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大脑是如何炼成的?揭密王沪宁的“读心术”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6月14日讯】“中共大脑”——有三代中共党师之称的王沪宁,被指给习近平下套,是误导习打贸易战、激化内外矛盾的罪魁祸首。大纪元日前刊发长文,揭密工于心计的王沪宁如何用“读心术”拍马逢迎,为三代中共党魁设计空洞“思想”的内幕。

习近平上台后,王深知共产主义和中共在国际上没市场,却利用习“复兴中华民族”的心理,帮习设计出不放弃中共同时“速成世界领袖”的这条死路,这是王给习设下的陷阱。如今的王沪宁,正一边“满面春风”地坐在习身边开会,一边看着中共在其10多年理论的指导下走向末路。

王沪宁的诡计:本性难移

2012年12月,当习近平轻车简从对广东展开“南巡”之时,新科政治局委员王沪宁跻身随员之列,外界轻哗:“变色龙”王沪宁又投新主了。

当时就有媒体质疑,从2012年回推,王沪宁充当江、胡两任总书记的智囊二十多年来,投中共当权者所好,以“权贵资本主义”取代“社会主义”,纵容党内贪腐潮,强化官民对立。如今,他又想把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引向何方?

6年之后,答案已明了。

如今的中共,已不满足于经济的发展,还试图在世界崛起,威胁美国“世界警察”的地位。随着美国的觉醒及对中共的全方位遏制,这个红色王朝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风雨飘摇。

中共现时的意识形态体现出王沪宁的设计

在中美贸易战越来越紧张的时候,5月20日,习近平在到“长征”出发点江西视察时,摆出与美国“决一死战”姿态。此前习还要求中共高级干部学习毛泽东著作。

央视在黄金时段播出韩战主题的旧电影《英雄儿女》丶《上甘岭》丶《奇袭》等,刺激民众的“民族主义”。5月28日,中共重拾已经弃用多年的一句话“反对大国沙文主义”。当年中共的这句话多用来指向前苏联。

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后,王沪宁主管文宣。

中共在意识形态领域的这些举动,在西方媒体看来,处处体现著王沪宁所推崇的新保守主义(Neoconservatism)。所谓新保守主义的内容有反对多元社会、推崇强人治国及国家支持的民族主义等。

一夜之间把习捧成“世界领袖”

中共“十八大”以来,习当局以理论上回归中共原教旨的方式,配合反腐败打击江派等政敌,在权力斗争中让落败对手无反扑机会。同时,当局大力煽动民族主义,以“凝聚”民心。

2016年10月27日,中共在十八届六中全会上正式确立了习近平在党内的“核心”地位。

2017年10月24日,在中共“十九大”上,“习思想”被写入党章。但谁都知道,“习思想”理论背后的主要策划人就是王沪宁。

随着习近平在中共内部权力走向巅峰,接下去习该怎么做?

照王沪宁的设计,习将朝着统领世界的“世界领袖”的方向去走。从王沪宁把持的文宣系统所宣传的内容中可以看出这个趋势。

从2017年的六中全会开始,中共的宣传机器已开始把习的“领袖地位”吹捧成不但是中共的需要,还是全中国人民的需要,甚至是整个世界的需要。当时人民网上刊登的一篇文章《论六中全会明确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吹捧说,“中国正在进入世界舞台中心……这是一个需要雄才大略的政治领袖也能够造就这样的政治领袖的时代。”

新华社在2018年3月发表的《引领世界潮流的航标——习近平主席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代启示》一文显示,习近平一夜就已成了整个世界的“领袖”。

此文引述了一个叫库尔卡尼的“印度学者”的话:“当今世界,再也没有第二位领导人能够集合如此强大的力量与智慧,能够如此坚定地谈论整个人类的共同未来。”

这篇文章把王沪宁弄出来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说法,吹捧为“解决全球难题的治世良方”,更肉麻地认为,这已经“被外界视为人类在这个星球上的唯一未来”。

