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港警再开枪!美中贸易协议前景难料?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2日讯】【热点互动】港警再开枪!美中贸易协议前景难料?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1月11号星期一。周一港警再度开枪伤人,震惊国际,有美国参议员称这是中共的天安门事件2.0版,也有议员呼吁参议院尽快通过香港人权法,而另一方面,香港局势的恶化,也让最近传闻不断的美中贸易协议的前景更加难以预测,那么香港局势是否正在趋向一个翻版的六四?美中贸易协议背后有着怎样的搏奕?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探讨这些热点问题。

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还有一位是杰森博士,二位好。

杰森:你好,观众好。

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二位。好的,那我们也欢迎观众朋友在节目中间,谈一谈您对这些非常重要的事件的看法,您可以发手机简讯,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好,那横河先生第一个问题我想先问问您,就是说香港这个最新的事件,我们看到说周一香港暴力急遽的升级,开枪伤人,而且摩托车撞人等等,那么有美国议员就说这个是天安门事件2.0版,我不知道您怎么看香港现在这个局势,您觉得它是不是真的有走向六四翻版这样一个趋势?

横河:六四镇压的特点其实就是一开始的时候宣布戒严,然后军队进入,但从目前来看的话,似乎没有看出来就是有正式军队进入的情况,但是从目前香港的情况已经非常像,已经“没有宣布戒严”的戒严了,你可以看到除了在街上或者是随便抓人、随便打人以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昨天已经冲到教堂去抓人,还冲到大学里面去抓人,这一类的是属于禁区的,就是说如果你不宣布戒严的话,一般不能进入,已经进入了。所以从现在情况来看的话,港警是不需要出示任何证明,而且穿着便衣,只要现在能戴头罩的都能去打人去,因为现在只有警察能戴头罩,很多情况下,所以你可以看到很多情况下是:便衣在那里抓人、打人,然后警察保护这些便衣。

主持人:是,而且那便衣可以蒙着面。

横河:对,可以蒙面嘛,所以说这个情况呢,从这个乱打、乱杀的情况来看的话,其实已经是在戒严状态,只是说它没有像北京那样子,在一瞬间或者是一个晚上,然后用坦克车压过去,它只是没有走到这一步,但是从镇压的情况来看的话,这情况是非常严重的,就是说如果你比是不比形式,而是只是比它实际性质的话呢,这真的是有点像“军事戒严”和“军事戒严下的镇压行动”。

主持人:嗯,杰森一个您怎么看这个美国参议员说这个天安门事件2.0版,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看到说港府在事件发生之后,出来开了个新闻发布会,那林郑月娥态度非常强硬,她说民众诉求绝对不会得逞,而且她一概说这些人都是暴徒,所以从各种表现来看,就是看不出来中共和港府有任何想解决问题的情况,而是反而似乎在激化这个局势,您怎么看这方面?

杰森:对,你这个词是对的,是激化。就是说某种迹象上讲的话,从6月初开始,几乎是完全平和的民意,广泛的民意,700万的城市,200多万人上街展现民意,从那个时候开始,中共包括中共的中央和中共代言人,像林郑月娥这样子的香港的这种官员,几乎展现出一种极其愚蠢的傲慢,这种傲慢的话就是说在每一个阶段都是以最蠢的方式在应对,而后面的话他们基本上是采用无监控的警察暴力,然后激起香港人,特别是其中一些年轻人相应的这种回应。

因为本身来说的话,当你一个正常的民主诉求不能达到正常的回应的时候,那么人群就会分化,有的人能保持理智,但是个别人就可能会付诸一些暴力行动,而且非常大量的事实证明,很多实施暴力的,甚至是警察或者便衣本身,包括你可以看见掂著枪的人开始扔汽油弹,包括一些其他的人,就是打砸抢完了以后,开始换警服,他们所有做这些事情的目的是什么?只有一个,就是说混淆现实,然后左右世界的舆论。

