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2月06日讯】《科技日报》总编辑刘亚东在一次科学传播沙龙的演讲中,直言中国的科技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公众应该了解,“我的国”有不“厉害”的地方,甚至还受制于人!他的演讲可以说是引爆全场。

3月份两会刚过,在“厉害了我的国”充斥舆论之时,《科技日报》开始策划一组新专栏“亟待攻克的核心技术”,因为他们认为公众有必要了解更多的东西,尤其应该知道,“我的国”也有不“厉害”的地方,甚至还受制于人!

4月19号,新专栏开篇以“是什么卡了我们的脖子”为引题,报导了中国在高端芯片制造所需要的顶级光刻机方面的落后状况。当时恰逢中兴事件爆发三天后,报导成为反思声音中的先行者。

6月21号,在中国科技会堂召开的科学传播沙龙上,《科技日报》总编辑刘亚东做主题演讲时介绍了新专栏诞生的这段经历。

刘亚东在演讲中说,中国的科学技术与美国及其他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这本来是常识,不是问题。可是,国内偏偏有一些人,一会儿说“新四大发明”,一会儿说“全面赶超”、“主体超越”,“中国现在的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都分别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如果只是鼓舞士气也就罢了,可麻烦的是,发出这些论调的人忽悠了领导,忽悠了公众,甚至忽悠了自己,这就成了问题。

不少读了刘亚东这篇演说的人称赞其“振聋发聩!”,“敢说实话”,“是条汉子”。

然而明知是“忽悠”,为什么近年来这种论调还能成为一种政治正确,压制下理智的质疑?

悉尼科技大学中国研究副教授冯崇义:“共产主义阵营崩溃以后,它那个共产主义信仰就大部分人都不信了。然后这个国家主要靠民族主义或者叫爱国主义的宣传,来获得它这个合法性。”

北京科技大学退休教师陈兆志:“因为洗脑60多年了,从小都是共产党一直没错,它怎么说怎么是,造成的社会危害太大了现在。”

刘亚东在演讲中还提出三个阻碍中国技术发展的原因,包括缺乏科学武装;缺乏工匠精神;以及缺乏持之以恒的情怀。

他表示,浮躁和浮夸是中国科技界流行的瘟疫,而且至少已经持续了20年。很多科技工作者总想走捷径,弯道超车。而“弯道超车”是个伪命题,往往成了投机取巧的代名词。

悉尼科技大学中国研究副教授冯崇义表示,虽然在经济学上有“后发优势”理论,后来者可以通过模仿跟上最新技术,但“弯道超车”始终不是自己的原创。

冯崇义:“弯道超车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你要有这个原创性贡献,它是一个在自由市场自由民主制度底下创造出来的新的科技。现在中国国内的流行语叫作山寨,原创性的东西它没有,因为这个制度它不是支持人民这种自由创造,它的教育制度也不是这个创造力的培养。”

北京科技大学退休教师陈兆志表示,体制的问题还造成民间科技发明空间很小。

陈兆志:“我在学校里面也搞些研究,退休了以后在那儿也就干些东西。中国好的发明都让利益集团给抢夺了。现在我搞发明搞专利什么的,都给他们给抢夺了。抢夺了老是说你专利不上,那边他就拿去仿造一下或改个样子,完了成了他们的产品了。”

刘亚东还指出,目前在某些关键技术领域,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呈现出扩大的趋势,例如在航空发动机研发方面。

而这种舆论忽悠也引发了美国的警惕。最近美国针对所谓“中国制造2025”计划涉及的尖端领域技术,提出要防止中共从美国盗窃。同时开始收紧部分中国留学生和学者的签证,还准备限制中共在美国的投资。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陈建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