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中共“改革开放”40周年,邓小平被认为是“中共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但是,最近一段时间的相关报道中,一个极端反常的现象反复被提及,那就是,无论习近平,还是中共主管宣传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还是中共党媒的“重磅”文章,都不提邓小平

比如,10月22日至24日,习近平第二次“南巡”,从始至终没提邓小平。10月30日《人民日报》刊发评论文章《以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只字未提邓小平。11月13日,习近平带领中共政治局常委参观“改革开放40周年展”,也没提邓小平。当天,王沪宁在展览开幕式上的讲话也没提邓小平。这一极端反常现象引起海外媒体高度关注。这到底是为什么?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六个原因:

一、突出“习核心”的地位

习近平的核心地位是在你死我活的“习江斗”中斗出来的,而“江核心”却是邓小平封的。1989年六四屠杀发生不久,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被邓小平赶下台,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奉调到北京接替赵紫阳。1989年6月16日,邓小平跟几位中央领导谈话时说:任何一个领导集体都要有一个核心,没有核心的领导是靠不住的。第一代领导集体的核心是毛泽东。第二代的核心实际上是他自己。第三代领导集体也必须有一个核心,这个核心就是江泽民。江泽民担任总书记仅4个多月,担任军委主席仅3天,邓小平就给江泽民就下了一个“合格的”评语。

习近平第一个任期5年的反腐打虎,打掉的绝大多数都是江泽民提拔重用的严重腐败分子。从已经揭露的腐败问题看,在江泽民当政或当“太上皇”的23年里,中共的腐败已达到了人类有史以来登峰造极的地步。仅此一点足以证明:当年邓小平封江泽民为“江核心”是完全错误的,邓小平说江泽民“合格的”总书记、军委主席也是完全错误的。

习近平在登顶“习核心”的过程中,做成两件大事:第一是反腐打虎,打掉440多只省(部)级及以上的老虎。据不完全统计,军队反腐至2018年,已有2名副主席、8名上将、160名中将少将和18000名校级军官落马。习近平的打虎规模远远超过了邓小平。第二是军队改革,将原中央军委和军区架构全部打乱重组,武警部队重新划归中央军委领导,江泽民军中势力被严重削弱。军改这么大动静,也远远超过了邓小平。

“习核心”登场,意味着“江核心”退场。“江核心”退场也意味着“邓核心”策封“江核心”、为“江核心”站台实际上是干了一件大坏事。习近平不想生活在“邓核心”的阴影下。他不提邓小平,是想用“习近平”的名字干一番“伟业”。

二、“邓家女婿”吴小晖的贪腐问题

吴小晖是邓小平外孙女婿,是邓小平次女邓楠的女儿邓卓芮的丈夫,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2017年6月9日,吴小晖被抓捕。今年5月10日,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判处吴小晖有期徒刑18年,没收财产105亿元人民币。吴小晖被控集资诈骗652亿,职务侵占100亿。

2004年,吴小晖与邓卓芮结婚,成为中共最有权势家庭的“驸马”,同年创建安邦保险。仅用十年时间,安邦一跃成了中国第二大综合保险企业,资产从最初的5亿元变成7000亿。吴小晖并没有就此满足,不但在国内收购金融股权,还积极扩张版图,在海外高调大举收购。到2016年底,安邦的总资产达到2万亿左右。毫无疑问,“邓家女婿”这个金字招牌是他暴富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大陆媒体曾深度起底安邦集团,牵出了吴小晖背后的江泽民家族。从吴小晖被提起公诉到今年3月28日开庭审理之间,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离奇缺失了2014年前的股东变更信息,缺失部分恰恰涉及江泽民家族。吴小晖最终被查,被怀疑至少三个问题触碰习近平的底线:第一,试图投资美国总统川普女婿库什纳的一栋办公大楼,美国舆论认为这很可能是习近平试图干预美国政治。第二,2015年6月参与了逼习近平下台的“金融政变”。第三,在中国股市大崩盘之后,到海外大肆并购。

三、有人总拿邓小平压习近平

习近平反腐打虎,任何人都没法公开反对。但是,所有老虎没有一个心甘情愿被抓捕,他们千方百计给习近平搅局,匿名发公开信反对习近平就是其伎俩之一。2016年3月4日深夜,中共新疆无界传媒旗下的无界新闻网,突然刊登一篇“要求习近平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信中三处威胁习近平及其家人的生命安全。