主持人:而且制造更大混乱。

杰森:制造更大的混乱,另外,也进一步便于给国内人洗脑,因为中国人他没有机会全面的了解,从开始到最后这个香港事件的发生,中共只是时不时的把有人着火,黑衣人破门而入,黑衣人砸了玻璃等等这样的事,给中国大陆人报导的时候,形成了整个大陆人和香港人的一种直接(对立),把一个完全不存在的这种民族隔阂产生出来,这就使得它(中共)把香港的这种问题局限在香港,因为它(中共)最担心的是香港人民对于民主的觉醒呐喊,会传播到大陆。所以说香港越乱,香港有个别的情况下,反应越激烈,对于中共来说的话越有好处,而这是中共一直在做的事情,它(中共)不傻,它当然知道警察会越不管,暴力会越冲突激烈,冲突越激烈,香港人会越不满,个别人会反击,它(中共)要求你这样子进行下去,到一定程度,它(中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开枪,名正言顺的杀人。

主持人:横河先生您怎么看,您是否也觉得说其实这个局势,可能是在中共港府的这个“有意的纵使”的情况下,这样的一个激化,那港人应该有什么样的应对呢?因为我们看到说这个真的是,就是各种情况下被袭击的港人是越来越多,已经波及到整个市民了。

横河:毫无疑问这是当局的策略,就是激化矛盾,把它闹得越大越好,你这样看好了,就是有的时候这个地区,如果你看着连续的录像,或者前后在同一个地区的录像,你看到这个暴力发生在警察出动的时候。

主持人:对。

横河:警察出动以后才会有暴力,然后不管这个街上多混乱,警察一撤走以后,市民从新上街又是很安静的,所以说这个暴力是警方引起的,这是毫无疑问的,几乎没有例外,就是现在几乎没有看到,就是由民众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首先发动攻击的情况,没有发生过,至少在我看来,我还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录像,就是在海外,因为录像的来源是社交网路,就是你只要不封网,它自然就有很多信息被传出来。

主持人:对,各种各样的信息。

横河:你可以看到各方面的消息,而大陆看到,我们也看到一些是经过剪接的,甚至就是光是用语言叙述,根本就没有镜头,因为一有镜头的话,它(中共)可能就怕露馅,所以就没有镜头,因为这个事情以前曾经把当年在“天安门广场自焚”(污蔑法轮功事件)的时候,把一个完整的录像放出来了,结果就被人家。

主持人:弄出漏洞。

横河:它(影像)有很多漏洞就被别人给分析出来了嘛,所以它(中共)现在尽量避免,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大陆的它网上公布的,都是用语言来描述这个事情怎么样怎么样。

主持人:对,我插一句,像今天港警这个实弹伤人,大陆的宣传说是港警为了保护学校巴士,当然它没有放(视频)。

杰森:而且是大陆的学前班的小孩的巴士。

主持人:大陆的学前班在香港的巴士。

杰森:你可以非常明显的看到它们的目的,事实上是激起大陆人对香港这边的仇恨,这就是我们反复说的,这个宣传本身很愚蠢,但是你要是看视频,没有看见任何巴士。

主持人:对,它(中共媒体)没有放视频,它像您(横河先生)说的,用文字来说。

横河:对,它(中共媒体)就是用文字嘛,那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在录像放出来的从头到尾,没有看到有儿童的巴士在,那个地方是空的 。

主持人:对,那个交警在抓人,然后边上有一位蒙面的人想来帮助那个,结果他就开了枪。

横河:对,而且他是赤手空拳,全世界都看见了,他没有对任何人造成威胁,所以那个警察就对着他开枪,那个警察其实开始拔枪的时候,第一个拔枪的时候是他(警察)背对着那些人,在转弯的过程中就开始拔枪,而对面现在还没有人在靠近他(警察),后来对一个白衣人,他(警察)发警告,在抓白衣人的过程中,那个黑衣人过来的时候,他(警察)对着那个黑衣人就开枪了。

主持人:是。

横河:所以完完全全是在没有预警,没有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开枪的,所以说这个肯定是中共的目的就是把它搞乱,这是中共长期以来,其实是一直有的策略,就是说从中共没有夺权的时候,就是要把别人搞乱,夺了权以后还是搞乱,所以说中共从来就没有它(中共)执政的这个概念,就是说它在自己中国大陆自己统治下,六四之前搞乱的也是它自己,到处去放火、烧军车都是它(中共)自己干的,所以说它(中共)的这一套做法就是一直这么做的,它(中共)必须就要有“斗”、就必须要有“乱”,它(中共)才能从中获取好处,再一个呢,就是它(中共)也确实不知道还有其它的解决方法!也不能够接受其它的解决方法,只有这样!