此后,北京的一些做法越来越夸张。

长文说,王用读心术为习设计了一条红色王朝在国际上的崛起路,是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Feng Li/Getty Images)

2018年4月,习近平会见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央视的新闻画面显示,在一间会议室而不是会见厅里,习近平俨然以会议主持人的身份坐在主席的位置上,“被会见”的世界经济论坛主席及随行数人以及习近平的几个随扈面对面分列于习近平的左右下侧。

施瓦布无论是落坐的位置还是侧耳聆听习“指示”的姿势、表情,都令人感觉他在习面前的待遇和地位充其量相当于一个香港特首。

在习近平取得“核心”称号之前,大纪元在2015年发表了两篇特稿《试图挽救民族危机 习近平与其他中共领导不同》、《抛弃中共 习近平可望青史留名》,正告习未来该走的方向,就是解散中共。

遗憾的是,习在掌握大权后,仍朝着王沪宁设定的路在走,而且越走越远。

其实在这段过程中,一系列信号已经显示:中共的危机将临、维持红色王朝的路不通。

中共想和世界捆绑 王沪宁的概念在国际上遭冷落

首先是中共“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在国际上遭到冷落。

中共其实早在江泽民掌权时期就有了这个说法。由于当时中国的经济并不发达,中共的说法还只是停留在“共同体”的概念之上。

中共因为“六四”镇压行为遭到国际社会制裁后,1993年,江泽民出席了西雅图APEC非正式会议,并与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举行会晤。之后,美国逐步放松了对中共的制裁。

已故中共外交官吴建民在其2007年出版的《外交案例》一书中总结此事时说,法德之间曾经打过200多场战争,持续了上千年……1952年六个欧洲国家建立了“煤钢共同体”,1957年又增加了“经济共同体”和“原子能共同体”,最后演变为欧洲联盟,有着共同的货币。法德之间的战争再也打不起来了。

自2012年习掌权后,王沪宁在帮习近平弄出“习思想”的时候,“共同体”说法也变成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并将之变成“习思想”的一部分。换句话说,中共想把自己的命运和全世界捆绑在一起,“同生死、共存亡”,以达到永远执政的目的。

2017年和2018年,王沪宁把控的新华社发表多篇文章指,“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习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2012年、2013年、2015年、2017年的多个国际场合,习均提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这也是在美中贸易战之前,中共自信满满的原因。中共一直说,经贸关系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实际指的是中美经贸早已是“命运共同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虽然中共自知不断占美国便宜、盗窃知识产权,但中美关系还是会像吴建民所说的法德关系一般,中美间“再也打不起来了”。

2017年,中共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打着经济和文明的旗号,首次被写入由中共操控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决议。

即便中共文宣不断吹嘘其“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说法如何获得全球认同,实际上各国反应都不积极,少有国家愿意和这么一个要“解放全人类”的政党正式签署“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协议。

欧美对此几乎无反应。

到目前为止,唯有柬埔寨和老挝人民革命党,分别在今年4月28日和5月1日,与中共签署了《关于构建中柬命运共同体行动计划》及《构建中老命运共同体行动计划》。

红色王朝处处碰壁

从王沪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说法中衍生出来的,还有“太平洋容得下美国和中共”的说法。

2017年11月,美国总统川普访华。习近平重申“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的说法。2014年,奥巴马访华时,习近平也重复了“宽广的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的说法。

两届美国政府对这个说法态度都很冷淡。但似乎中共也不以为意,文宣只管自说自话。

另一个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说法中衍生出来的是所谓的“文明对话”。

5月15日,中共在北京召开“亚洲文明对话大会”,邀请亚洲诸国参加。结果5个国家的主要政要与会,分别是希腊、柬埔寨、新加坡、斯里兰卡和亚美尼亚。其中希腊不属于亚洲国家,但属于中共的经援对象。

