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谈风云》第20集 远交近攻(2)

张禄进了秦国的宫殿后,在一个地方叫做离宫,他就在那个地方等著,这时秦王的车马过来了,旁边的士兵喊回避,范雎故意不回避,他就大摇大摆地站着。说为什么要回避,谁来了?一个侍卫说秦王来了,张禄说秦国难道还有秦王吗?我只听说过秦国有相国和太后,没有听说有秦王。

他这话被秦王听到了,秦王当时没有发怒,他知道范雎讲这个话肯定是有原因的,就把范雎带到了自己的宫殿里,长跪请教。

我们知道古人是没有椅子凳子的,椅子凳子是在宋朝以后才有的。原来都是跪在地上的,他跪在地上问范雎,哎呀,见到你真是不容易啊,你有什么来教导我的?

范雎说,唯唯。唯唯就是嗯嗯,或者是好好好,或者是哪里哪里的意思,反正就是虚词。秦王就等著,范雎就不说话。

然后秦王又问,先生何以幸教寡人,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范雎说唯唯,他又不说话。

然后秦王又问第三遍,说先生何以幸教寡人?范雎又唯唯。

范雎这个人他其实很懂得人物的心理,因为他当时说了那一句话:难道秦国还有国王吗?我只听说过太后和相国,话的背后刺激了秦王的好奇心;但是范雎这时,很多话是不能讲的,因为范雎的身份是羁旅之臣,是流落到这个地方,像一个流浪汉一样,流落到这地方,居至疏之地,跟秦王从来没有见过面谈过话,双方之间是没有任何互信的,而他所讲的问题涉及到秦王的舅舅,相国魏冉的一个决定,因为他要阻止相国魏冉进攻纲寿。

所以他不得不非常地小心,所以他就用唯唯,不说话。他就等著秦王问他为什么不讲话?

秦王后来问他,先生难道觉得像我这样一个人是太愚笨了,不足以接受你的教诲吗?范雎说不然,文王在渭水边见到姜子牙时,只谈了几句话,就立刻拜姜子牙为老师,然后成就了功业,灭掉了纣王,建立了一个八百年的周朝。而比干是纣王的叔叔,他给纣王进谏的时候,纣王不但没有听,而且还把比干杀了,把他的心挖出来了。

范雎跟秦王讲这话意思是,我讲的话呢不在于我和你的关系,有的人是很疏远的,像文王见姜子牙,两句话就拜他为老师,成了功业,比干是纣王的叔叔,讲什么纣王都不听,虽然这边是疏这边是亲,这边什么都听,这边的话是什么都不听。像我这么一个人就是羁旅之臣,处至疏之地,而讲的话是关系到大王骨肉之间的感情,所以我不得不特别的小心。

范雎说,如果我讲的话大王能够采用,而且让秦国富强的话,我就是死了也没什么冤枉的,我就怕我讲的话,大王不但不采纳,还把我杀掉了,这样天底下那些雄辩的辩士,或者是谋士,从此都会裹足不前,那才是秦国的真正危险。

他这话一讲就打动了秦王。秦王跟范雎说,不管你讲什么,哪怕涉及到太后,涉及到我的母亲,涉及到我的舅舅的话都可以直言,我不会治你的罪。

这时范雎才开始向秦王献计。这事情是很难很难的一件事情,不是说出这个主意难,而是要把这主意传递给君王,说服君王听他的主意是非常非常难的。范雎通过这样一系列的方式,最后取得秦王的信任,他才跟秦王讲。

范雎说,我听说现在秦国要出兵去进攻纲寿这地方,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我跟你讲一个故事你就明白了。当年魏国进攻中山国,虽然把中山国打下来了,但是中山国跟魏国之间隔着赵国,所以魏国没法对中山国管治,中山国很快就复国了。

范雎说,秦国现在是四面作战,今天打楚国,明天要打齐国,后天去打魏国,我们等于是四面树敌,这对秦国没什么好处。范雎在里面讲了这样一段话,《史记》上讲:“王不如远交而近攻,得寸则王之寸也,得尺亦王之尺也,今释此而远攻,不亦缪乎。”

意思说,你啊不如采取远交近攻的办法,就像蚕吃桑叶一样,你吃一寸就是你的土地,吃一尺也是你的土地,对近处的国家,譬如像韩国、魏国,你要(向)他们近攻,对远的国家,比如齐国和楚国,我们跟他们订立友好的盟约

范雎这一番话说得秦王鼓掌称善,立刻拜张禄就是范雎为客卿。从此之后,秦王对范雎的宠遇日隆,经常在半夜有国家大事时也要把张禄叫来,向他一个人问计,对张禄言听计从。

远交近攻战略是公元前270年提出的,四年后,公元前266年,这时秦王和范雎的关系已经亲密无间了。

范雎有一天跟秦王说,虽然大王如此信任我,但还有一件事情我没跟大王讲,因为太危险,所以我在等待时机,这事情不解决,秦国的安全就没有保障。秦王问他到底是什么事情?