而作为港人来说,现在比较困难的是港人这次抗争它没有组织,没有组织也会存在这个问题,其实有组织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再有组织也不可能组织成200万人,人人都遵守你的纪律,这是做不到的事情,因为它(抗争人群)不是个政府,即使是政府到了几百万人的时候,政府组织的它还有分化呢。所以说,这个是没有办法的,对于港人来说,现在就是一条心,尽量的不要去被中共分化,因为中共用这种方式在分化不仅是在:防止大陆人支持港人,它(中共)是在港人当中也在制造分化,越混乱以后它(中共)想把港人中的中、上层阶层分化出来,减少他们对街头抗争的支持。所以说我觉得港人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因为你不可能控制每个人的行动,但是我觉得“不割席”还是一个正确的做法。

主持人:可能也要想一下怎么样不中中共的圈套?

杰森:是的,当然我们知道,其实你要回想过去这么多年,真能像法轮功学员这样对十几年的酷刑折磨、强奸、活摘人体器官,居然没有很明显的暴力事件发生,这只有修炼团体,几乎不可能在任何其他团体。所以我几乎不是特别有资格去指责很多香港人的一些做法,虽然我不同意他们个别情况的作法,当然有些做法我们也不知道最后它真正的背景什么情况?因为中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但是我自己的感觉什么事你得看源头,我知道这个源头其实来至于六月初,那种让人极其厌恶的“当权者的傲慢”,中共从来把民意视如粪土,所有的200万上街居然连一句退步都没有,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直演变到今天,而且它们越来越明显的展现出它(中共)是激起矛盾。

你知道在很多的战争中包括种族战争像波斯尼亚(1993年波斯尼亚内战期间,塞族被揭设立“强奸营”)的那种,它用强奸作为一个战争手段,它实际上是用强奸来击垮民意,它(中共)上让这个事在香港也发生了,我以前是不相信的最近连续报导出来,十几岁的女孩被强奸甚至还怀孕,我一直不相信。但是各种事实展现出来,不停地展现出来,让我不得不接受,再次冲击我最基本的对于人本性的底线,但是我回想起来,这也是他(中共)一种手段,用这种方式激怒很多人,让很多人完全丧失和平解决这事的最后希望,所以在我来说,我可以理解很多人的做法,虽然我不是很同意一些作法。

主持人:是,其实香港这个局势,一再恶化,很多人还是将目光投向美国,那我们就来谈一谈,因为之前川普总统有说过香港的问题如果不人道的解决,我们很难和中共达成贸易协议,之前在前二个星期彭斯副总统演讲中他又提到这一点,杰森你怎么看,现在香港这个局势进一步恶化,甚至有议员说是天安门事件2.0版,那肯定是一种人道危机了,那这个会怎么影响贸易协议?

杰森:对,中共不会再犯天安门当时的错误,中共不会出现把坦克在中环走过,然后留一个镜头让国际社会没有退路,然后不得不给它(中共)制裁,中共就想制造这个混乱,然后美国这边他有一个本身的利益在里头,一方面美国有很多真正是把人权放在很高位置上的,作为美国立国之本,在全世界推行这个把香港人的苦难作为自己的苦难在关怀的政客,当然也有它(美国)还是有自己的经济利益,比如说还指望着它(美国)的农产品能被中共买走,它就觉得香港人权法案众议院也通过了,现在就在参议院等待通过,这样的议案却迟迟不被提上议题,这个原因非常简单,因为这个议案只要提上议题没有一个议员敢反对,它(香港人权法案)就立刻会全部通过,就像在众议院一样,但是它(美国)用技术方法把它(香港人权法案)留在审核的排队的队列里头,不立刻提上来,这个核心原因就是还有一些经济利益比如说中美贸易谈判这个因素在这儿。这个经济利益和明年2020年也有很大一批参议员会当选,他也要为他自己的选票在考虑,所以很多问题交织在一起,这时候爆出来明显的,今天的Fox News新闻它就以一个标题两句话:‘警察开枪’、‘抗议者被人放火’,它事实上用这样的方法让至少美国的一些政客在内心中负罪感稍微降低一点,他就会麻痹自己说那是一个混乱的现象,我们还得再研究研究,最后才能做决定,正中了中共的下怀。

主持人:横河先生,您怎么看您觉得香港现在这个局势,会让美国在贸易的协议推进过程中更犹豫、有压力,还是现在不那么明显?

