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千年预言在,王者悄归来(中)

前一章讲到,1943年金星守太微的天象下,孙立人指挥新38师重回野人山,从印度反攻缅甸日军,发明了丛林迂回战,先后攻克了于邦、乔家、太白家等要塞。捷报频传,举国上下欢腾一片,孙立人将军,再次成为全国乃至世界媒体赞誉的焦点。

作为中国驻印军总指挥的史迪威,一雪前年败逃印度之耻,扬眉吐气,对战胜日本充满了信心。但毕竟那些战功都是以孙立人为主立下的。史帅看到了丛林迂回战的威力,想撇开孙立人,独自指挥建功,就改变计划,把孙立人调离胡康河谷主战场,支到孟拱河谷的沙杜渣去大迂回,自己指挥廖耀湘正面攻孟关,同时秘密调来美国特种部队3000人,迂回孟关背后的瓦鲁班,前后夹击。结果正面战场受阻,人员损失很大,背面战场战败。


图57-2:野人山胡康河谷形势图。(作者提供)


为什么史迪威用同样的迂回战法,用比孙立人装备更强的中国远征军(有坦克等重型武器),还动用了美国的特种部队,却打了败仗?因为史迪威的布阵逆天了。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56:千年预言在,王者悄归来(上)
点这里

8. 史帅布战逆天象,中美两军遭重创

二层天象,金水出东方

看上面57-1的天象图,1944年2月18日,史迪威部署新战局、调重兵攻孟关的当天,金星和水星在东方升起。这个天象牵扯了不止一颗行星,比单个行星构成的天象要高远一层,我们这里姑且称之为“二层天象”,这个天象的意义,《乙巳占》中讲:“金水俱出东方,东方国胜,西方国大败。”

谁是东方国?《第44章 水双守斗火守心,蒋公顺天解劫困》讲过,在天象上看,日本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而是中华的一部分。1937年荧惑守心的天象下,日本全面侵华攻占民国的首都南京,中华的正统归于日本,裕仁天皇成为中国的天子,迁都重庆的民国沦为中华西部的诸侯国。

这样看来,《乙巳占》说的“东方国胜,西方国大败”,显然是日军大胜,国军大败。

抗日战争,战场很广很多,这个天象对应的人间战场在哪里?看天象图,战神金星在斗宿、牛宿之间。《乙巳占》中讲:“斗、牛,吴越之分野。”前面讲过,吴越分野对应的范围广大,向南涵盖缅甸、越南等地,所以对应当时的战场在缅甸。

在《第47章 毁佛遭天谴,惨死野人山》里展示过,1942年远征军初征缅甸,就是在“金星水星同出东方”的天象之下,这个天象注定了远征军的大败。


图57-3:1942年3月19日同古开战当日天象,同古小胜与远征军整体大败,皆出于此。(作者提供)


史迪威在这层天象下布战,大败是天定的。

一层天象,金星低,变凶吉

再看单星构成的低一层的天象,这里姑且称之为第一层天象。1942年同古之战和任安羌之战,两次天象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在凌晨日出前,天的亮度相同的情况下(太阳都在地平线下10度),金星的位置高,见图57-3和图57-4,金星高度分别在23度和22度。


图57-4:1942年4月18日任安羌开战当日天象,金星位置高。(作者提供)


《乙巳占》讲:“太白(金星)出高,用兵深入吉,浅入凶,先起胜。”戴安澜的同古之战,孙立人的任安羌之战,是暗合这个天象,深入用兵、先发制人,顺天建功。

而到1944年2月18日史迪威发起孟关战役时,天象见图57-1,太白金星高度只有15度,低了,往下走了。《乙巳占》讲:“太白(金星)出下,浅入吉,深入凶,后起吉。”就是说,此时对应人间用兵,深入凶,后发制人者吉。

