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3月15日讯】上海访民徐佩玲因20年前与上海曙光医院的一起医疗纠纷导致她家破人残。她表示,多年来,她到中共各个部门上访求助,受尽了打压、刁难。如今生命将要走到尽头,她将以死抗争,向全世界控诉中共政府的罪恶。

3月15号,上海访民徐佩玲向新唐人记者讲述,她于1999年因为胆结石入住上海中医大学附属曙光医院,同年4月30日实施胆囊切除术,但手术过程中,医生剪断了她的胆总管,差点要了她的命。

为此,她在曙光医院插了8个月的引流管,肝脏受到了严重损坏。2000年,她在上海瑞金医院做了补救手术,把左右肝管剪接在大肠上,肝损坏了,人也残疾了。

这次医疗事故经鉴定为三级伤残,在协调赔偿过程中,因上海卫生局的刁难,徐佩玲至今没得到应有的赔偿。

上海访民徐佩玲:“通过这件事情可以看出,在医疗事故这些事情上,没有公正的,我们碰上了,谁碰上谁倒霉,真的没有公正的,哪怕是法院,哪怕是政府,哪怕是医院,它们都是串通在一起来坑害老百姓。”

她说,事故发生时,她的孩子才1岁多,丈夫选择与她离婚,她拖着残疾的身体把抚养孩子成人,如今她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绝望之下,她将以死抗争。

徐佩玲:“现在我已经上访20年,也打了官司,他们明知道我最后的鉴定书,而且是他们叫我去做的,那个鉴定书完全可以推翻法院的判决,但是在有证据的情况下,他们也不纠错,也不给我翻案。”

她说,如果政府再不给她解决问题,她将以自焚的方式向全世界控诉中共各个政府部门的罪恶。

徐佩玲的朋友任迺俊:“它们官官相护,鉴定出来了,他们还互相推诿。现在他们形成了习惯,抽人民的皮,剥人民的筋,应该的理所当然的,徐佩玲为这个事情上访又是坐牢又是拘留的。”

任迺俊表示,中共治下魔鬼般的社会,把一个个善良无辜的受害受冤的老百姓逼向以死抗争,以死维权……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这是历史铁律。

新唐人记者常春、李韵、钟元采访报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