横河:我想补充说一下,美国政府今天专门发了一个声明,国务院发了一个声明,就是关于香港的,香港的暴力升级要求各方都冷静,它是这个意思,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这种双方冷静的可能是没有的,因为实际上是警方首先在使用暴力,所以就不存在双方的问题。

主持人:而且民众手无寸铁,至少从今天的从录像来看。

横河:他(警方)是拥有所有的武器,而且现在很麻烦的是,西方国家在禁运,所以他(警方)现在使用的催泪弹全部都是中国进口的,一个是它这是一种燃烧弹,它一次就烧完了,那里面有很多有毒气体,跟这个真正的催泪弹是不一样的,人家现在分析成分:全部都是有毒物体。现在放了这么多以后,香港整个百分之八十地区都受到中国催泪弹的影响,可能会对健康将来会有影响

主持人:无形杀手。

横河:对!所以我说,对于中美贸易战来说,我觉得美国真的是应该把这两件事分开来。就是说原来是:如果香港问题不解决就不会有一个好的贸易协定。那么实际上中共现在所采取的就是让愿意达成协定的这部分人能够有个理由,所以它(中共)不采用坦克车开进去,就是刚才杰森讲的。

主持人:对!它(中共)在表面上

横河:他只要表面上没有坦克车开进去,没有解放军排成一排用自动步枪扫射,它(中共)就可以至少在国际社会上,把能够帮助它(中共)说话的人给动员起来,因为如果一旦开枪了,坦克上街了,能帮它(中共)说话的人都不敢公开说了,至少不公开说了!现在这些人还敢公开说。所以我认为这个把香港问题和贸易战就干脆完全分开来,贸易就是贸易、香港就是香港,这可能还更好一些,不然的话,这等于是像是一种借口了,现在香港没问题嘛!所以可以贸易继续谈下去,但问题就在于:贸易战这个本身,这个贸易协议本身值不值得谈?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主持人:对,其实说到“贸易协议”本身值不值得谈?我觉得这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我也想问一下杰森博士:这个贸易协议前一段时间所谓第一阶段协议弄得沸沸扬扬的,而且似乎很有希望,双方又表示有很大的动机去谈。但是一再有各种因素,先是地点取消了,后来时间又推迟到12月,然后上周又非常有意思的闹出了一个“关税,会不会取消?”的这样一个戏剧性的东西,我稍微讲一下上周商务部,中共商务部先说关税双方同意分阶段取消,美国媒体和华尔街立刻股票上涨,媒体大做宣传,川普周五出来辟谣说:他没有同意任何事情。然后纳瓦罗(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又说美国媒体被中共宣传耍了,您怎么看这么一个戏剧性的东西?

杰森:中共在运作,中共特别会运作,事实上我们都知道,川普他不可能,就是说在你没有任何实质改变、承诺的情况下答应把他以前的税去掉,这不是川普的风格,川普跟金正恩勾肩搭背了好多次,一点制裁都没有取消,现在金正恩没办法,川普的特点就是这样,他就说基本上是表面上可以跟你称兄道弟,但是他想要的东西拿不到的时候,他绝不会放松他的压力,这个是非常清楚的一个策略,而中共为什么在那个时候放风呢?它是有实际的经济利益,因为我们知道中国经济很糟糕,它必须得要银行降息,而中国同时它的人民币贬值的压力非常大,它用第一阶段我们在谈呀,再谈,就把整个人民币压力降低很多,所以有一段时间人民币一直在升,而在上星期四左右,中共甚至“出台”(中国政治术语,通常是指发表法律或政策)一个为了刺激经济,出台了一个降低它的银行汇率的政策,通常一个国家把自己的银行储蓄率降低的时候,它的国家货币会贬值,如果一直这样贬值的话,你就得要再抛美元去买入人民币,用这样的方式保证人民币不贬,它就采了一个手段,它不抛美元,它抛假消息,它就报了一个消息说:中美贸易战基本上快谈成了,美国也答应会撤低关税,甚至我听到国内的一些朋友跟我说,他们听到的消息是贸易战已经快结束了,双方都已经关税都快提完了。各方面的消息累在一块的话,那天在银行降利息的情况下,居然人民币涨超过了7到6.9。。。