史迪威的用兵在此应了败象,不但在正面让廖耀湘先发制人,而且过于深入。他让孙立人迂回出胡康河谷,钻到孟拱河谷的沙杜渣去,调来美国特种部队向孟关背后的瓦鲁班迂回,结果廖师长进攻受阻损失很大,美国特种部队3000多人被日军300来人打得大败溃逃。

一层天象注定凶险,二层天象注定大败,史迪威实际面临崩溃的危局。史迪威一旦溃败,孙立人做大迂回的部队就成了孤军深入,必败,也就应了“金水俱出东方,东方国胜,西方国大败”的这一层宿命。

9. 抗命改宿命,顺天改天定

孙立人抗命驰援,国军勇克孟关

孙立人听说廖耀湘和史迪威在正面攻打孟关受阻,他知道那里是敌人工事最坚固、防守最严密的地方,这样下去死伤过大,有兵溃之险,于是不请示史迪威,中途抗命,分兵向瓦鲁班迂回,援助友军。

先斩后奏,是当时唯一的生路,因为史迪威是有意把孙调离主战场,想独自建功。如果孙立人请示回到主战场,史迪威能同意吗?如果同意,太没面子;如果不同意,战局损失太大。两年前,史迪威为了面子,可是让戴安澜弹尽粮绝之际也死守同古不撤退啊,这次史迪威打的就是“面子战”……所以孙立人没法请示,不是为了争功,而是为了大局。这样抗命,反而能给史迪威面子。

3月3日,孙立人令113团赵狄放弃攻击沙杜渣的计划,转身驰援友军,奇袭瓦鲁班,端掉孟关日军主力的补给和归路。3月4日,孙帅接到麦利尔准将的紧急求援,才知道史迪威暗中还有这一招,于是又命令赵狄分兵救援美军。

3月5日一早,经过两昼夜的丛林开路赶路,赵狄迂回到了瓦鲁班之外,一边分兵救美军,一边切断公路,一举攻占了瓦鲁班南面的秦诺,进而猛攻瓦鲁班。

坐镇孟关的日军18师团长田中新一,闻报大惊,孙立人的军队出现在背后的瓦鲁班?!那里是前线给养所在地,守备薄弱,必然不是孙军对手。后路和给养被双双切断,孟关不战自败!于是他扔下前线的主力,仓惶从新修的小路出逃。

3月5日,史迪威听说孙立人奇袭瓦鲁班,遂命廖耀湘全力攻坚,当天下午,新22师发起猛攻。日军听说后路被孙立人新38师切断,师团长跑了,无心恋战,很快崩溃。

3月8日,18师团指挥部逃到瓦鲁班西北部的丛林,遭遇新22师先头部队,日军在仓皇逃窜中几乎被全歼,师团的司令大印都丢下了,师团长田中新一漏网。


图57-5:驻印军新一军攻克野人山孟关要塞缴获了日军第十八师团司令大印,印现存放在台北国军历史文物馆,此为印文。(作者提供)

天象、宿命何以改变?

图57-1天象图中,天象注定的大败,怎么孙立人一来,就变成了大胜?这一层宿命怎么会改变?前面讲的一次次天象下的战争,不是胜负天定,无可改变么?

其实前面也讲过,有三种方法,可以改变天象与人间的对应,简称改变天象,尽管天象的轨迹并没有改变。

第一种方法是有天大的功德,唯有大兴佛道正法。如《第34章 逆天伟业毁,恶报六世追》里讲过的,宋太祖赵匡胤拨乱反正,废除前朝天子柴荣灭佛的国策,大兴佛法,天大的功德不但延寿9年,还改变了天象与人间对应,灭蜀之战由两重天象注定的大败,变为速胜。


图57-6:964年8月7日天象,两重天象注定北宋大败,宿命被宋太祖天大的功德改变。(作者提供)


