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8月14日讯】祥霖铺区位于湖南道县的南部,在道县文革大屠杀中,杀戒开得晚,在十个区里倒数第一。但杀人数量却在短短三天内激增了569人,最终成为杀人的区亚军。今天的“百年红祸”特别报导,来看中共干部是如何推动杀人的。

道县文革杀人事件从1967年8月13号开始,8月21到25号形成第一次杀人高潮,南部的祥霖铺区8月24号才开始杀人,只赶了个尾巴。

为什么祥霖铺区动手迟?《血的神话》作者谭合成经过实地采访调查了解到,当时祥霖铺区武装部长陈国保在家养病,他的工作由下蒋公社武装部长暂时代理。一个公社武装部长要在区里布置杀人,显然名不正言不顺。由于党的干部不到位,因此杀人也开展的缓慢。

道县第一次杀人高潮产生了强烈反响。道县“红联”营江前线指挥部摄于各方压力,8月27到29号在营江召开了一个为期三天的政法干部会议,讨论制止滥杀问题,然而这个会议却出人意料的开成了一个动员杀人的会议。会后,道县出现了第二次杀人高潮。原先有些行动迟缓的区社也抓紧杀人,祥霖铺区就是其中的一个。

《血的神话》作者谭合成:“开这个会议的时候,祥霖铺的那个公安处理员,他是个区法院的干部,他就给留守区里的主持工作的副区长苑礼甫挂了个电话,告诉他们可能要刹车了,以后像这么随随便便杀人,就不行了,要报材料、要批准。他说别的地方杀的多,我们区进度太慢了!”

苑礼甫接到电话后,立即组织骨干干部开会,当晚就决定不能落后,要“突击补火”杀人。第二天他们召开誓师大会,向辖下的63个大队派遣了126名民兵,苑礼甫在发言时要求民兵们,要把所谓“调皮捣蛋”的地富份子杀一批,三天内完成任务。

谭合成:“8月27号派下去126个民兵,要补火杀人,8月27号杀242个,8月28号杀218个,到8月29号杀109个。就这个三天,杀569人,就是一个区。”

在这样突击杀人中,存在不少公报私仇,杀人夺财、夺妻的例子。所谓的四类份子,男性被斩草除根,年老的女性被杀,年轻的女性则被当作所谓的胜利果实分配,有的甚至被分配给杀人者。

在长期调查采访中,谭合成收集到多位女性的实例。

谭合成:“一个是审章塘公社的叫做朱桂芳的,她的丈夫叫做朱可能,原来在祥霖铺卫生院当医生,同时经济上也比较好一点。她丈夫家里是地主,开会的时候就安排要杀他的老公,大队上就派几个民兵把她丈夫抓回来就杀了。”

杀人者之一是大队民兵营长唐明生,杀完人后还抄走了朱家的积蓄,家禽和粮食。晚上又偷偷摸摸的回来。

谭合成:“那个唐明生自己有老婆的。晚上他偷偷摸摸的来了,到她一家,然后就把这个女的强奸了,还把她的孩子也给杀掉了,当时这个女的抱着她三岁的小儿子求他,是不是给我留一个?那人就说,留一个将来长大了好报仇呀?就一家四口人一天工夫就杀了三个。”

唐明生逼迫朱桂芳做他的情人,不时来侵犯,直到47军进驻道县禁止杀人后唐明生被告,朱桂芳写了控诉材料。

追其究竟,三天内被杀的569人都是由于副区长苑礼甫一声令下,为什么在上面通知要刹车之际,他偏要组织突击杀人?

谭合成:“苑礼甫他原来是衡阳师专的一个学生,选出来做干部苗子,政治学徒,安排在这儿锻炼,实际上是县里培养无产阶级接班人。所以他在文化革命中,他自己说得很明白,他说不表现是不可能的。”

正是由于各级干部都紧跟中共的阶级斗争路线,力求表现,起步晚的祥霖铺区最终共杀916人,在道县屠杀中成为了区亚军。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陈建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