主持人:很会运作嘛!

杰森:整个运作使得它在不花一美元的情况下,把人民币坚挺住,在它降息的情况下坚挺住,这是个运作。而不幸的是,美国的媒体中共挖个坑就跳进去,立刻跳进去,而且华尔街非常非常的可疑,我反复说,美国经济,你如果叫“贸易战”的话,美国经济在这个贸易战的过程中,“零”,美国没有通涨,美国的经济好的不得了,美国找不到人就业,失业率是历史上最低,在这样的情况下,而且反复显示的话,美国在全球购买量决不减少,只是从中国不买,排到台湾买,全球购买,世界贸易绝没有受任何的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只是从中国买得少了。但是你只要一说:中美贸易要谈成股票就暴涨,你只要说可能没谈成,股票就暴跌。没有任何理由,从经济层面,从美国经济,从世界经济各个层面,没有任何理由,华尔街这么反应,唯一的解读就是,华尔街有那么一批人,他跟中共的利益结合的特别紧密,当中美贸易要谈成的时候,中共受益最大的时候,他的利益就受益最大,当中共贸易谈不成的时候,中共利益损失很大的时候,他利益损就很大,所以他的股票是展现从他个人利益。某种上讲,媒体和华尔街在这个过程中,赤裸裸的站在中共一方,给美国搅局,在这给美国造事,所有这些过程中,如果没有这些东西的帮助,中共搅不起这个风浪,而且玩不成这次运作。

主持人:有关媒体和华尔街是不是在这次运作中,真的被中共耍了,我不知道横河先生你有什么样的补充?

横河:我倒不觉得是他们被耍了,实际上是中共给了他们一个理由来替中共说话,其实这些人跟中共打交道打的时间非常久,对中共什么情况了解得很清楚,要不然这些银行怎么会去雇中共的高干子女,到银行里面去帮他们到中国去打交道去呢?实际上是一个利益的关系,这个利益倒不一定是现金,而是机会。它(中共)只要许诺你给你一个机会,人家讲这个叫中国梦,就是西方国家的中国梦,说这个中国梦已经做了六百年了,做了六百年了,他(银行家)一直认为可以打开这个市场,一直认为这里头有很多油水,其实很多年都赚不到钱的公司,照样在那个地方非常来劲,哪怕在别的地方赚钱,他可以到那个地方亏都可以,他认为只要占住那个市场就可以了,其实微软当时就讲,微软甚至说到:它愿意让视窗系统给中国全部盗版的用,这样它(微软)其它的软件就可以,就是市场它(微软)占住了……

主持人:再推其它正式的软件,期望对方付钱

横河:推其它的软件,占住市场就可以了,甚至允许它盗版到这种程度,所以这种利益关系,一个是寄希望于将来可以得到更大的好处,还有一个,当然确实得到好处的,在这种情况下,原来别人说川普总统本来的特点,他是个政治素人,没有多少说客集团跟他有关系,所以他一开始大刀阔斧的干,但真正到了很多商业利益纠缠在一起的时候,这就很困难了,因为整个政策要贯彻下去的话,你真的是牵涉到一个选票的问题,真是牵扯到其他各方面的问题。