第二种方法是有天大的罪业,比如灭佛(迫害佛道正法、迫害正法修行之人)、迫害大兴佛法之人、屠城等等,其中灭佛是最大的罪恶。前面讲过宋太宗的教训,他毒死哥哥篡位,是迫害大兴佛法的大德之士,犯下天大的罪业,不但毁了自己命中天象注定的辉煌,从千古一帝变为改史自娱的丑角,还祸及六世子孙。在《第42章 逆天诅咒定,盛世梦未空》中讲到了,北宋后来的盛世天象,都被宋太宗的罪业改变了。

第三种方法就是修行正法,有足够的威德直接改变天象。《第55章 再穿野人山,征程越千年》里讲到:1700年前,大道修行中的诸葛亮,无法改变蜀国必败的天象,但是欲改变未来的天象,他在修行中累世积累威德提高层次,到他转生为孙立人这一世,终于做到了。虽然孙立人这一世在兵家大道中修行,不懂天象,但是他先天带来的层层护法,有能力改变高层的定数——当然,也不是随意改变,也得顺天而改。

如何顺天而改?如《乙巳占》讲的:“金星位置低,用兵浅入吉,深入凶,后起吉。”孙立人抗命,改变深入迂回到胡康河谷以外的沙杜渣的指令,奇袭瓦鲁班,变“深入”为“浅入”;113团赶到时,日军已经把美军击溃,孙师变“先起”为“后起”,顺应了第一层天象,变凶为吉,加上他高层护法的作用,彻底改变了第二层天象“金水俱出东方,东方国胜,西方国大败”的天定宿命。

10. 世界振奋,美国授勋

胡康河谷是野人山的核心地带,而孟关是胡康河谷的中心要地,日军把最强的、号称“丛林作战之王”的18师团安插在这里,利用山川天堑,布设了坚固阵地,要把反攻缅甸的盟军再次消灭在野人山,占据天时(天象)、地利、人和,却被孙立人全面击溃。

3月5日攻下孟关,东南亚地区盟军最高司令蒙巴顿将军,又惊又喜。3月6日,他亲率高级将领飞临野人山前线,视察各地战场。看到缴获的武器弹药、军需粮草堆积成山,他们由来已久的“恐日症”顿时缓解。蒙巴顿特别去拜访了新38师师部的孙立人将军,盛赞孙的丛林迂回战术,以前日军18师团是丛林作战之王,师团长田中新一是被誉为“森林之狐”,现在蒙巴顿称孙立人是“善用奇兵捕捉森林之狐的高明猎手”。


图57-7:东南亚盟军司令蒙巴顿将军飞临野人山孟关前线考察,拜访丛林迂回战的发明者孙立人将


孟关-瓦鲁班大捷,把日军扫出了胡康河谷,战果空前,缅甸的日军连战连败,被新一军打得没有还手之力。孙立人又一次成为世界媒体的焦点。

史迪威对这次孟关-瓦鲁巴大捷极为满意,他亲临前线表彰各位战将的战功,并当场宣布:以前新38师、新22师的指挥权都在他手中,现在正式把指挥权交还给孙立人和廖耀湘这两位出色的将军。

不久,史迪威又从美国申请勋章,先后授予孙立人和廖耀湘。



图57-8:中国驻印军总指挥史迪威代表美国总统罗斯福,授予新一军副军长孙立人丰功勋章。(作者提供)


图57-9:中国驻印军总指挥史迪威代表美国总统罗斯福,授予新22师师长廖耀湘自由金质勋章。


11. 史帅飞袭再陷僵,孙帅再援改天象

日军18师团逃出胡康河谷的残部,退守野人山的孟拱河谷,又调集军队,加强封锁了两河谷间的杰布班高山山隘,占据天险死守。孙立人派新38师113团翻山越岭,迂回到敌军背后,用半个月时间攻占了杰布班山隘的后方,随后廖耀湘的新22师也攻克了杰布班山隘的正面阵地,两师一后一前,打开了孟拱河谷的大门。

