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10月10日讯】美国学生债务巨大,高达$1.6万亿美元,使学生背负沉重的债务生活,也影响着美国的经济发展。周三,纽约州众议员金兑锡,呼吁国会能一次性取消这笔钜额债务。

周三(10月10日),纽约州众议员金兑锡在集会上,呼吁国会能关注目前已经“超出控制的教育负债”。他在呼吁信上引用了巴德学院利维经济研究院(Levy Economics Institute of Bard College)数据,到2018年底,全美的学生负债者将超过4500万人,负债近$1.6万亿美元。

纽约州众议员 金兑锡(Ron Kim):“30年前,我们有很多选择,有奖学金等,可以免费上大学,而现在是个人的财务负担,政府发放无限的资金来回收贷款利息。令好几代人,一生都活在负债中,只能窘迫的消费,无法结婚,或经营小商业,很多负面影响,在房市、小商业等方面带来巨大消极影响,而这一次的取消,就能解决所有问题,改善经济。”

金兑锡也表示,联邦政府取消学生负债,虽然会损失日后利息,但却能因此提振经济和消费力,而对私人贷款方,也能减轻他们的债务,是双赢的局面。

纽约州众议员 金兑锡(Ron Kim):“过去30年来,高等教育市场失败了,我们要求重设,将教育市场改善成适合所有人。”

在纽约,300万借款人欠下的$820亿美元学生债务中,有13%是逾期费(delinquent)。约有40万人将面临违约$100亿的贷款。

康奈尔大学法学院教授 Robert C. Hockett:“问题是很多学生贷款可能会违约,除非本金降低,本金不降低就会出现违约,那么贷款人就会损失一切,不是贷款方就是联邦受损失。目前最好的办法,我们认为是砍掉贷款,从新开始,即为了贷款方、也为了未来几代想接受高等教育的人。通过将高等教育的金融系统,改善得如以前一样,加大公共关注,更公平。”

众议员牛毓琳,也以亲身经历,现身支持。

纽约州众议员 牛毓琳(Yuh-Line Niou):“我的故事也不是每一个人的故事,因为我有收到奖学金,可是我需要做三份工作,我自己读书,有些地方我想要读得更好,想要做得更好,可是没办法做,因为真的是时间不够,学生现在就是要做选择,他们是否能还上学生贷款,或者他们要不要上课时还要上班,这样才能一边读一边上,我就是只能这样子做,所以我读大学、读硕士都是这样。”

这项高达$1.6亿万的学生负债,是否能一次清零,这项呼吁能走多远,有待观察。

新唐人记者宇亭、奥利弗纽约报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