却是黄金满缸。

侬二这时,才知客人原是白龙化身。另一条黑羊便是恶龙。白龙是为争夺这潭,而来求助的。于是,此潭便以“白龙”为名。而侬二的家至今,还在当地,称为第一富豪。侬二每当过年时,还去潭边,用祭品拜谢白龙。当地百姓,因有白龙佑护,四季风调雨顺!

三、常怀礼仪之心,总有好报

贾正经,是黔中人,娶妻陶氏,生得相当美丽。清明节上坟时,贾正经与陶氏,一起前往。走到半路上,忽然一股旋风,迎面而来,挡住了前进之路。

贾正经疑心有鬼神在此求食,就供了祭品,洒酒在地,轻轻祝告道;“鄙人仓促来此,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奉献,就这一杯水酒,请不要嫌它不洁。”祭毕,然后再往墓前,拜扫完毕而归。

第二年春天,贾正经告别了爱妻陶氏,远出。一天,将近傍晚,距前方旅店还很遥远。正在担心荒野地方,没有投宿的处所,忽有一个仆役打扮的人,站立在路旁,走上来问道:“前面过来的莫非是贾相公么? 奴才我奉主人之命,在此恭候多时了。”

贾正经问道:“你家主人是谁?”答道:“相公到了前面,自然便知。”说罢,遥指有灯光的地方,说是他们的村落。贾正经心中暗暗自喜,遂跟着这人前去。

大约走了一里多路,主人已在门前迎接贵客了。这人道服儒巾,是个风雅之士。此刻但见一座座楼阁,横列在前,全都装饰得金碧辉煌。贾正经与主人,先是寒暄了几句,接着问道:“小生暮夜经此,不意突然迷途。忽蒙先生派人宠召,不胜感激之至,鄙人自忖,以前似未曾见过先生,不知先生怎么会预知这事?且又远劳先生如此关照。”

那人答道:“去年我们曾在路上相逢,叨领先生盛情款待。曾几何时,你怎么这样快就忘记了呢?”贾正经听后,愈觉糊涂了。主人又说:“去年清明节那天,你们贤夫妇去上坟祭扫,一阵旋风挡住你们去路的,就是我呀。”贾正经道:“如此说来,先生是神了?”

回答道:“我并非是神,我乃地仙也。”贾正经问他的职务是什么?回答道:“说来惭愧,我是掌管人间露水姻缘的。贾正经开着玩笑道;“鄙人相当多情,敢烦请你查一查,我今生在世,有没有这方面遇合的好事?”

地仙取出簿册,翻阅后,笑道:“奇怪了,先生今世无分,眼前尊夫人,倒是大有良缘可遇。”贾正经听了,不觉虚汗直下。自思妻子陶氏,正是年轻美貌,倘若或许真有其事,将是我终身的耻辱。于是便请求:“使这事能够消除,而不致发生。可以吗?”地仙道:“这是命中注定的大事,我不能把它更改。”

贾正经再三哀求,地仙仰天沉思,好久之后,说道:“善哉,善哉!幸亏尊夫人所遇那人,是个平庸的奴仆,贪财的心思,胜过了好色。你赶快回家,还可避免闺房之丑;不过却要损失些钱财的。”

贾正经屈指计算路程,一想已经出门有四天了,恐怕回去已来不及。又想:自己在外谋生,如果为了一点蝇头微利,而使爱妻失节,这自然是断断不应该。于是,辞别这位地仙,匆匆回家。贾正经白天黑夜,抓紧赶路。等到离家只剩四十里时,忽然遇到大雨倾盆而下,遂无法前行。直至第二天午间,才回到家门口。见卧房的墙头,已被大雨冲坍,想到隔壁有个单身少年,贴邻住着,回忆起地仙的话,不觉叹恨不已。妻子问他为何叹息?贾正经道,“墙坍壁倒,两家房子相通,彼此都是年轻独宿,其中的事情还用说吗?你倒来问我了!”

陶氏答道:“原来夫君是为了此事。事情确实发生过,幸亏损失十两银子,才得避免。”

贾正经询问经过情形,陶氏答道:“墙壁坍倒后,那少年果然来调戏我。我逃到邻居家里,不料枕头间所藏的银子,被他偷走了。如今,他怕你回来,早已远走高飞。”

贾正经问:这银子的来历,原是某家还来的欠款。

贾正经把这事告至官府,官府将少年捕获后,鞭打了一顿。但窃去的银子,已难以追回。这事是程惺峰对我(袁枚)说的。

贾正经路遇地仙而敬礼有加。那位地仙也尽力报答了他,使其未陷于丒闻。可见人常怀礼仪之心,总有好报!

(以上均据袁枚《子不语》)

──转自《正见网》有删节

(责任编辑:张信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