德国要求:日军入侵印度

1943年2月,日军继去年中途岛海战惨败后,又在瓜岛决战中败于美军,在太平洋战场转入劣势。8月,德军在前苏联库尔斯克坦克大战中战败,丧失欧洲战争主动权。德军为打乱盟军部署,挽回局面,要求日本侵占印度。驻扎缅甸的日军第十五军司令牟田口廉也,早有侵占印度的宏伟计划,也上报了东京。东京大本营经过充分研究,1944年1月7日,下达了代号为“乌”的“恩帕尔作战计划”。

3月8日,新1军攻克孟关之时,牟田口廉也指挥三个师团十多万人穿越野人山,向印度英军进攻,初期把英军打得节节败退。

4月3日,史迪威飞往印度会晤蒙巴顿,蒙巴顿要求史迪威停止反攻缅甸,出兵帮助印度的英军。

奇袭密支那,提议被扼杀

蒙巴顿身为盟军的东南亚战区最高司令,那只是名义上的,是美国为了拉住英国别再逃跑,给的一顶桂冠,并无实权。史迪威对他的提议,不以为然。

史迪威则提出攻占密支那,切断日军进攻印度的基地,围魏救赵。这是个非常可行的方案,密支那是缅北水陆交通枢纽,南连八莫,西通孟拱河谷,北达孙布拉蚌和葡萄,东面直通中国腾冲。1942年,600多日军正是抢占了密支那,吓得杜聿明率领5万多远征军败走野人山。

但是史迪威的计划,遭到蒙巴顿的否决。因为野人山的孟拱河谷还没完全拿下,如何越过孟拱,占领密支那?

史迪威便不提了,瞒着英国人单干。

华丽飞袭,险成悲剧

孙立人、廖耀湘指挥扫荡孟拱河谷之时,史迪威的指挥部制定的奇袭战术是:中美联队在野人山中开路迂回,穿过日军的封锁,绕到缅北重镇密支那的背后,奇袭机场,然后大军从缅甸飞降密支那机场,攻占密支那。这个战术前无古人,把孙立人的丛林迂回战又推进了一大步,非常奇特、实用。

中美联队兵分三路,经过近1个月的丛林开路潜行,5月17日迂回到密支那机场,出其不意,仅用100分钟就拿下了守备空虚的机场。随即向史迪威呼叫:“威尼斯商人!威尼斯商人!”

接到这个暗号,史迪威马上命令整装待发的89团二三营官兵飞降密支那。一时间,运输机拉着滑翔机,由战斗机护卫著,呼啸而去。密支那机场上,美军飞机不断起降。89团官兵冲出舱门,立即加入战斗。

奇袭成功,蒋介石在第一时间发来电祝贺。英国首相丘吉尔也在这个华丽的战术中,看到了胜利的希望,他立即让蒙巴顿将军向中国远征军指挥部发出嘉奖令:“你们杰出的战绩,将以丰功伟绩载入史册。”

如果史迪威一举拿下密支那,确实可以成为战史经典。当时密支那只有700多日军,按常规两天可以结束的“密支那奇袭战”,两个月还没拿下来,中美联军的伤亡竟是日军的两倍以上,这也太奇怪了!?

人间解释说表面,天象洞悉见根源

几乎所有人都把这个责任推给了指挥密支那争夺战的两个美国人:麦利尔准将和后继的柏特纳参谋长,说他们不会指挥,不乘胜集中兵力扩大战果,而是分散布防,结果攻占的火车站又被日军反扑夺回,坐等日军增援固守,贻误战机,奇袭搞成了拉锯。还有人说美国兵怕死,不肯用命。

人间的解释,只是表面,难见真机,就是表面的解释也难圆满,常常禁不起推敲,辨析一下就能看到漏洞。

漏洞1:指挥的并不只是这两个老外。密支那奇袭战的第二天,5月18日,史迪威就带着89团第一营飞降密支那,亲自指挥战局,定下了进攻和围城打援的计划后离去,结果都没成功。5月19日,柏特纳换下麦利尔指挥,更糟。后来换上新1军军长郑动国亲自指挥,也没有太大的改观,进展缓慢。

