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安倍访华当天,一向在对日问题上高举“民族主义”大旗,以发表激烈反日言论著称的《环球时报》突然变了一付脸,不但对“日本帝国主义”满脸堆笑,竟然还把日本侵华时期汪伪政权宣扬的中日“共存共荣”阐述为当今中日关系的“大原则”。如此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简直让人惊呆了!

有道是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10月25日《环球时报》的社评“中日社会需调整心理 重塑彼此认识”各位实不可不看。

此文一反常态开始“反省”过去紧张的中日关系,称“中日最不该的是互相看不起,搞意气之争。”又称由于中日相互搞“远交近攻”,导致“原本一般的冲突就能演化成双方的严重对立,事事都能上升到国运和国家尊严的高度”云云。

然后这篇社评宣称,“在确立了彼此尊重和共存共荣的大原则后,中日就容易和而不同了。”接着,这篇社评又罕见承认“中国身边有一个日本这样的规模不很大、但精致程度却很高的国家,是很不错的一件事”,“日本从技术更新到精细管理,有很多值得中国长期学习的优点”,并声称中国社会应该“克制对日本复活军国主义的想像”,不要总是拿日本可能重新侵略中国的风险来“吓唬自己”。

最后,文章把前几年中日关系恶化的主要原因,归咎于日本的“不断躁动”,并呼吁中日双方减少“互疑”,增加“相互谅解和适应性”,以便“为两国关系的回暖不断加注动能”。

看罢《环球时报》的这篇奇文,熟悉这家报纸昔日反日立场的读者恐怕没有不目呆口瞪的。有网友表示,这篇社评让自己“一头雾水”,直言自己过去几年被《环球时报》等洗脑,早就“仇日仇到骨子里”,现在突然高调媚日,要大家与日本人“共荣共存”,这简直让自己都“快精神分裂”了。

谁说不是呢?!

试想,原本究竟是谁在中日关系上“不断躁动”,动辄将“一般的冲突”演化成“双方的严重对立”,“事事都能上升到国运和国家尊严的高度”?究竟又是谁对日本复活军国主义充满“想像”,“总是拿日本可能重新侵略中国的风险来‘吓唬自己’” ?不正是以《环球时报》为代表的大陆党媒和它们的主子吗!现在《环球时报》突然把自己从中摘了出来,仿佛反日这回事从来都跟自己没有关系,都是别人干的,它一向都是主张中日友好似的,变脸变到这个份上,能不让被它忽悠多年的“爱国青年”们口瞪目呆以致精神分裂吗?

不过,作为一个熟知中共历史的人,我倒对《环球时报》这回的变脸丝毫不感到奇怪。

《环球时报》是什么?它压根就不是什么真正的媒体,而是中共豢养的一条家犬。既然是家犬,当然就不可能有自己的独立意志,主子是什么脸色,它就得是什么脸色,一切都只能唯中共这个主子的意志是从。中共反日时,它当然要拼了命反日,一旦中共不反日,改亲日了,它自然又要立马紧跟着亲日。这回的变脸,绝不是因为《环球时报》对中日关系进行了什么“反省”,从而有了什么新的觉悟,而完全是因为在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开始将中共视为对手对其进行全面围剿,中共陷入空前孤立的大背景下,中共为了拉日抗美,被迫放弃以往的对日外交策略,一变而为大张旗鼓的宣扬中日友好,这种情况下作为家犬的《环球时报》当然就得跟着改调门了。也就是说,是因为中共变脸了,《环球时报》才跟着变脸的。无怪乎网友笑骂《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主子扔一块‘仇日’的盘子你接得住,再扔一块‘亲日’的盘子你照样接得住。” 试想,主子扔的盘子胡总能不接吗?敢不接吗?

其实反日也好,亲日也好,都只不过是中共的权宜之计。为了夺取权力,保住江山,它昨天可以反日,今天可以亲日,明天又可能变成反日。说到底,中共本质上就是个流氓,而流氓的本性之一就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环球时报》这回的变脸不过又让我们见识了一把中共的流氓本性罢了。那些被《环球时报》忽悠和利用的仇日反日的“爱国者”们,这下你们该清醒了吧!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