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日,西安长安区农民周海元的小女儿出生6天了。不幸的是,在生下宝宝后,周海元的妻子下身一直在出血,医生表示必须马上输血,要求家属办理输血手续,但是由于医院规定需要510元费用,而家属身上只有500元,所以只能打电话找人送来。然而待家属交完钱后,院方表示,该院没有血库,必须到位于朱雀路上的西安市中心血站调血。一番折腾,2个小时过去了,闫翠花在医院的极度麻木和冷漠中,终因失血过多死亡。

显而易见,10元钱对医院构不成任何经济风险,而产后出血也不是什么疑难杂症,只有抢救及时,这起事故完全可以避免。然而医院方面却一再地错失时机,直接导致了一起原来不该发生的悲剧。无疑,这是医德沦丧的最耻辱标本。

有道是医者仁心。医生承担着救死扶伤的重任,医德的好坏直接关系着人命的安危。纵观古今中外的医学史,大凡有所建树者,无一不是德艺双馨的医家,他们用自己的言行举止诠释著医乃仁术,用自己的心血汗水捍卫著医道尊严!但改革开放后,许多医生道德败坏,唯利是图,浑身上下充满了铜臭,严重玷污了救死扶伤者的美好形象。

谈到医德败坏的现状,人们最痛恨的莫过于“收红包”。在相当一部分医生那里,看病的热情和态度,完全是跟患者是否送红包联系在一起的。有些不良的医生护士甚至公开索要。即便他们没有公开或变相索要红包,大多数重病患者也不敢不送,因为风气使然,这已经成了医患双方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导,有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职工向记者透露,这家医院的很多医生私下里都向患者要钱,就连自己的职工就诊也要送红包。索要红包的具体方式一般是这样的:如果某医生要收患者甲的额外费用,就会让患者甲将钱打到患者乙的私人账户上。然后,该医生再告诉患者乙,说是自己有一笔钱错打到对方的账户上了,要求对方返还。如此一来,红包便顺利到手。

吃回扣医德败坏的另一种突出表现。

据陆媒《新京报》2016年12月25日报导,在大城市的医院里,长期存在一些不看病的“特殊患者”,他们不仅和医生熟悉,而且神通广大,能和医生进行某种交易。他们究竟是什么人,与医生之间存在什么样的利益呢?记者历时8个月,调查了上海、湖南两地的6家大型医院,终于揭开了秘密。这些被称为医药代表的“特殊患者”通过天天跑医院向医生推销药品。医生开出处方后,只要患者购买了药品,医药代表就能获取近10%左右的提成。而他们返给医生的药品回扣,比例高的也在40%左右。

在上海市,记者对四家医院的近百名医药代表进行了跟踪调查,发现这些医药代表进入诊室后,几乎都做了同一件事,送信封给医生。医药代表送给医生的信封里装的就是药品回扣,业内也叫份子钱。其中,一名医生,在3分钟内,就收到了四名医药代表送来的信封。而据一名医药代表介绍,他代理的一种治疗过敏性鼻炎的药品标价是129元,给医生的回扣是45元。也就是说,药品回扣占到了药品价格的35%左右。

医德败坏使大陆医院沦为了一台台疯狂的赚钱机器,直接造成了医疗品质的下降、患者负担的加重和医患纠纷的不断增多。有的医务工作者哪里是在救死扶伤,简直就是在草菅人命。本文开头提到的“十元致死”案不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吗?!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