漏洞2:兵力过于悬殊,数倍于敌,反而打不赢。5月17日奇袭密支那机场,当天密支那的中美联军超过4000人,日军只有700多。18日史迪威增兵到5000人,5000人分散防守也不是大问题。19日,150团1400人攻占了火车站,而后被日军几百人反扑围困,弹尽粮绝,半夜拼刺刀逃回机场。而后这5000人既没攻入那城区,又没挡住日军的增援。后来日军增援到5000,史迪威增兵到11500,还是不行。

漏洞3:火力远超日军,还有空中飞机轰炸,打给养困难的日军,两个月也打不下。看下图:


图57-10:中美联军向密支那城中发炮,弹药堆积如山,每天空运来的炮弹必须打完。(作者提供)


美军有足够的弹药,源源不断,战炮营每天的任务是把炮弹向密支那城中倾泻完,日夜不停,几乎把小城夷为平地。还有飞机不断去轰炸,日本的补给只能在夜间偷偷用竹筏子囚渡运来,还常被炸毁。这么悬殊的优势,不但两个月没打进去,还伤亡惨重。

在孙立人部队面前溃不成军的日军,成片举手投降的日军,怎么在中美联军面前异常神勇起来了?

漏洞4:美国兵怕死不肯上阵?尽管美军没有国军和日军勇敢,但也不是太胆怯。在太平洋海战、岛屿战上,美军也是很英勇的。密支那攻城战,3000美国特种部队死伤近2800,就剩下200来人,这还能说美国兵不肯牺牲吗?


图57-11:7月28日,死伤了93%的美国麦利尔打劫者部队,在密支那北发动第四次总攻击前夕。(作者提供)


这200来美国兵想撤下来,史迪威不允许。一度伤亡惨重,兵力不足,总指挥柏特纳把医院的美军伤兵赶上前线,这可够卖命的了。史迪威知道后,以违犯军法把柏特纳连降3级,从准将降为少校,换上郑动国指挥。

可见,上面人间解释的原因,细品起来,就不太对劲了。真正的原因,还在天上,且看天象。


图57-12:1944年5月17日密支那奇袭战当日天象,金水东出金低垂,双重逆天战局危。(作者提供)


图57-12,第一层天象:密支那战役当天,金星极低。《乙巳占》讲:“太白(金星)出下,浅入吉,深入凶,后起吉。”史迪威奇袭大迂回,用兵深入,凶,先发制人,凶!日军后起应战,吉!

第二层天象:金水同出东方。《乙巳占》讲:“金水俱出东方,东方国胜,西方国大败。”这一层注定位于东方的宗主国日本胜,位于西方的诸侯国民国国军大败,西方的美军更是败。

两层天象注定的胜局都在日军一边,天意如此,两层天的战神都站在日军一边,日军的战神不但控制战局,还能干扰对方的思维。中美联军武器再精良也没用,对战神来说不起作用,这才是中美联军战局艰难、死伤惨重的根本原因。

从5月打到7月,两军拉锯争夺,日军后来主动收缩,一面退到城内固守,一面调集援军。7月中旬,2000日本援军来了。中美联军久攻不下,已经师老兵疲,这2000日本生力军如果来偷袭夹击,盟军将崩溃,应验“东方国胜,西方国大败”的天象。

也就在此前,史迪威实在没招了,紧急向孙立人下令:“尽速攻占孟拱,派兵来会攻密支那。”

战神出兵危局解,立改天象预言写

6月25日,新38师攻占孟拱后,命113团增援密支那。增援途中接到情报,日军53师团一个步兵联队加一个炮兵联队共2000人,正赶往密支那增援。孙立人当机立断,让113团在密支那以南的必经之路上设伏,同时命令刚刚打下孟拱的114团赶去,截断敌人后路。

