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危机来了?官称过紧日子及防暴动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2月28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看到网上的一个黑色幽默:还有几天就进入小康社会了,趁着我还没有被消失,来看看大家,算是告个别。这个黑色幽默,是根据中共所说的一个目标演绎来的。中共在十八大曾夸下海口,说到2020年将消灭贫困县,所有贫穷人口实现脱贫。

眼看着2020年就要到了,算上今天(12月28日),总计还有4天时间。那么中国的经济状况怎么样了呢?在昨天(12月27日)结束的全国财政工作会议上,要求明年把握好“以收定支、量力而行”的原则。中共财政部长刘昆呼吁,要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

一系列的迹象显示,2020年消灭贫困县、所有贫穷人口实现脱贫仅仅是个“梦”。圣诞节前夕,中共国务院还发文要求各地区“第一时间处置因规模性失业引发的群体性突发事件”。2020年中共的危机要来了?

2020“过紧日子”?

一连两天在北京召开的财政工作会议要求,对2020年的财政工作,要着重把握做好“以收定支、量力而行”的原则。对明年的财政工作要“提质增效”,注重“结构调整”,从“质”和“量”两方面发力。

刘昆在会上表示,减税降费是2020年的“头等大事”,通过“减税、降费政策缓冲贸易战压力”。不过他认为,这也造成“政府财政短收”,只能通过“节省非急需支出”等方式实现平衡。

他呼吁,牢固树立“过紧日子”思想,还要求抓好“三保”工作。“三保”,指的是保工资、保运转、保民生。

当天中共财政部网站在新闻稿表示,对于“一般性支出要大力压减,不必要的项目指出要坚决取消,新增项目支出要从严控制,原则上不开新的支出口子”。

财政部门的说法,与实现脱贫显然有着天壤之别。

中国经济告急?

从中共大呼小叫“过紧日子”可以看出,中共的财政状况可能已经非常吃紧了,兜里没钱了。财政吃紧的原因有中国经济自身的羸弱因素,也有贸易战带来的影响。内外因素叠加,加速了中国经济的恶化。

马云12月21日曾说,他一天接到过5个借钱电话。他的朋友圈中,一个星期当中有10个要卖房筹资。马云的圈子是这个境况,别人什么样呢?马云自己都说,“浙商都过不去,其它商家肯定也过不去。”而且马云补充了一句话,“也许这只是不容易的开始。”

近日,有26位全球经济学家对明年的中国经济增速做出了预测。《日经新闻》报导,专家们预测明年中国GDP增速是5.6%~6.1%,平均值是5.9%。这些外国专家们认为,明年中国经济的增长率将出现1990年以来首度“破6”的情况。

野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陆挺表示,“中国的下滑周期尚未结束”,经济成长被地方政府财政恶化、低线(三线以下)城市信贷收缩,以及制造业投资疲软等拖累。

曾被中共总理李克强邀请分享观点、素有“中国第一经济师”之称的高善文认为,今后十年的平均经济增速不会超过5%。这位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在11月27日演讲中指出,明年中国经济会进入“保四争五”阶段。

高善文的预测比国外的经济学家更悲观,用中共的说法这是“唱衰”。但是有一个奇怪现象,他的演讲内容,最初遭到了全网封杀。不过随后又能在大陆一些网站上找到,似乎是被放行了,是不是他的观点被北京接受了呢?

尽管第四季度GDP增速还没有公布,但从整体来看,下行仍然明显。按照前三个季度以0.2%递减的趋势来看,第四季度会如何呢?

高盛前不久指出,中国经济第三季度已经跌到了6%,第四季度很可能会“跌穿6%”。

体制内知名学者余永定的呼吁也很值得注意,他认为GDP增速在“触6”后应当刹车,“宁可财政状况暂时恶化”,也要稳住经济增长。

就是说,国内外的专家都不太看好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

失业潮汹涌?

