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12月31日讯】日前,崔永元发文揭露“陕北千亿矿权案”案卷离奇被盗黑幕,引发中共最高法院一片恐慌。先是发声否认,之后又通报已展开调查,而承办该案的法官更是发布自述视频揭露真相,并称为自保留下证据。

12月30日,北京《华夏时报》收到一段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的自述视频。他在视频中表示,拍摄这个视频的目的是为了保护自己,免遭不测,留下一些证据。

王林清讲述,他曾作为陕西榆林凯奇莱公司诉西安地质勘察院案件承办人,在准备写判决书前发现原存在自己办公室的案卷离奇被盗。

该事件是2018年2月央视两次报导过的“陕西千亿矿案”,即“陕西榆林凯奇莱公司和西安地质勘察院的合作勘查合同纠纷”。

这个案件发生在2003年,当他写判决书的时候,他打开工作柜,突然发现,厚厚一摞子的一审案卷都在,而二审的一本正卷和一本副卷竟然不翼而飞了。

王林清担心他可能因此会被开除,“我赶紧把办公室的边边角角、犄角旮旯全部找了好几遍,根本就没有见到这两本卷的下落,我又赶紧跑去向程庭长报告,程庭长倒是表现得相当的镇静,说让我回去再好好找找。”

王林清说,他又回到办公室找了十几遍,还是没找到。于是他赶紧找到程庭长,要求调取监控摄像,程让他和保卫处联系好了以后,程自己一个人去调取了监控录像,回来后,程说那两天监控坏了显示是黑屏。

王林清表示:“我一听就感觉这个事情非常蹊跷,监控怎么可能说坏就坏,而且是安装不久的监控,并且我的办公室门口有两个监控,坏一个也不可能两个都坏呀。”

他说,除了向程庭长汇报之外,他还向最高法院院长周强都做了报告,但对方并不着紧,没安排追查,之后发现“重要文件又飘回来了”。核心问题不仅是“丢卷又回来了”,而是卷宗被人拿走“换卷”后一些“重要的批示”没了。

崔永元爆料最高法院卷宗“失窃”

王林清拍摄上述短片源于前央视名嘴崔永元的爆料。

12月26日,崔永元发微博发布“最高院有贼?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被盗两年至今无下落!”的网帖揭露,中共最高法院有“内鬼”,窃取陕西商人赵发琦与陕西地质矿产局一桩价值千亿大案卷宗。引发舆论关注。

次日,最高法院接连通过《新京报》和《澎湃新闻》发布声明否认,声称“卷宗丢失”一说系“谣言”,“该案二审卷宗已于2018年9月26日归档”等。

崔永元随即怒斥最高法院撒谎,他说“不撒谎是对公权力的基本要求”,暗示握有更多证据,并引述最高法院内部人士描述事件经过,且透露承办该案的法官叫王林清。

12月29日,崔永元又在微博贴出两张上述卷宗的公文截图。当晚最高法院立即自打嘴巴,改口坦承有卷宗失踪一事,并称已启动调查程序,欢迎崔永元及其他人士提供证据等。

“陕北千亿矿权案”始未

“陕北千亿矿权案”是爆发于2003年的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关于一起煤矿所有权的纠纷。

双方曾签订勘查合同,之后探出的煤矿,蕴含20亿吨储量的优质煤矿资源,估值高达千亿元。但西勘院在未提出解除合同情况下,在2006年与其它公司签订合作勘查协议,导致“一女两嫁”。

于是凯奇莱公司实际控制人赵发琦展开了一场持续十余年的“夺矿之战”。

赵发琦于2006年在陕西省高院起诉西勘院违约,获得受理。同年11月份,陕西省高院判决双方合同合法有效、继续履行。

西勘院随后上诉至最高院。 2009年最高院对此案进行审判,撤销原判,发回陕西省高院重新审理。高层授意下,陕西省高院于2011年作出二审判决,彻底改变了该院一审判决的结果。

赵发琦在同年8月19日被榆林市公安局抓捕,在看守所关押了133天后,以取保候审放出,后被判无罪。

该案一直上诉到2017年12月,维权12年的中国民企凯奇莱终于“胜诉”。

但在2018年12月初,央视两次报导称,千亿矿权案在陕西省高院执行近一年,毫无进展。

多位知情人士证实,该案作出判决前一年,二审全部卷宗一次性丢失,事发地点正是审理该案的有关单位。巧合的是,在丢失前的20多天,赵发琦公开实名举报陕西省主要领导干预该案,并指责此前有司枉法裁判。知情人士称,卷宗至今无下落。

陕西律师段万金评论说,对于此案,最高法院先澄清案卷没丢失,之后又撤回了澄清声明,让事件变得诡异重重。而主审法官为免遭厄运,居然要发短片澄清案卷丢失实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很可能会产生惊涛骇浪,甚至足以载入世界司法史册!”

(记者文馨综合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