7月11日,新38师的援军赶到密支那周边,设好包围圈。不久,日军的增援部队来到,这2000人很警觉,在丛林里探头探脑,先头部队与主力也拉开距离。等他们都走进包围圈后,新38师两个团3000多人骤然开火,日军虽然顽强顽抗,多次突围,但都被打回。半天光景战斗结束,击毙日军1600人,又搜索两日肃清林中的残敌,无一漏网。

日军闻报吓坏了。不仅仅是因为援军被吃掉,更主要的是令日军闻风丧胆的孙立人的新38师来了!孙立人指挥112团2000人主攻西通,1万日军被逐次歼灭;打孟拱是114团2000人主攻,日军6000人先后崩溃。日军占据的天险堡垒,对新38师没用,孙师都是神兵天降。特别是传闻孙立人杀日本降兵,在战场上活不了,投降了也一个不活。日军起初对新38师还有不少投降的,后来就是望风而逃,逃晚了就没命了。所以密支那的守军听说孙立人的新38师来了,心理防线先崩溃了。

史迪威接到捷报,大吃一惊。孙立人的3000多人轻装前进,半天就歼灭了2000日军;我这1万多人,两个月还被5000日军挡在城外。如果孙师参战,按这个气势,很快就能打下密支那,那也太没面子了。于是7月13日,他命令新38师原地警戒,让自己的部队发起新一轮的攻击。

也就在此时,战局改观。数日血战,抢占、占了以电影院、大缅寺、水塔等为中心的大半个城区,并将两月前得而复失的火车站牢牢控制。8月2日夜里,50师师长潘裕昆在工兵连征集敢死队,104名精壮官兵夜间潜入敌后,剪断通讯电线。次日日军一片混乱,守城的日军少将水上源藏,趁黑夜带兵出城过河,然后自杀。又经两日肃清残敌,8月5日,终于完全占领了密支那。史迪威因此战功,荣升4星上将。

为什么孙立人部队一到,战局立刻改观?像上次打破孟关危局一样,能改变天象的定数,反败为胜呢?

就像前面讲过的,是战神的护法在起作用,战神的层次高,他护法的层次就高,他的部队一到,护法也跟着来到,密支那攻防战那两层天的战神,敌不过孙立人的护法,日军心理的崩溃,和他们一方战神的崩溃是一致的,这样天象与人间的对应,就改变了。

是不是《乙巳占》根据天象预言,对战局胜负的预言不准确了?不是,《乙巳占》其实已经写明了此时的天象可改:“金星出,水星不出,金星是客;如果水星也出,金星就是主人,有主,无忧兵战。”[1]

我们可以展现这样一层含义:金星水星都出现,金星对应的战神是主人,有主人在,打仗不用担心,都能逢凶化吉、反败为胜——天象注定的败局,也能改过来,因为战神的主尊在此。

也就是说:史迪威跟着孙立人,天象注定的大败,都能打胜,可惜他这两次大仗,都是把孙立人调远调开,要自己独立建功,结果布战逆天陷入危局,孙立人的部队一来,战神的护法一到,马上转机,转败为胜。难怪缅甸战场的美军有一句话:“打仗只要跟38师在一起,就什么都不怕了。”

12. 天象为谁改?主尊悄归来

可能有人会问:孙立人这么大本事,为什么第一次远征缅甸,不改变天象呢?