这个会议之前已经被推迟了多次。

习近平早在2014年5月上海亚信峰会上曾倡议召开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博鳌论坛2015年的会上,习再度倡议召开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李克强2015年11月在吉隆坡东亚峰会上宣布“中国将在2016年举办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但未能开成;官方媒体后来预告2017年会举行,同样落空。

最令人费解的是,中共明明奉“马列主义”为创始理论,却偏在会上宣扬《诗经》、《论语》等与其理念格格不入的传统文化内容,还想借此与亚洲各国结为“亚洲命运共同体”。

再有就是中共搞的“一带一路”,其实也是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说法中衍生出来的项目。“一带一路”小组在2015年成立时,王沪宁以深改组办公室主任的身份兼“一带一路”小组副组长职务,为“一带一路”提供对外政策的指引。

时至今日,“一带一路”所陷困境之深,以致中共不得不在2019年4月“一带一路”第二次论坛上,大幅转变其政策。

事实证明,王沪宁为习设计的那条红色王朝在国际上的崛起之路,是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王沪宁深知共产主义和中共在国际上没有市场,却利用习近平“复兴中华民族”的心理,帮习设计出不放弃中共同时“速成世界领袖”的这条死路。

这就是王沪宁给习近平设下的陷阱。

中共激怒美国 贸易战正式开始

2018年3月,习近平修宪成功,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

由于王沪宁给习弄出的“习思想”,本身就是紧抓中共不放,不断“加强党的领导”。如今的中国大陆,中共在经济、政治、言论上越收越紧,且无意有任何政治改革的举动。在2018年中共国家主席任期的限制被取消后,美国政府对中共彻底失望。

再加上,中共在国际上不断吹捧自己为“世界领袖”,并辅以盗窃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让、“一带一路”、亚投行、南海造岛等行为,直接挑战美国“世界警察”的地位,最终激怒美国。

2018年7月6日和8月23日,美方分两次正式对中输美的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

随着美中贸易战的正式开始,这个红色王朝也开始在风雨中飘摇。

长文说,王沪宁为习近平设计的红色王朝路,国际上处处碰壁。随着美中贸易战开打,这个红色王朝也开始在风雨中飘摇。(Feng Li/Getty Images)

王沪宁的政治化妆

作为中共智囊,王沪宁最早获得了改革派人物赵紫阳的欣赏,继而受“贪腐治国”的江泽民所重用,再又获得胡锦涛收编。时至今日,王又可“春风满面”,在多个会议上,以中共常委身份贴著习近平而坐,其逢迎、“变色”技术,在中共历史上当无第二人。

王沪宁擅长转换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想法。他能把那些想法,用中共内部的那一套语言表达出来,最终变成政策。有媒体曾一针见血,指王沪宁的角色准确地说应该是领导人的“政治化妆师”,而且是“专责推销伪劣政治假货的政治化妆师”。

王沪宁还能准确揣测当下中共总书记的心态,然后有效地提出令总书记们均能接受的政策建议,以换取最大的既得利益。其搞出的政策、理念前后矛盾,甚至后人对其会有多么负面的评价,王似不介意。

王沪宁靠江上位 在赵紫阳掌权时大谈“宪政民主”

1986年的王沪宁,其政治主张与现在的“习思想”几乎南辕北辙,有很多呼吁改革的观点在内。而当时中共总书记是赵紫阳,是属于中共改革派的人物。

王沪宁于1986年撰写的《“文革”反思与政治体制改革》文章中 ,不仅否定毛泽东,还公然称大饥荒“饿死四千万人”、“文革”整死2000万人,并直白地称“有朋友说,如果我们有蒋经国那样的领袖人物来推动民主宪政就好了……”

王沪宁还在文章中称“集权制害了共产党,害惨了共产党!”