主持人:资金的问题

横河:所以他可以做很多很多动作来限制,任何一个国家执政,你不可能一个人领导,毕竟整个国家是要运作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就觉得制造了很多障碍,这个中共比较拿手的,刚才杰森说“运作”,中共不会在正面跟你冲突,这个跟前苏联不一样,前苏联就是跟你正面冲突,然后想尽一切办法,你造什么武器,我造什么武器,我就跟你拼,中共不会的,中共就是在底下作小动作,它到现在在贸易战上,大台面上还真的没有太多的动作,就是那次反悔一次,其它的还真找不出它什么东西,但它底下的运作,实际上把这几十年经营的各种关系,现在都用上了,前一两年可能都用不上,但是慢慢现在开始它都在起作用,都在用这些人,而且确实也看到这些人在帮中共用各种角度去施加压力,来通过美国的民意甚至通过美国的民意来施加压力,来达到中共的目的,这种阴谋诡计,像川普这种什么都在推特上明说的人,确实是很难的

主持人:有点防不胜防喔!

横河:很难的。

主持人:对!其实美国最近也有人在指出这个问题,当然您说的用各种方面帮它(中共)说话,我最近看到的是很多帮中共说话,但是我也有个疑问,比如,杰森博士,我们看到这一阵彭博,前纽约市长彭博出来要竞选美国总统,他之前说的一段话就被很多人批评,他说习近平不是独裁者,中共要回应民众的诉求,前两天在一个演讲中,就是您刚才说的微软的比尔盖兹,他也为“华为”辩护,他说美国不要疑神疑鬼什么的,这些人我难以想像,身家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人,他会因为钱,因为利益去为中共说话。您怎么看呢?

杰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著,每个人都有自己想做的事情,你可能不相信比尔盖兹最大的执著,就是在去世之前,按他的意志把他的钱花完,但是他确实有,这是他个人实现自我的一个途径,最近Netflix上面拍了一个有关比尔盖兹,三个系列的专辑,其中有一个系列专门讲,他想做小型的核发电厂,他花了很长的时间跟中共之间交互,准备在中国那边做出来一个小的样本,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贸易战开始了,所以整个这个事,中共就借口叫它(小型的核发电厂)停下来了,气得比尔盖兹非常生气,他当然气不是对中共,他主要对川普,就是川普搅了他的事情了,搅了他个人事业了,他不是为了钱,但是他有自己想做的事情,中共就有这样的能力,打你最软的地方,它(中共)知道收买不了比尔盖兹,没钱收买比尔盖兹,它就让你最想干的时候,我让你做不了,同时Bloomberg(全球最大的财经资讯公司),自己有自己的公司,就是彭博社,彭博社最开始还是有点公正,但是中共逮着它借口把它在驻华的人员从中国赶走,不给再发记者证等等,这种方法。这就是中美之间不对等的因素了,中共可以在美国开传媒公司,但是那边派驻记者都受限制,Bloomberg实际上是靠,整个企业是靠卖数据和卖新闻的,中国数据是一个很大的方向,当它意识到自己的公司根本的未来发展受影响的时候,它就潜意识的让自己为中共说话,它不傻,它非常不傻,它知道它做新闻的,它当然知道有香港的事件在发生,新疆的集中营在出现,它知道习近平到底在做什么,但是它(Bloomberg)居然可以那么样子说,它是在自欺欺人的在某种情况之下在维护自己,换句话说你可以看到一点,这些人都不缺钱,它(中共)就不用钱攻击你,缺钱的它(中共)就用钱攻击你,根本的点就是你只要跟中共接触,中共就能看到你的弱点,就能利用你的弱点去达到它们的目的,让你成为它在美国的代言人。这就是为什么刚刚横河说的,贸易战要不要谈?需不需要谈?我们反复说了你让美国农民以后每年卖给它(中共)二百亿美元的农产品,那我觉得美国就完了。以后所有这个农业州的选票都在中共的兜里头,你要华尔街金融产业直接进入这个中国市场,那就完了。华尔街现在就离不开中共了,以后就真的是舔中共大腿了。而且习进平其实清楚的看到了一点,他为什么最近搞这个‘进博会’?