图57-4:1942年4月18日任安羌开战当日天象,金星位置高。(作者提供)


看图57-4,任安羌之战当天的天象:“金星高照水月沉,生机一线待战神。”水星那段时间和太阳距离近,从黄昏至凌晨,都看不见。《乙巳占》说:“金星出,水星不出,金星是客,善,主人虽兵强不战。”[1] 那时孙立人是缅甸的“客人”,主人是谁?当然是日军,日军攻占了缅甸的首都仰光啊!日军兵强,完全应验天象。

“善,主人虽兵强不战。”当时的天意是:主人日军兵强,不该找“客人”孙立人的麻烦,那样就有善果。可是日军逆天,不跑,就打,打就逆天,得恶果,在任安羌大败。后来还专门追找孙立人,妄图歼灭,结果被孙立人甩得乱转,屡被击溃,也没追上。最后追兵看着刘放吾的113团翻过高山进入印度,气得在山下火烧民房。

为什么孙立人当时不能改变天象?那时他还不是战神呢,只是一个杂牌军的小师长。他这一世,刚以大将的身份出现,这一世能不能再修成战神?未定!得看他的修行,修好了才行,修不好,照样不行,就像日军那些名将那样,逆天毁了自己的修行,就不配对应金星。孙立人怎么修的?前面12章我们不断展现,修“义勇忠诚”,无私无畏,奇战奇功,拯救了中英友军上万人,还全身而退,当世无双,无人不服。这才是修行成功,才能有战神主尊的称号,才配对应金星,才能汇集累世的威德改变天象。

第47章讲过:任安羌之战,孙立人完全映衬金星的天象;第55章讲过,孙立人全身退往印度,完全应和著金星舍奎天象的脚步;第56章讲过,孙立人反攻野人山,又和金星守犯太微同步。这种对应,是修出来的——因为原来旧运程中,金星对应的战神不是他,而是日军的名将们!


图57-13:1940年五星连珠聚于西方,旧运程中注定日本一统华夏,大中华出盛世,注意战神金星在奎宿,奎宿对应日本。(作者提供)


看图57-13,在《第44章 水双守斗火守心,蒋公顺天解劫困》里讲过,旧运程本来定的是日本完胜民国,五星连珠,盛世血路,战后中国这个日本朝代出盛世。图中金星在奎,我们多次讲过奎宿对应日本,所以金星在旧运程中,这层天象对应的战神是日本人,不是孙立人。

但是南京大屠杀的惊天罪恶改变了天象(与人间的对应),日本那些名将:东条英机、阿南惟几、山本五十六、山下奉文、本间雅晴、饭田咸二郎、牟田口廉也、田中新一……也都因为逆天残暴毁了自己战神的修行之路,天厌之,所以金星也改变了在人间的对应,重新改变的历史,也是按著天象的法则而改的、新的天人合一的历史。

天法是公平的,谁修得好,就助谁成。就像传统文化经典中讲的:“天道无亲,常与善人。”[2]


图57-12:1944年5月17日密支那奇袭战当日天象,金水东出金低垂,双重逆天战局危。(作者提供)


再看图57-12:密支那奇袭战当日,金水同出东方。《乙巳占》讲:“金星水星同出,金星就是主人,有主,无忧兵战。”

缅甸的主人回来了。1941年,从不开花的诸葛草在缅甸绽放,漫山遍野,缅甸人奔相走告,他们期盼了1700多年的“孔明圣人”要回来了[3]。1942年任安羌之战,孙立人还是“客”。两年之后,他已修成了兵家的王者,战神的主尊,开始践行自己1700多年前许下的诺言,踏着天象的脚步,悄然归来。一切天象,将为主尊让路、开路。(未完,待续)

注释:

[1] 《乙巳占》:“太白出,辰星不出,太白为客,善,主人虽兵强不战。辰星出,即以太白为主人,有主,无忧兵战。”

[2] 语出老子《道德经》第七十九章。

[3] 《抗日名将戴安澜将军日记》:“缅人云武侯南征北返,缅人留之,武侯慰之云,我还重来。缅人询以重来之期,武侯指缅中不开花之草云,此草开花,余重来矣。自武侯回国后,迄今,所指之草并未开花,去岁忽然开花,而缅人亦早知王师应到达矣。”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