范雎跟秦王说,我在齐国时,只知道齐国有孟尝君,不知道有齐王;在秦国,我只听说有太后,还有相国穰侯魏冉,听说过华阳君、高陵君、泾阳君,没有听说过有秦王。这说明秦国的国政被这些大臣分得太厉害了,大王的权柄太轻了。什么叫做一个国家的王呢,生杀予夺才叫做王,而现在呢穰侯和太后仗着秦国国家的威势,出兵则诸侯震恐,解甲则列国感恩。过去的历史教训不能不吸取,当年齐国的崔杼就是因为他权力太重,所以他杀死了齐国的国君齐庄公,赵国的李兑权力太重,他杀死了赵国的国君和太上皇赵主父,现在穰侯和太后,他们在大王的身边广置耳目,我看到大王独立于朝已经不是一天了,我非常害怕千秋万代之后,代大王有天下的人不是大王的子孙。

当时秦王就悚然一惊,这个秦王已经做了四十一年了,他也知道自己的权力被分散得很厉害,但这一次当范雎提出来的时候,不仅仅是他本人权力的问题,还有一个他以后权力继承的问题,所以他就非常地警醒,问范雎说应该怎么办?

(旁白)公元前270年,范雎终于有了见到秦王的机会,他向秦王提出了系统的统一天下的大计,并说服秦王解除了太后、相国魏冉,和泾阳君、高陵君、华阳君的权力,至此大权旁落四十年的秦昭襄王才真正掌握了秦国的最高权力。秦王认识到光靠武力扩张等于四面树敌,事倍功半,而范雎提出的却是通过谋略和外交手段取得胜利的捷径,概括起来就是四个字“远交近攻”,这四个字把韩国和魏国作为秦国首先攻击的对象。

范雎当上应侯时,当时把他带到秦国的那个王稽,他的地位一直没有得到提高,还有救了范雎一命的郑安平,到秦国后也没有一个好的去处,范雎当上相国和应侯之后向秦王说情,秦王任命王稽为河东守,任命郑安平为将军,这是范雎的报恩。

范雎他也要报仇,范雎有两个大仇人,一个是中大夫须贾,他进谗言,还有一个就是相国魏齐,就是打他的那个人。范雎有没有机会报仇呢,机会是说来就来,秦国当时已经跟魏国发生过几次战争了,而且占领了魏国的一些城,后来魏国魏昭王死了,他的儿子叫魏安釐王即位。

魏安釐王听说秦国的相国叫张禄,有一个计划要进攻魏国,而且打了几仗,他当时就很紧张。他知道张禄是魏国人,也可能会有香火之情吧,他于是派中大夫须贾到秦国去出使,希望和张禄套一套近乎,阻止秦王,暂时不要再进攻魏国。

须贾到了秦国,范雎一听仇人来了,这是报仇的机会嘛,但是他做事很有意思,没有马上把须贾抓过来痛斥一番,打一顿,或者把他杀掉出气。

他换了一身很寒酸的粗布衣服,偷偷地跑到馆驿里面去见须贾,须贾看到范雎时很吃惊,他以为范雎已经被打死了,没想到他还活着。

他说范叔得无恙乎,范雎的字叫叔。他说没想到范叔你还活着,别来无恙吧。范雎讲,我那天被人扔到郊外后,过来了一个商人,听到我的声音,就把我给救了,我就让他带我到了秦国。

须贾知道范雎这人很有口才,就问范雎,说你想在秦国去游说诸侯,得到一个富贵吗?范雎说没有,像我这样的人靠口舌,本来以为自己嘴皮子很利索,结果不但不能为自己辩护,惹来一场杀身大祸,从此之后,我怎么还敢靠我的口才生活呢,我现在给别人做佣人,勉强糊口。

须贾问他,你在秦国有没有好朋友,认识地位比较高的人呢,你的主人是什么人呢?范雎说,我的主人跟相国是有交情的。

这须贾一听就来劲儿了,他正好是想见相国。他就问你能不能请你的主人帮我一个忙,引荐一下去见相国呢?范雎说相国平时都是非常忙的,好在今天有时间,你要想见相国的话,今天去正是时候。

其实这话就有点儿露马脚了,因为你怎么知道相国有时间呢?但须贾当时也没怀疑。(待续)#

(《笑谈风云》是新唐人制作的视频版中国通史,目前已出版《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两宋繁华》将于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点播节目视频和音频,请访问《笑谈风云》官方网站 https://xtfy.ntdtv.com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