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旅日博士:四・二五带来修炼的契机

【新唐人2019年04月25日讯】20年前的四・二五和平上访改变了中国很多人的生活。一位旅居日本的环境工学博士的人生也因为四・二五而发生了“飞跃式”的变化。今天我们来看他的故事。

1997年4月,高峰一来到日本求学深造。他在国内时是地方环保局的官员。但是有钱、有权的日子并不能带来内心的快乐,他厌倦了官场,毅然放下一切,东渡扶桑。

1999年4月25号,中国北京发生了万名法轮功学员上访事件,日本媒体也进行了报导。高峰一原本觉得在中共统治下,民众上访已经司空见惯,却没想到这次上访很特别。

高峰一:“上访本身也没引起我的注意,但是奇怪的在哪儿呢?就是和平解决了。那天没闹什么事,马上就和平解决了。这个事情奇怪。中国我那个时候看上访的没有这样的。”

面对一个有残暴名声的政府,什么样的人群能够如此坦荡、和平?这让高峰一产生了兴趣。随着事态的发展,他的疑问越来越多。中共为什么隔了三个月后又开始镇压?为什么当时的党魁江泽民既不懂气功,又不懂宗教,就在法国擅自给法轮功定性?

深谙官场文化的他知道,中共说不好的东西往往就是好的,他上网了解法轮功,又和同学借来一本《转法轮》开始拜读。

高峰一:“看这个《转法轮》书的时候,发生一些奇迹。《转法轮》书里的那些字都是活着的,怎么活着呢?忽然变大,忽然变小的。大的时候他变得大拇指手指盖这么大,小的时候就有点看不清楚那种。而且有很多字是发光的,白色的,很强烈的光,很刺眼。再一个,那个书上很多写的内容,好像就是针对我写的似的。”

从在大陆时期开始,高峰一就一直在寻找道德修养方面的书,和逻辑推理方面的书,但看遍了附近城市的书店,都找不到。

高峰一:“后来我看这个《转法轮》书之后,哎呀这个书就是我找的!但是因为国内批判嘛,所以也有点害怕,自己也把握不住。但是,我觉得这个书写得这么好。让人就是不做坏事!这就行了么!这么好的为什么不做?当时我就想了,我要试试看看。如果这要是真的好,真的话,这本书我真的找了几十年了才找到的。所以我就想试试,如果真的话,我说真的我付出生命都值得!”

开始修炼法轮功后,高峰一的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因为运动而受伤的部位神奇的康复,身轻体快。他轻松戒掉了在国内养成的烟瘾、酒瘾,易怒的性格变得谦和、忍耐。

高峰一:“我的肉体上很多炼功时候的那些特殊的反应。这个东西别人感觉不到,自己知道。有很强的那个能量流过去,再一个的话,就是我的思想跟外界生命能沟通上。”

对一个在文革前出生,从小被灌输了“无神论”的人,这种切身的体会带来了“飞跃式”的改变。

高峰一:“我对神的这种信,不是说那种‘信’,只是那种‘信’,过去说那种‘信’,而是知道神的存在。所以,不是只是说感性上的认识,理性上的认识,而是‘飞跃式’的。一夜之间读完这个法之后,就身体上有这个反应。所以,我的整个世界观都发生了变化。”

高峰一在日本顶尖的东京工业大学获得了环境保护工学博士学位,在恢复了对神的信仰后,他对待环保问题的看法也发生了变化。

高峰一:“当时我们要想采取的环境保护的方法主要是两种,一种是用法律来约束人的行为,不让人搞破坏环境,还有一个,用技术来改造这个环境。但是我学法轮功之后发现,不是这么回事,那都是表面的,最重要的是人变坏了。”

他发现,现代人生活在自然中,却离自然越来越远,中间加入的机器和化学药品等等都破坏著环境,人类真正要想保护环境,就要先改变目前的生活方式。

高峰一:“首先人得认识到自己在这个宇宙中,在这个自然环境当中的作用,存在的意义。过去的文化‘天人合一’,修炼之后我就知道了一点,人类存在的意义就是返本归真,不是在这里要享受。如果整个人类,大面积的人类能够认识到这一点,那就对这个世界上的物质不会产生很大的,像占有欲这些东西没有了,那个时候环境我觉得会慢慢改变。”

20年前的四・二五和平上访给高峰一带来了修炼的契机,20年来,他也像当年去北京的学员一样,真心的想把法轮功的美好和珍贵分享给身边的人,希望更多的人能受益。”

拍摄/海龙 采访/尚燕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