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0月09日讯】6•12新加坡美朝首脑会谈后,美国、朝鲜和韩国便围绕着朝鲜半岛无核化和“韩战终战宣言”的问题展开了博弈。近日,联合国盟军的副司令韦恩·艾尔在出席华府智库举办的一次活动时表示,朝鲜力促发表韩战终战宣言的目的恐怕是想离间美韩同盟关系,最终达到让驻韩美军全部撤走的目的。

据台湾中央社披露,加拿大籍的联合国盟军指挥部副司令艾尔(Wayne Eyre)中将,10月5日在华府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的活动上对朝鲜“汲汲营营地想促成终战宣言”的目的提出质疑。

他说:“乐观派会说他(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因国内观感而需要它(终战宣言),如此一来,他便可改弦易张,一采新作法;悲观派则认为这是另一种离间盟友的招式。”

艾尔表示,虽然当前缓和的情势及相关谈判为“朝鲜半岛迈进持久和平”进程注入了希望,但他同时提醒朝鲜是“离间盟友的个中好手”。

艾尔认为,发表韩战终战宣言很可能会产生“滑坡”效应,引发外界质疑美国在韩国继续驻军的必要性。

“那么终战宣言的意义为何?就算这项宣言不具法律基础,在情感上,人们会开始质疑联合国盟军指挥部(United Nations Command)驻军及持续在当地部署的目的。”他说:“接着恐怕会一发不可收拾,外界将质疑美军为何在朝鲜半岛驻军。”

主管美国国务院东亚太平洋事务的董云裳也出席了同一场研讨会,她也表示,朝鲜分裂国际社会简直易如反掌,因此估计美朝谈判的前景将充满困难。

根据严格的法律定义,朝鲜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盟军指挥部一直处于暂时停战状态,朝鲜当局一直在争取终结韩战的正式程序,以取代原先签署的朝鲜停战协定,正式为1950至1953年的韩战划下句点。朝方提出,终战宣言是与朝鲜无核化措施密切相连的“和平保障的首个工程”。

韩国总统文在寅早前为了鼓励朝鲜当局弃核,也曾表态愿争取在年底签署终战宣言。文在寅一直将“终战宣言”视为改善朝美关系和无核化进程的催化剂,因此试图以强调“终战宣言”仅是一个不具有法律或制度效力的“政治性宣言”来劝说美方,但美国方面却没有接受这种说辞。

据了解,美方高层参谋和工作团队以及美国国会均强烈反对签署“终战宣言”,主要原因是他们担忧终战宣言会超越原有“结束韩国战争”的政治性宣言意味,而被朝鲜宣传为“互不侵犯”宣言。因此美国政府主张,最起码要在朝鲜当局实行了“有意义的无核化措施”之后,才有可能谈及终战宣言。

《韩民族日报》曾就此问题引述首尔朝鲜研究大学教授具甲祐表示,“就美国的立场而言,如果发表终战宣言,对朝军事选项可能完全排除在外,故此十分苦恼”,“美国似乎认为,终战宣言的波及效果可能超出想像”。

(记者黎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东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