主持人:对!进口博览会。

杰森:他看到了非常清楚的一点,美国为什么在世界上有这么大的威慑力,美国有巨大的购买能力。中共觉得除了我能卖东西,我如果再能买东西,我能全球控制一切我想控制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它(中共)也在说美国让它们买的那个东西,它通常会在这方面就会答应。因为只要它(中共)买,它(中共)就会有控制力。这就是为什么有人说呢,其实贸易协议可以不谈了。因为你跟中共不可能真正的谈出一个实质的协议,而让中共改变,你所有谈的结果都是让中共未来控制你更严格、更严密。

主持人:其实说到个这个贸易以外的战场,就是我觉得美国已经意识到了,因为最近就是由美国前劳工部的高级顾问,他就写文章,他说:中共现在在启动“在美国的付费同伙”,他用的这个词。然后他文中都给了一个例子,他说这个经常在媒体上发表文章,就是批评贸易战说这个太冒险啦,然后等等不好,这个人她以前是美国的FDIC的一个头,但是她实际上又是中国工商银行董事会的一个人,所以他就说了像这种讯息美国人应该知道。但我就觉得难以想像,到底有多少这样,比如说这个真的是因为拿了中共的钱在为中共说话。在美国的不管是商界也好,还是智库也好,那这样的情况有多普遍?

横河:这个现像已经普遍到了如果你去这个关键人物当中去查的话,即使他没有的话,他的亲人、亲戚或者他的团队总有人跟中共多少有一点连系。你看澳大利亚揭出来的,就是关于这个政治捐款的问题,它(中共)是没有政治观点捐款的。人家捐款是他喜欢哪个党,就捐给哪个党,这种捐款是平均捐,两边都捐。因为它(中共)自己并不属于任何一个党。它(中共)自己对澳大利亚,对美国政治也是一样毫无兴趣,就是它(中共)并不参加你这个国家自己的运作,但是它(中共)会向两党都捐款,所以说这并不是党派的问题。

主持人:但您说的这个是华裔的人,而不是主流社会的人?

横河:一样的!主流社会是一样的,主流社会它也是,你捐款你不就是捐给主流社会吗?它是叫什么呢?实际上它(中共)叫输送利益,它叫输送利益。就是说你家里面有一个人如果经商的话,你在全世界经商它(中共)都有办法给你输送利益。因为现在中国的经济已经伸到世界各地去了嘛,所以他有国营企业、私企。如果说任何一个企业你现在不跟中国企业打交道还真的很难。你只要跟中国企业打交道,它(中共)就有办法向你输送利益。而一输送利益以后,它就是控制你的。你拿多的利益,到时你要怎么退掉啊,对不对?你自己不想要的话你家人想要,所以总是有这个问题,这个情况其实是非常普遍的。最早的时候就是统战部就专门去收拢这些人,就找找到以后呢,具体再有人去执行去这样做,这种纽带可能比表面的经济纽带更紧密而更隐秘。一般人不知道,就是大部分美国人是不知道的。

主持人:您觉得美国以后会不会更多的人去挖掘这方面的连系呢?

横河:这倒会!就是说其实一直有人在挖,你看现在不是也有人在挖吗?而且这些并不是完完全全秘密的,只是说人家不知道。就是说很多人在中国的一些公司,或子公司或控股公司里面担任董事会。像前几天联邦调查局,调查塞班岛的那个赌场。中共找了很多美国前政客在它那当董事,甚至是前联邦调查局局长?还是什么的,都在他们的那边挂了名。

主持人:是中共在塞班岛开的赌场?

横河:是一个港资,但实际上就是中共的人了,在塞班岛开的赌场,就是说它(中共)用这种方式来埋下很多人,它(中共)实际上它自己不要付钱,就是一个利益关系,就是给你输送,它真的不会从国库里面把钱拿出来,另外一个说法是武器化。只要你跟它(中共)打交道,任何东西它都可以用来当武器。所以买农产品这就是武器,其实买新片也是武器。现在实际上这个‘新片厂’也在向白宫施加压力,就是向美国政府施加压力,要放松对‘华为’卖新片。因为毕竟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华为是最大的,这些生产跟武器相关,新片厂它当然希望开放,毕竟是这么大的不是一个小公司嘛!所以它把所有你跟它打交道的东西,对它有利的,它当然可以把它武器化。即使是对它不利的,它也可以把它转变成有利的武器化,这是中共最擅长的东西。