如果按照26位外国经济学家的预估中值,明年的经济增速是5.9%,那就意味着2020年的经济增长,比2019年的平均经济增速6.25%低了0.35个百分点。中共给2019年设定的经济增长目标是6%~6.5%,平均值是6.25%。

这意味什么呢?自由亚洲引述专家的观点表示,中国GDP每下降一个百分点,就会造成100到200万人失业。

那么下降0.35个百分点,意味着至少有350万到700万人失业。需要指出的是,这个失业数字,是在2019年基础上增加的,而且相对保守。

如果按照高善文“保四争五”的说法来计算,明年比今年要低1.25个百分点,甚至更多一些。以此来计算,明年的失业人数至少会有2500万以上。

那么2019年工人失业状况如何呢?

中共人力保障部的数字,第三季度末的全国城镇登记失业率是3.61%。这个数字,只比美国现在的失业率3.5%高了0.11个百分点。

美国的3.5%失业率是50年来的最低点,反证著美国是充分就业状态。那么照此推理,按照中共3.61%这个数字来判断,中国即便不是充分就业,应该也不会太差。或者说,中国工人的就业情况应该还是不错的。

但实际早在今年年初,日本媒体报导,美中贸易战当时已经造成了500多万家中国企业倒闭,有高达1000万人失业。现在一年过去了,又有多少工厂倒闭?多少外企撤离?多少工人失业呢?

其实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国经济产业链出现破裂后,失业潮就已经出现了。大量的建筑和工厂工人失业,农民被迫返乡。中共2018年11月的公布的数据,有高达740万的农民返回家乡。这些返乡农民实际就是失业,但中共美其名曰“回乡创业”。

就连曾被看作一向稳定的金融、IT行业也在大规模裁员,曾经的“金饭碗”已经被打破了。今年5月,世界软件巨头甲骨文裁员近千人,美国在华规模最大的伟创力,通知4万名员工放假。

另外特别提醒大家注意,中共说的“登记失业率”是3.61%。就是说,失业以后在中共那里登记在册的,才可能被统计进去,不包括没有登记的。没登记的,即使失业也不算失业。

原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郭泉表示,中共的“登记失业率”和“调查失业率”是难以令人相信的,这个中共特色的“调查失业率”并不是真实的失业率。

他用了一个简单的算法,中国真实的失业人数=公开的城镇登记失业人数+城市隐藏性失业人数+农村失业人士。最后他推算出的实际失业率大概是在25.48%,也就是说,不到4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人失业。

恐爆发大规模暴动?

究竟有多少人失业,中共始终没有公布过,也不可能公布,这对中共来说可能是个秘密。但是从中共的近期动作来看,失业人口很可能已经相当大。

圣诞节前夕,中共国务院发出了一份《关于进一步做好稳就业工作的意见》,要求进一步做好稳就业的工作。其中规定打算裁员的企业,必须提前30天向工会或者全体职工说明相关情况,并完善突发事件的处理机制。

在李克强签批的这份文件中,重点强调采用6项措施,防范爆发“规模性失业潮”,全力防范化解“规模性失业”的风险。

文件要求各地区要“第一时间处置因规模性失业引发的群体性突发事件,防止矛盾激化和事态扩大”。

河北学者郭浩对自由亚洲表示,就算没有美中之间的贸易摩擦,中国经济增长也到了瓶颈阶段。他指出,“中国经济在不断下滑,贸易战加剧了这种趋势。很多企业经营非常困难,有的直接倒闭。失业者不断增加,就业压力不断增大。失业者越多,维稳就越困难。中共依然用老套路,想行政干预,也就是所谓的保就业。但是靠发文件的方式保就业,是保不了的”。

从中共的措辞当中也不难看出,中国的经济形势已经相当紧迫,规模性失业成了中共最大的隐忧之一。中共担心,没钱又没有工作的人们一旦出现问题,很可能会酿成大事件,甚至暴动。

如果出现蝴蝶效应,全国所有的失业人口都站起来说话,那么这种大面积的群体性事件就是飞出的又一只黑天鹅。

湖南法律界学者范鲁湘认为,种种原因导致大量的企业裁员,“有些企业本身就难以存活下去,失业潮是必然的。现在中共这个《意见》文件反映了失业潮已经出现,人们在失去工作后,各种不满越来越多,必然会导致群体事件”。

