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2月04日电】首先,川习会的成功是川普施加压力和释放善意双重作用的结果。为改变美中不公平贸易状态,川普用关税对中方施加了逐步递增的强大压力,从500亿到2500亿再到可能的5000多亿,税率从10%到可能的25%。目前已到了中方难以承受的地步。所以川普说:中方非常希望达成协议。关税压力迫使中方提出要谈判和解,这是外界能看到的。但外界很少提到的是川普的善意,而这点尤其关键和重要,善意与压力缺一不可。

在贸易战中美国处于绝对优势,从技术上讲,川普可以一直打下去,这对美方没有什么困难。川普知道,习近平是接了个烂摊子,在贸易战冲击下急剧恶化。中国今年底第3季度GDP增长6.5%,创10年最低;外汇储备创18个月来新低;外企撤离、产业链转移、失业、民众收入和消费迅速滑落,股市连续下挫,金融风险和社会问题层出不穷。但川普的目的并不想把中国经济搞垮,让中国民众受难。中共官员可以把贸易战恶果转移给百姓,自己毫发无损。川普的目的是,在取得公平贸易和美国重新强大同时,使中国也发生制度性和结构性改变,美中都受益。川普清楚,任何外在压力要通过中国内部的改革和操作才会起作用。

川普也看到了习近平和中共的区别。川普对共产专制嫉恶如仇,但从第一次与习会晤后,对习几乎都是称为“老朋友”,“关系良好”,“很喜欢他”,从来没有恶意评论,对习的合作配合,特别在制裁朝鲜上,基本是表扬。川普从来不把习与中共混为一谈。这只能有一种解释,即:川普是像里根对戈尔巴乔夫一样,对待习近平,认为习有抛弃中共的可能性和可塑性,而且习有现实的操作能力和权力。也就是,川普对中国、中国人民和习近平都抱有善意。正是这种善意使川普给习近平留出了解决中国结构和体制问题的机会。所以,压力和善意同在。这是导致川习会能有成果、能成功的第一要素。也就是,关税只是方法或手段而不是目的。通过关税和谈判让美中公平交易,美中都受益才是目的。川普12月3日发推文说:“如果达成协议,中国同样会有很大的收获。”这就是川习会必然成功的主要原因。

其次,“三月悬念”问题。川习会后白宫声明中列举了5项具体成果,除了朝鲜去核与管控芬太尼麻醉毒品两项合作外,最关键的是中方必须在90天内与美方完成有关结构性改变的谈判,否则关税仍将从10% 提高到25%。这个结构性改变对贸易战能不能结束以及中国接下来的改制变局关系极大、举足轻重。用川普的话说:就是“对美中有无限的可能性”。川普的话意味深长,带有玄机。90天内能不能达成结构性改变的谈判结果?这就是“三月悬念”。几个要素必须加以分析:

一个是,90天的缓解时间使习近平获得了一个非常有利的改革动力。时间紧,但压力就是动力。前几年的反腐打江使习有了一言九鼎的权力基础,而川普外在的贸易战压力使习获得了继续打江改革或改制变局的巨大动力和充分理由。也就是,习首先该做的事是:清除江派在外贸、金融和政法领域的残余势力,因为正是这些江派在阻碍结构性的改革。江派不是地缘来源相同,也不是与江有工作关系,而是在江主导镇压迫害法轮功中有血债利益关系的中共派别。他们一直在与习对抗捣乱,向习发难。习不拔除个领域的江派残余,很难完成结构和体制性改革。

二个是,习必须转换对美中贸易战的基本思路。今天贸易战的恶果归结于中共长期体制和江派执政及其残余势力的罪责。罪责归江,与川普合作、纠正所有体制上的错误、惩办罪犯是对人民负责,是为民立功,根本不是什么失面子。

最后,习可以从解决贸易战入手启动中国全面改制变局。川普12月3日推文进一步说明了“无限可能性”,川普说:“习主席和我是唯一能够使两个伟大国家在贸易和远远超出贸易范围的议题上,实现大规模和非常积极变革的两个人”。远远超出贸易范围的变革是什么?就是包括政治变革在内的全面改制变局,这就是历史转机。

(责任编辑:天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