当时王沪宁的不少观点,已引起邓小平和赵紫阳注意,并在赵的讲话和文件中出现。王沪宁也成了当时《半月谈》 等时事杂志的封面人物,引起了时任上海市委副书记、主管文宣的曾庆红的注意。

也因为当时王的文章批毛,至今王仍被“乌有之乡”毛左们定为“反毛分子”。

到了“六四”时期,尤其是1989年中共《四二六社论》出台后,王沪宁走向学生运动的反面。

1989年4月,上海受到北京学生抗议的影响,复旦校园也出现绝食、演讲、游行。参加抗议的年轻教职工寻找资深教授们签请愿信。他们找王沪宁签名,但是他不肯。相反,王沪宁在一份反对抗议的文件上签名。

《纵览中国》网刊发行人兼主编陈奎德曾对大纪元说:“他将他的政治态度展示得更明确了——他不支持学生运动。”

1989年,因为《世界经济导报》事件,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召集上海学者开会。大多数与会者发声反对打压导报,但是王沪宁公开支持打压。他的表现得到江泽民和曾庆红的赏识。

江泽民在1989年成为中共总书记后,王沪宁第一篇文章就提到“强化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必要”。之后,王的文章又指,“发展民主政治不能超越我国现阶段的条件。”“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和推进民主政治,必须要有统一和稳定的政治领导。”

王的这些说法,甚符合刚掌控中共权力的江泽民胃口,有的还被江用来作为拒绝政治体制改革的借口。

1995年,在吴邦国和曾庆红的力荐下,王沪宁被调入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在中南海当时最红的智囊滕文生的手下工作。江泽民把王沪宁接到北京后,传出江对王说的一句话,“如果你再不进京,这一帮人可要跟我闹翻喽。”

从中可见江泽民及其派系成员对王的看重。

投江泽民所好 炮制“三个代表”

江泽民掌权初期,中国大陆内外大环境都对中共很不利。1989年以来,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解体,使得中共在理论宣传上失去了依据;1989年对“六四”和1999年对法轮功的镇压,使得中国社会人心涣散;邓小平1992年南巡后,中共开始集中“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但大规模腐败潮已初步显现。

王沪宁也看到,中共当时唯一的希望就是在经济高速发展之上,以维持统治合法性。再加上王沪宁对江本人喜好的揣摩,在2000年后帮江炮制了“三个代表”。

“三个代表”中,中共所谓“代表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意味着资本家可以入党,中共党员可以成为大富翁,正好符合江泽民“闷声大发财”的想法;既然中共“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那从此后,中国还需要什么政治体制改革、选举、政党轮替呢?这等于是帮江泽民解决了中共执政合法性的问题。

但是王沪宁的这个“三个代表”,与中共的原教旨矛盾,也让江一度在中共内部遭到很大压力。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就是要消灭资产阶级,而江同意让资产阶级入党,等于是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中共的性质。

随着中共在2001年11月加入世贸组织,加上中共的“三个代表”的理论,使得各级官员都拼了命发展GDP,以达到贪腐和捞钱的目的,也使得中国经济一度呈现爆炸式发展。

现在海外学者在反思当时中国经济发展弊端的时候,用了“低人权、低环境、低道德”三个词来形容。

“十八大”以后,习近平的反贪运动抓了几百名省部级以上的高官。中共贪腐高官就从“三个代表”出台算起,直到后面几十年,数量如此之多因为中共规定党员可以是大富翁,而且江泽民家族还带头贪腐,做出榜样来放任贪腐。用西方媒体的话来说,中共“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时至今日,中国社会的贫富两极分化、社会对立严重、腐败大潮难遏的根本原因,都与当时江的政策有直接关系。这也是坊间一直称江为“中国腐败总教练”的原因。

在江泽民2002年交出总书记职务时,王沪宁成为了中央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

王沪宁眼中“无力”的胡锦涛

到了胡锦涛掌权时期,王沪宁帮胡弄出了“科学发展观”及“和谐社会”,实质也是投胡所好。

所谓“科学发展观”,实质解决的是“三个代表”造成的“疯狂发展”的副作用。简单来说,就是当各级官员发展GDP时候,不能乱来,不能搞重复建设,要“科学地发展”。

其后,王沪宁又帮胡锦涛弄出了“和谐社会”的概念。

2004年9月19日,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提出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概念,胡锦涛将它作为中共的一种社会发展战略目标。

