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1月12日讯】【今日点击】(3361-2)

摘要
专访:中国必须做出自己的选择(下)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石涛评述,今天是周末,在全球范围内中国的今天的,特别是在华为跟中美贸易战的冲突当中,中国社会的社会品质,就是中国社会的社会性质,成为了包括美国和欧洲的,很多正常国家讨论的问题。日前呢德国最主要的什么,就是经济工业联合会,拿出了一个原则性指导性文件,称今天的中国跟德国之间的经济竞争,是制度性竞争。制度性竞争是讲今天中共的独裁,跟正常人们社会的,现代社会之间的冲突。其实呢它根本性的就是,生命理念的冲突,正常人的社会跟高级动物之间的冲突。

专访:中国必须做出自己的选择

跟大家分享这期节目的下半部分,但中国是否发起一场制度竞争,这是个哲学问题。你看,我们关注机会和挑战,注重合作,所以他是做生意的,他说那个哲学问题我不管,所以他根本不管说共产党是不是魔鬼咧,他说跟我没关系,但它抢了我的钱、抢了我的买卖,这就是他说的,他多实在,这是菁英,菁英。

我们应该把焦点集中在现实上,特别是全球利益上,中共政权跟欧盟在全球上出现了博弈。你看,这么大排头的人,这个排头非常大,他的官位、他的菁英,我相信他住的房子、用的车都是非常,他是顶层人物,但在生命认识上就这个。每个政府都有义务,保护自己国家的秩序安全,那降低杜绝外国投资风险,国家有义务,审核有关担忧是否有根据。是,所以他这就现实利益喽,就是说风险也好、安全也好、秩序也好,都是我的利益,所以他就站在利益的角度去说。

对中共而言来讲,他遭遇的打击就是,每一个正常的国家,从它各身利益的角度来讲,已经开始拒绝中共。而中共的生命品质、丛林法则就是,以最大以360度的角度,去赚取所有利益,冲突在这里。外来投资如果导致某些基础设施,不再属于本国的,无论是国有的还是私有的,都应该重新审核它的风险。这个说法就有趣了,外国投资如果导致一个基础设施,不再属于本国的,那如果你德国铺设了华为的5G,就不是你的,那是电信系统的基础。

条例措施矫枉过正,外国投资收购德国公司股份审核,审核门栏从25%降到10%幅度很大,这都是相当技术的说法,相当技术的说法。但是呢我们跟大家讲的意思就是,从中看到德国企业乃至影响到欧洲,在原则性的角度来讲,如何看待中共政权。中国必须做出自己的选择,政府、公民必须自己决定,这个社会朝什么方向发展。你看,它最终一定触及到这个体制问题对吧,体制上的竞争、制度上的竞争,就是人的制度跟高级动物的竞争。而他在探讨时已经说了,你高级动物,我才不管你是不是高级动物,但是你这个东西在伤及到我的利益了。

那也就表明了,在生命层面中的最低层,人们简单从最利益的角度,都可以认清中共,都在认清和劫杀中共的行为。我们只能需要的时候提供支持,打造本国市场,这跟中国保持经济联系,5200多家德国企业在中国有业务,员工近一百万人,那我们的目标是共同创造公平的关系,和其他国家一样,中国社会必须自己决定往哪里走,是不是一个自由的市场经济,不是德国企业应该回答的问题。那这都是菁英者的话,那你说这屁话干嘛使啊,它现在叫高级动物,你跟它玩不玩啊,不就这么点事吗,弄了一大推,它不是哲学,说的比谁都有哲学的道理对吧。

就像咱们说,说人都跟人结婚,说那哥儿们非说自己是高级动物,你嫁给他吗?你嫁给他吗?他说你别管我叫人,你管我叫高级动物,你嫁不嫁他,瞎掰。德国经济界,我们总是想告诉企业应该和不应该,哪个国家作生意的人,这从来不是我们主要目的,但我们有这样的经验。当年苏联走向了一个,更自由的社会发展道路,两德统一,这是积极结果,贸易在其中起到了作用,但绝对不是主要的,更不是唯一的。没错,苏联的解体、德国的统一,有着它更深的背后内涵,是不是,有着它更深的背后内涵。

而苏联的解体跟这个德国的统一,都是跟它共产主义战营,它们当时主动采取的方式,是直接相关的,不是西德吞并了东德,是东德放弃的,苏联同样是,不是西方国家战胜了它们,是它们到那个点死了,其实我觉得就这么回事。但人们站在利益上,会把自己的作用突出出来。但还好这个人有自己明确的认识,他承认这其中的关键问题,所以他对比德国、东德的状况,对比这个苏联的状况,反看今天中国的状况,他讲说那中国人自己决定。其实不就是说,该是死是活是中国人自己的事。

要以更具有批评性,注重分析中国,作为社会市场经济发展动力的角度,从西方国家的。它叫高级动物,你叫人,你用人的观点去分析高级动物的观点,我觉得就是那句话,你太爱狗了,你跟它结婚生孩子吗,多简单的道理。今天中国人到处都在抢奶粉,在澳大利亚刚才看到的视频,抢疯了,那就叫下贱,那就叫下贱。有朋友说涛哥不合适,那国内的奶粉确实是人们承受不了,有条件的人自然就会到国外去抢去,如果他们没饭吃的话他会抢的。

还竟然大言不惭的说,因为国内产品不安全,国内产品不安全,不都是跟你的孙子、爷爷是一样的,中国人做的吗,它做成的那东西不就是下贱,因为要获得利益。所以跟西红柿的车翻了,人死了不去抢那个人,去抢西红柿是不是下贱 ,城管去抢练摊的叫不叫下贱,老人躺在地上碰瓷叫不叫下贱。人不是人了,具体的行为,只是核心生命的表现,就这么回事,所以今天很多人把它称为蝗虫,是你的行为造成的。

就像我说的开玩笑,妈跟女儿在超市里,在那里换鸡蛋,喀 喀 喀还换了,你要骂女人下贱,你说涛哥你不太尊重吧,她换了,她真换了,扭脸还争哪个蛋大哪个蛋小,是人吗那个,这是真真切切的现实生活中的一切。所以这是被共产党毁过之后今天大陆人,他没有能力的意识了。那西方的社会只不过就是,在他个人的利益角度来讲,在探讨这个问题。它讲得太超然了,就是太工业太超然,那做领导的可不就是这样,在座的菁英就这样。所以我说你看到的川普是个真的人,少跟我来这一套,你别跟我说这个,你回家写书爱怎么写怎么写,跟我们没关系。他说话绝对不会这么说,共产党就是邪恶的,你不能跟邪恶的东西有往来,完了。

那德国工商大会是德国,各地方工业大会的联合性组织,代表整体经济界的利益,工业、商业、服务业、建筑业,只是不包括手工业。那德国联邦工业联合会,在各地有分支机构,所以如果是这么大的,仅仅不包括手工业的话,那奔驰宝马肯定包括在里头,奥迪肯定包括在里。所以他代表原则性的文件,那对所有工业企业,因为他是管理者,在所有它的德国的工业企业,有着相当大的指导性。你们要明白,你们面对的中共政权,跟德国的正常人的社会,有着根本性原则性的冲突,实际是这意思。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