主持人:其实说到中共这一个舆论战,我发现最近还有例子,就是我问一下杰森博士,你怎么看?就是非常有意思的是南华早报,最近它去采访龙永图,就是中共进入WTO的谈判代表之一。然后龙永图就说了一番很惊人的话,他说希望川普总统当选,他说因为川普总统易懂,而且在政治问题上不会跟中共纠缠。所以外界就在解读他说这番话是什么意思?那么是他自己本人的意思,还是官方的意思。因为之前也有传闻说中共也放出信息说,它(中共)们希望川普2020年连任,所以您觉得这真的是中共官方的真正的想法吗?

杰森:像这样子的人,他是中共退休高官但是他们说话,特别是在南华早报这样子高调的媒体上说话,绝不可能是个人意志。他甚至是中共高层试探风声的一种手段,他跟中央一定是保持一致,而且是有目的说这样的话。中共没有一个官员是无目的乱说话,中共官员没有这样的能力,官员没有这样的能力!那他为什么突然说这样的话,就是说他真的难道就喜欢川普吗?其实我看不是这样子的。原因是什么?中共知道自己非常臭,在美国民众中现在没有比中共更臭的这种角色了!它知道就是那种:谁爱它,谁被人恨的那种,那种状态。

主持人:谁挨它,谁被……

杰森 :谁挨它,谁被人恨。这时候它(中共)就拚命想搂着川普,想给川普抹一身臭。整个的目的就这么简单。拜登我们知道,他对中共蛮这个温柔的,然后的下面还有一个拜登的替补Bloomberg(麦克·彭博)就是这可能是一个保险。整个一个过程中,你知道川普他虽说是一个商人是在谋求利益,但是川普团队的人包括川普本人。川普最大的特点是几十年不变的,他年轻的时候说中共在占美国的便宜,几十年不变这就是他的观点。而且他手下不管是彭斯、蓬佩奥,基本上是清一色的坚决的,不是反对“中国”,是非常明晰的反对“中共”。

主持人:而且分的非常清楚的。

杰森:非常清楚的!那么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中共知道这一群人是将来要他命的。那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它(中共)就是拼命的想搂住这一群人,想给这一群人抹臭。它这样子的做法这个很简单就是想表达,我们喜欢川普我们跟川普很好。因为西方媒体很多主流媒体,也把川普描述成一个没有政治远见的一个急功近利的商人。他迎合了这个媒体的说法,川普很容易理解,整天发推文,我们都知道他想的,跟他谈判太容易了。他就是要买东西我们会买的,等等这样子的话,简单化的描述了这个过程,其实是想左右一些美国选民的意志,这还是一种运作,这还是中共运作的一个方法,想要控制、左右美国选民的意志,藉它(中共)的臭来诋毁川普。

主持人:是!横河先生另外一位美国的智库专家他的解读是,他说他从龙永图的谈话中解读出来是说,中共绝对不会做结构性改革的,龙永图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就交易性的就好了,所以他的看法是说你就不用一定要它(中共)做这个结构性改革,你就用高关税去惩罚它(中共)就好了,你不要指望中共改变,您的看法呢?

横河:这是我一向的观点,是没有协议可谈的。谈完以后也执行不了的,最好的办法 就是你列出条目来,我这里十条,这十条每个多少关税,你去一个我去一个。就是说不需要谈,把这个公布出来。这种也许是唯一的办法,这样才能保证美国的经济可以正常的运作下去。

杰森:但我们也知道中共的本质,我引用一个智者的话,就是它(中共)是个毒药,你不可能跟毒药讨价还价,使这个毒药变成不毒。它(中共)其实就那么个性质的东西,你说毒药不毒了,它(中共)是面粉吗?这是不可能的。所以说,从某种意义上讲,很多人说:这贸易谈判没有必要。

主持人:是!而且跟它(中共)谈判的过程,很多时候还是在给它(中共)输血的过程。

杰森:对!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二位,我们今天的节目时间很快就到了,我们也感谢电视前的观众的收看与参与,下次节目再见。

#热点互动 每周三集 欢迎订阅视频 => bit.ly/rdhdSUB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