这个概念的出现有多重背景。

第一是针对当时中国社会日益严重和尖锐的矛盾。当时朱镕基搞的国企改革,使得千万级职工下岗,中共权贵靠变卖国有财产,一夜暴富,社会矛盾开始激化。中共需要对新兴资产阶级进行吸收和妥协,最终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和谐共处”、腐败分子和民众之间“其乐融融”的局面。

第二是江泽民掌权时期的“共同体”概念出现升级。在胡锦涛掌权时期,这个概念摇身一变,成了“和谐社会”。到了习近平掌权时期,就变成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际上,这反映出中共的三步战略,江泽民掌权时期是概念形成期;胡锦涛时期是中共将“共同体”概念应用在国内;习近平掌权后,王沪宁就将这个“共同体”概念扩张到了中共在国际上的政策,想与世界各国一起“同生死、共存亡”,以达到中共永久执政的目的。

再一个背景是,胡本人性格相对温和,王沪宁看到了当时胡锦涛在中南海的弱势地位,而江派强势。王沪宁搞出的这套东西也算是顺应胡锦涛“不折腾”的思路。

“和谐社会”说法出台后,网民就认为,“和谐”是一帖典型的狗皮膏药。从那个时候起,是凡网上言论被删除、网页被屏蔽、讨论被禁止,网民都戏称为“被和谐了”或“被河蟹了”。

这并没阻止王沪宁在2012年成为政治局委员。

习近平掌权后 王沪宁再“变色”

2012年12月,习近平刚刚从“十八大”上获得总书记的职务,就轻车简从“南巡”广东,并在深圳莲花山向邓小平雕像献花。当时,所有媒体一致认为习将继续走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之路。

令外界没有料到的是,之后随着习对江派及其他政敌展开反贪大清洗,其言行也越来越回归中共原教旨。从2013年的“七不讲”,到2017年的“不忘初心”,习当局理论越来越“左”。人们不禁问,现在的习近平为何与首次出访给邓小平像献花的习近平判若两人?这其中发生了什么?

仔细观察现在习当局的政治架构和言论,其实在王沪宁早期文章中多有提及。

王沪宁在1988年3月的《复旦学报》上,曾发表了一篇题为“现代化进程中政治领导方式分析”的文章。王沪宁在文章中写道,采取“集中”的政治模式,而不是“民主”、“分散”的领导体制,让政府能够“有效地分配社会性资源”,“促进经济快速增长”。

文章称,统一领导“可以避免各种不同的观念和看法不必要地相互冲突”。

2017年,王沪宁一手设计的“习思想”被写入中共党章。“十九大”上,习当局多次要求中共党员“不忘初心”。即便在美中贸易战日趋激烈的2019年5月,政治局会议仍然号召中共要“不忘初心”。

但这样一来,王沪宁自己在理论上都出现了前后矛盾。

当年中共成立时的所谓“初心”,包含消灭资产阶级,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内容。去年5月,习当局最高层集体学习《共产党宣言》。《共产党宣言》的核心主张就是消灭私有制。

2000年前后,王沪宁帮江泽民炮制的“三个代表”中,包含着资本家可以入党的内容。

换句话说, 王沪宁再次“变色”。王帮习建立的这套东西,又部分否定了他亲手帮江泽民建立的“三个代表”。

而王沪宁帮习设计出的“不抛弃中共”,同时“速成世界领袖”之路,让习在国际上处处碰壁,也招致美国下定决心遏制中共。

王沪宁在逢迎了三任中共总书记后,终于成为了中央政治局常委。

如今的王沪宁,一边“满面春风”地坐在习近平的身边开会,一边亲眼看着中共在其十多年理论的指导下走向末路。

责任编辑:文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