信中称,习近平在外交上抛弃了邓小平“韬光养晦”的方针,不仅没能创造良好的周边国际环境,还让朝鲜成功进行了原子弹和导弹的试验,形成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巨大威胁;也让美国成功重返亚洲,与南朝鲜、日本、菲律宾及东南亚各国形成统一战线,联手遏制中国。在处理港澳台问题上,没有遵从邓小平英明的“一国两制”构想,进退失据,从而导致民进党获得台湾政权,香港独立势力抬头。

2016年3月30日,美国明镜新闻网刊登一封“立即罢免习近平职务”的公开信,列举了习近平的五大严重错误。信中写道:“习近平任其吹鼓手称其为‘习大大’(大大即是父亲),对比一下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面对社会对其颂扬时,谦逊地称自己是‘中国人民的儿子’,习近平妄称‘大大’是何等的狂妄,是何等地悖逆党内伦理!”

从这两封匿名信的内容看,不少评论者认为,其作者很可能是正被习近平以反腐打虎的名义收拾的贪官。

四、邓朴方密友贴大字报反对习近平

5月4日,邓朴方密友樊立勤在北京大学张贴大字报:《维护党章,中国必须坚决反对搞个人崇拜 坚守宪法,国家领导人必须实行任期制即限任制》。中共党魁从未将党章、宪法放在眼里。近40年来,带头违反党章和宪法的,第一个是邓小平,第二个江泽民。特别是江泽民当政和当“太上皇”的23年里,无法无天的事多了去了,樊立勤没贴一张大字报表达反对意见。在“邓家女婿”疯狂聚敛巨额财富即将被审判之际,樊立勤突然冒出来,贴了这张激烈反对习近平的大字报。这张大字报是否与邓家有关,值得怀疑。

樊立勤文革时期是北大生物系学生,被打成〝以刘邓为黑后台的反革命小集团〞头目,与邓小平之子邓朴方成为〝生死之交〞。2007年,樊立勤在香港出版《我和邓朴方暨中国政争》。1978年12月,邓小平推动中共搞“改革开放”,提倡一部分人先富起来。20世纪80年代以邓家子女为首的中共高官子弟纷纷下海经商,迅速暴富,开了当代中共权贵家族权钱结合腐败堕落之先河。邓朴方的康华公司财源滚滚。1989年“六四”学生运动的导火线之一,就是“反官倒”。当时盛传,邓朴方的康华公司首当其冲,被称作中国大陆最大的“官倒”。樊立勤就是康华公司的成员之一。

樊立勤在一封信中称赞邓朴方“真正的政治家应有的风度,不愧是大家子弟,不愧是邓小平的儿子,和父亲一样有着‘拿起千斤、放下四两’的开阔胸怀和广阔的视野。我与朴方谈话从来都是无拘无束、畅所欲言”。“我珍惜和朴方的友谊”。“‘知我者,二三子。’他是知我之人。”

五、邓小平和习近平两家之间的矛盾

1952年,毛泽东为削减地方权力,调邓小平、习仲勋等地方军政要员进京。邓小平被调任副总理,习仲勋被调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1954年,时任中央政府副主席、计划委员会主席高岗被控阴谋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挨整,自杀。高岗和习仲勋都是西北红军的领导人。1955年,习仲勋受高岗事件牵连,被要求在中央会议上作检查,前两次都未过关,第三次才蒙混过关。而不让习仲勋过关的就是邓小平。1962年,习仲勋任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时,因为一本小说《刘志丹》被反党集团首犯。9月27日,毛泽东决定成立由康生负责的专案委员会,对习仲勋等人的问题进行审查。从此,习仲勋受到残酷迫害,被审查、关押、监护前后长达16年!而当时的中央书记处总书记邓小平则是协助康生整习仲勋的重要帮手。习仲勋被打倒时,习近平才9岁,曾经的高干子弟,一下子变成〝狗崽子〞、〝黑五类时时处处受歧视。习近平不到16岁就被下放到陕北插队,半年后,其他知青都当兵走了,只剩他一个人,非常孤独。

习仲勋1978年复出工作,先到广东主持“改革开放”大计;后调回北京,官至全国人大副委员长。1989年爆发六四学生运动后,据悉,习仲勋同情学生的民主诉求、强烈反对邓小平出兵镇压。邓小平血腥镇压六四学生后,习仲勋很快失去权力。1990年,在习仲勋的任期还有两年半的情况下,被邓小平下令“离职休养”,实际上是被贬出北京,流放深圳。此后,习仲勋在深圳一住就是9年,直到邓小平去世后才回北京!

