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12月31日讯】2018年中国经济进入前所未有的寒冬,民营经济也遭受重创,有报导称,目前已有500万家民营企业倒闭,约1000万人失业。这股寒流还波及中国球市,一名中甲外援因被拖欠高额薪金,怒而返国。

中甲球队辽宁宏运外援兼队长路金亚(Assani Lukimya)近日接受德媒访问时,透露球会已欠薪几个月,他决定终止合约,返回德国。

路金亚来自刚果,原是德国甲组球会云达不来梅的球星,司职后卫,在2016年以200万欧元(约1,570元人民币)转会到辽宁宏运。

他回忆说:“球会一次又一次承诺会发薪,但每次不是没有发薪,就是很迟才发薪,欠薪问题令很多球员离去。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不发薪,我们与球会的沟通很少,信任已被破坏。由于言语不通,我不能与教练商讨发薪,我们的翻译曾尝试过,但最后都做不到任何决定。”

目前,路金亚住在德国,正以法律途径控告辽宁宏运。

据陆媒报导,除了中甲球会欠薪,中乙球会更因为资金问题直接解散。合肥桂冠、沈阳东进、上海申梵及深圳雷曼人人都在2018年内解散,银川贺兰山、海南博盈也正在生死边缘徘徊。

这些球会背后都是大型民营企业,如深圳雷曼人人背后是雷曼集团,合肥桂冠背后是桂鑫钢铁集团,这从侧面佐证,大陆民企经济今年出现危机。

此外,在球市投入资金的不只是民企,从1994年推出的甲A到现在的中超,国有资本背景的俱乐部一直占据着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主导地位。

像山东鲁能泰山队、上海申花SVA文广俱乐部队、天津泰达队、北京现代队等球队,其“东家”均是财大气粗的国企,投入力度也是一些私营企业所无法比拟的。

1997年,原中共公安部所属企业前卫寰岛开创了国企“烧钱足球”之始,斥巨资引进了大牌球员和教练。随后的1998赛季,前卫寰岛队又以235万元的创记录价格买下了彭伟国、以200万元买下符宾。

山东玉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常金月曾表示:“现在中国足球的发展,我看就是‘烧钱’,一个比一个烧得多。问一句为什么?全是国有资产,根本不用负责。”他披露,中国有上百亿国有资本投进球市。

因此,当中国经济下行期到来时,足球亦首当其冲。陆《足球报》一名记者说:“之前我给好多队员说过,你们现在签的合同不仅是空前,很可能也是绝后的,现在看来可能不幸言中了。这个冬天特别寒冷,中国足球的冬天也是如此。”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