北京心病多

仅仅是一个内部经济问题,已经把中共搞得焦头烂额。在经济危机之下,大规模失业的工人成了中共一个新的麻烦,又添了一块大心病。

但中共的心病不止是防止工人暴动,香港问题已经让中共的头疼了半年多了。尽管中共一再逼迫港府升级暴力,港警一再升级武力镇压这场民主抗争,但是暴力威胁压不倒一城。抗争了半年之后,香港人仍然一如既往地要求北京兑现承诺,无畏无惧、百折不挠。

而大搞强人政治的北京,始终不肯向香港人让步。但在美国的威慑之下,中共也不敢直接动武,美国已经针对侵犯香港人权立法。面子大国在香港人的抗争和美国人的制裁之下,上不来也下不去,就卡在中间,死要面子活受罪。

此外还有新疆、西藏、台湾等等诸多问题,都是中共的心病。折腾来折腾去,中共在内部已经是危机重重。而在外部,中共同样四处树敌,国际反共阵营越来越庞大。

一场贸易逆差引起的美中贸易战,本来可以通过“好朋友”之间的和平商量解决,偏要率先发起关税制裁美国。打了一年多后,虽然近期双方都在唱好第一阶段协议,但是到目前还没有签署。

即使签署也不意味着贸易战结束,双方还没有触及到实质性的问题,谈判仍是在浅水区。中共经贸政策的结构性问题一旦触及,那才是大戏开始的时候。多方认为,一旦进入谈判深水区,贸易战很可能将重燃战火。

就目前来说,贸易战已经扩展到了科技、间谍、军事等等多个领域。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欧盟28国,以及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等等,都在用不同方式,加入到反中共阵营。

人心尽失 习近平面临多方挑战
北京当局对国际国内事务的误判和处理不当,已经令习近平相当被动。在海外,围绕习的正反舆论激战很明显。

26日,一名化工业网友在知乎发问:“如何彻底清洗细颈瓶”,随后知乎被指责“违反互联网相关法律法规”。原因是问题中的“细颈瓶”和“习近平”谐音,而且前面有“清洗”二字。

19日,“中改研究”等大陆微信号纷纷转载一篇关于邓小平废除“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的文章,影射习的修宪。这篇文章却没有被中共网警删除,令人奇怪。

16日,亲共学者、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在香港演讲,指出中共政治体制的最大问题是“决策权太过集中于中央”。他说过分强调“中央集权”于“顶层设计”,地方无法制定出符合当地实际情况的政策。

15日,亲共的《世界日报》援引中共内部消息说,“习的任期并不一定会超过中共规定的两届”;中共高层连同习本人,已经对下一届接班人进行了内定。

文章还指出,由于中共内外交困不断加深,习思想和执政路线“在中共内部更加引起反弹和质疑,习在党内的威望也不断下降”。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表示,中共党内的改革派已经对习的所谓改革失去了信心,而以江泽民为首的贪腐派更是对习虎视眈眈,盼着他早点下台。照这么走下去,“明年习近平处境更加艰难”。

换句话说,北京现在是两头都不讨好,已经人心尽失了。

中共已走入死胡同
前两天看了诸葛高参在大纪元发表的又一篇力作《2019年终,只剩一人在假睡》,感觉说得非常有道理。从现在的结果来看,北京是走了智障到家的臭棋,把自己搞乱了。没看清路,也没看懂人心,都是自己惹的祸,还没法问责,如今左右为难、骑虎难下。

文中说北京当局的“脱贫也是个臆想,还拍脑门定个目标时间点:2020。初一看这日子,我就差点笑岔气了。现在看,还剩几天,中国人民统统都小康喽。随便哪国人到墙国走走,都知道这就是个梦话,黄粱梦呓。”

不久前,美国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林蔚对英文大纪元透露,有一位和习近平关系密切的幕僚,曾坦率地告诉他,中共体制内的人都知道“已经走投无路了”。

林蔚引述那位习近平幕僚的话说,“每个人都清楚这个体制已经完了,我们(中共)进了死胡同,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处处是雷,踏错一步就可能粉身碎骨。”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