六、邓小平长子邓朴方公开跟习近平叫板

习近平上台之后,对红二代中的大哥邓朴方是尊重的。2013年10月15日,在北京举行纪念习仲勋百年冥诞座谈会,众多红二代到场。从央视播放的电视画面看,邓朴方坐在第一排“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软坐席上。

10月23日,正当习近平南下视察之际,邓朴方9月16日在中共〝残联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式上的讲话,被香港英文《南华早报》全文发表,在海外引发强烈反响。通读这篇讲话稿,邓朴方跟习近平叫板的意味明显。

邓朴方的讲话通篇都是“以邓小平理论为指导”。邓朴方说,1978年,以邓小平为首的老一辈人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给中国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邓朴方特别强调“不倒退,一百年不动摇”。他还告诫:〝我们一定要有这种实事求是的态度,保持清醒的头脑,知道自己的份量,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邓朴方还分享了他个人的4点看法,每一点看法后面,都要加上“小平同志说”。整个讲话,仅在开头和结尾象征性地提了一下“习核心”、“习近平总书记”,从始至终,没有提到“以习思想为指导”。

这个讲话曾刊登在残联官网上。据自由亚洲专栏作家高新透露,“大概是从十月初开始,中国残联的官网便很难上去,即使上去以后也再点不出‘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专题’栏目。笔者听到有此一说后,即接连几天试点,果然是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的官网一直都进不去,再向内地知情人士咨询,该人士毫不奇怪地表示,肯定是高层下了封杀令了。”现在,中共残联官网已恢复正常,但邓朴方的讲话被删除!

其实,中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经常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根本没有一个自圆其说的理论。这里所谓的“邓理论”和“习思想”之争,说到底是利益之争。如果习近平不抓捕“邓家女婿”,听任邓家族利用邓小平的余荫继续暴富,邓朴方也不可能跟习近平叫板。邓朴方的讲话及其被封杀表明:习近平与邓朴方已经公开撕破脸。2012年中共元老薄一波之子薄熙来被抓,被视为红二代的一次分裂。2015年中国唯一敢言杂志《炎黄春秋》被以“文革式”的手段夺权,前中共中央总书记之子胡德华出面也摆不平,被认为是红二代的又一次分裂。习近平封杀邓朴方讲话,可以算作红二代的再一次分裂。

在邓小平开启的中共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习近平、王沪宁、中共党媒都刻意不提邓小平。深圳“蛇口改革开放博物馆”,入口处邓小平首次“南巡”的群雕被撤下,换成习近平的“金句墙”。北京国家美术馆近期举办纪念改革开放展览,挂出一幅习近平之父习仲勋在地图前“画圈”、介绍深圳特区的油画,邓小平等皆成配角,围坐聆听。外界把这些现象解读为“去邓抬习”。

江泽民是“中共第三代领导核心”。曾经你死我活的“习江斗”是习与江决裂;邓小平是“中共第二代领导核心”,现在“去邓抬习”,是不是习近平与邓小平势力也闹翻了?从习近平抓捕“邓家女婿”、邓朴方密友炮轰习近平、邓朴方叫板习近平来看,很有可能。如果习近平与第二代、第三代中共核心都“翻脸”了,接下来会怎么样?

放眼当今中国,虽然文革幽灵仍在游荡,中国不可能回到毛泽东时代去了。江泽民因为对内镇压人民对外丧权辱国,在国际国内早已臭不可闻了。在中共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又出现“去邓抬习”现象。江不灵了,邓不灵了,邓、江时代积累下来的各种矛盾在中美贸易战的国际背景下却全部爆发出来了,习近平正坐在火山口上。如果习近平能象第一个任期反腐打虎那样,顺天意而行,可能绝处逢生;反之,只能随中共“分崩离析”而亡。

——转自“希望之声”,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看法。

(责任编辑:李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