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日,崔永元在微博上发布了采访中共最高院法官王林清的录像片段。隔天3日,王林清的第二段自述视频流出。

在第二段视频中,王林清提到另一起遭到上司干预的案件,这起案件是审理关于山西众心钢铁公司董事长王永安与山西古冶实业集团原董事长王见刚的转让纠纷案。王永安(2003年)曾将一处采矿场转让给王见刚,事后发现该铁矿资源丰富,王永安于是反悔并欲将矿产转回。王林清在视频中称,2012年审理王永安、王见刚矿权纠纷时,最高院纪检组办公室主任闫长林2度要他到办公室汇报,并表示本院“某位领导”相当关注此案要求他做出对王永安有利判决。在王林清断然拒绝且举报王永安曾企图贿赂后,2014年6月17日王林清被派到江苏省出差时,当晚最高院纪检组组长张建南、副组长何莉致电江苏高院党组书记许前飞要求以犯下严重罪行为由将他抓捕。

小结王林清目前公开的两段视频,相当于实名举报了最高法现任或前任6个高层渎职或干预案件。

陕西千亿煤矿案的2人分别是:民一庭庭长程新文,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涉嫌知情不报不查最高院本部发生案卷正副卷宗被盗,且从2016年至今两年毫无下落。山西铁矿案的4人分别是:本院“某位领导”,以及时任最高院纪检组办公室主任闫长林、最高院纪检组组长张建南、副组长何莉。

值得注意的是,王林清两段自述视频提及的这两起案件,都是涉矿产权纠纷,而其所谓的民间资本,往往又不一般。如陕西千亿矿权案,最后接盘的女港商其出身90年代陕西官场。又如山西铁矿案的王永安,2013年被最高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纪委天天追赃追逃和红通人员,但王永安一直逍遥法外,还能有驱动最高院的能量,不仅止于他担任过山西省政协常委等。

值得注意的还有,陕西千亿矿权案和西铁矿案,合同订定最初时间都是2003年,仅此二例可以管中窥豹,在江泽民主政末期,显然有着权贵利益的各路“民间资本”收购国有矿产资源已达到峰值,也就是该染指该垄断的涉矿利益,都已经被染指与被垄断了。

2016年5月,中纪委刊物及王岐山在会上,就都曾意有所指的批地方官员涉矿腐败,并指出矿产资源开发领域腐败现象共同的特点,除了涉案金额巨大、腐败手段多样,且具有隐蔽性。

去年(2018)10月内蒙古“伊利集团”高层恩怨公开化,新旧董事长除了互相举报,集团还要求中央撤查前董事长郑俊怀及充当其保护伞的国家前领导人。在内蒙古自治区原书记储波案中,郑俊怀被指和时任自治区政府主席杨晶给储波儿子储惠斌大笔好处费。

此外,据海外媒体曝光,储波的儿子储惠斌,通过倒买倒卖内蒙古的矿产资源,牟取暴利。在中纪委介入调查后,储惠斌将内蒙古鄂尔多斯的价值几亿的一个煤矿,送给了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储惠斌被查的事就此平息。

众所周知矿产资源都是国有,而诸多案件显示,涉矿资源利益链巨大,利益更是丰厚,一般民企顶多分一杯羹,哪里能照单全收,他们只是在前台,背后还会有人。特别是这些能够让最高院出手干预的涉矿纠纷案,其实都是权力的内斗与暗斗。

这次王林清法官以两段视频“保命”、“以防不测”,再次暴露最高院触目惊心的腐败。而崔永元继手撕阴阳合同,震荡半个娱乐圈后,现在他又把矛头频频对准最高院和院长周强,会否引发最高院的震荡,值得观察。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