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2月08日讯】中国江西一名新生儿近期身体不适,在医院检查时,发现他的艾滋病抗体(HIV抗体)检测呈阳性,而正常的检测应为阴性。也就是说,这名新生儿极大可能被传染了艾滋病病毒。随后,医院追查感染途径,查到“上海新兴医药”公司的一批血液产品存在问题。而在公众疑虑重重的情况下,中共却大量删贴,同时发布安慰性消息。

大陆媒体《每日经济新闻》2月5号报导,上海新兴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的“静注人免疫球蛋白”,被检测出艾滋病抗体呈阳性。同时网络上多张照片显示,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已经下达通知,要求各地停用并封存这批产品。并监测已经使用问题产品的患者。

这批问题产品生产批号为:20180610z。共有1万2千多瓶,由上海市食品药品检验所批签发。

大陆《新京报》引述疫苗科普专家陶黎纳的话表示,静注人免疫球蛋白属于合并血浆,至少来源于1000名供血者,而这次事件,代表其中最少有一份是来自艾滋病病毒携带者。

新年刚到,这一消息却再度敲响中国免疫医药安全的警钟。按照规定,中国的血液制品要经过多个环节质量把控,包括原料血浆采集检测、生产企业复检、病毒灭活、血液制品出厂检测、药监部门批签发等,最终才被患者使用。

那么,这层层把关,为什么没起作用?

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无论是当初这个吉林长春生物的假疫苗、江苏的过期疫苗,还是这一次血液制品被污染,它都说明了中国的医疗生物产业,已经处于失控的混乱状态。最起码的监管体系已经可以说是形同虚设。它折射出整个中共的医疗体系的道德沦丧和管理腐败到了谋财害命的程度。”

原中共卫生部官员、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惩前才能毖后,可是他没有惩前,国家在隐瞒,给提供肆意的土壤,所以这些问题才一再一再的发生,这根源是在这儿。”

而官方对这次事件的处理再现同样的手法。自由亚洲电台引述中国红十字会前高管任瑞红的话说,一星期前,消息已在圈内传开,并且一些急需用药的患者也被医院禁止用药,但外界一直封锁消息。

同时,网络上的报导和跟贴已经被大量删除。到7号早上,党媒新华社引述国家药监局的说法报导说:上海方面对涉及这次事件的药物实施检测,测试结果艾滋病抗体呈阴性,而江西曾接受这一批次药物注射的患者,他们经艾滋病抗体检测,结果也呈阴性。

但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指出,这次问题药品数量巨大,而且很多已经被使用,药监局的检测有局限性。

唐靖远:“药监局的这个监测,它最多只是针对极少部分的剩余的样品进行检测。而且它是抽检呢?还是全面的检测呢?它都没有说清楚。接受这个批次的药物注射的患者,他也只是整个使用这一批次药物群体的一小部分。即使真的这个检测结果是可信的,都是阴性。他也只能代表在江西这个局部而已。”

公开资料显示,涉事的“上海新兴医药”前身,是中共军队总后卫生部上海新兴血液制品研究所,后来改制成为央企控股的“国家血液制品定点生产企业”,还承担涉外的国家任务。

唐靖远分析,在目前的体制下,越是央企越容易出问题。

唐靖远:“在党领导一切的这个背景之下,它注定就是外行领导内行的。同时,他们对整个医疗生物制剂产业,一直垄断式的经营。党管的企业,它为了降低成本,经常是无视检疫流程。因为最后即使出了问题,也是老百姓去受罪。这个体制它有非常强大的维稳、消声的机制,去抹平这些抗议。”

此前,在2016年3月,上海新兴医药就因为违规生产,不对产品质量潜在影响进行评估,被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警告。

而这次,上海新兴医药用同批次的原料还生产了其他血液制品,目前有专家紧急抽检了这些产品,但暂时还没有发出“发现艾滋病抗体为阳性”的相关报导。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