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农:疫情扩散为何快慢不同?

武汉肺炎”爆发后,我建立了一个小数据库来分析疫情变化。目前观察,二万四千多病例的大致地域分布是,武汉、湖北其它地市、全国其它省市各三分之一;全国疫情呈现三种不同速度的扩大模式;带病毒人口的密度决定了疫情扩散速度。这次疫情尚无缓解迹象,中国新年后是否恢复上班上学,已经成为难题。2020年全国经济社会活动受疫情冲击的局面才刚刚开始。

一、疫情停摆中国

两周前武汉因瘟疫爆发而封城,但是500万武汉居民在封城前离开,把疫情传播到中国各地和二十多个国家。无论是武汉市内,还是湖北全省,乃至全国其它省市,疫情都不断扩大。为防范人群聚集导致疫情扩大,新年假期结束后许多企业仍然关厂,学校推迟开学,机关基本上不上班,人们日常尽量少外出活动。实际上,除了防疫工作,在许多地方社会经济活动大体上停摆了。口罩抢光了,串门减少了,聚会取消了,在家里自我对外隔离已经两周,人们也憋坏了。许多人现在最关心的就是,什么时候是个头儿?中国要停摆到什么时候?

国内社交媒体上一度出现一些乐观的预期,其主要根据是,据说这次“冠状病毒肺炎”病毒的潜伏期是两周,也就是说,两周内该发病的都发病了,所以疫情高峰快过去了,除了重灾区武汉和湖北之外,其它地方的人快可以解脱了。这种说法符合民众的期盼,所以颇得人心。

主要疫区武汉市被封闭后,阻止了人口外流,基本上切断了新的潜在感染源向全国和全世界转移,这对武汉疫情改善没帮助,但对全国其它省市的疫情有很重要的管控作用。但是,为什么疫情仍旧猖獗?

二、乐观预期淡化,可能长期抗疫

根据两周潜伏期产生的乐观预期实际上落空了,过去几天内武汉及湖北其它地方的疫情突然恶化,这出乎许多人的意料。虽然中国官方的疫情数据并不靠谱,常有瞒报等情形,但现在唯一反映疫情动态的只有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及湖北卫健委的每日通报。我关心的重点不是其中漏报了多少,而是这些数据本身能反映出什么样的疫情动态;通过对疫情动态的分析,可以大致判断疫情走势和今后演变的可能方向。

最近几天国内很多人开始讨论疫情的“拐点”,比如白岩松在电视采访中与一位专家讨论“拐点”什么时候来,结果那位嘉宾说,要2月20日以后再看。所谓“拐点”,指的是每日确诊病例数开始下降。实际上,“拐点”有两种可能,或者如人们期待的那样下降,但也可能是相反的状况,开始加速上升。

上海医疗专家组组长张文宏日前在一次公开课当中所讲的判断就令人十分揪心。他说,疫情演变存在三种可能:一、最好的情形,全国疫情在两到三个月内得到控制;二、次好的结果是,抗疫过程长达半年到一年;三、最差的结局是控制失败,病毒席卷全球。目前的情况究竟如何呢?

三、两周全国疫情动态综述:三种不同速度的疫情扩大模式

国家卫健委北京时间2月5日早上8点公布的到2月4日24点为止的疫情统计显示,全国共确诊病例24,324个,相当于武汉封城当天全国病例的29倍,公布的死亡数是490。封城当天,湖北其它地市只有54个病例,全国其它省市总共是281个,另外的495个病例都在武汉;而此刻二万四千多病例的大致地域分布是,武汉、湖北其它地市、全国其它省市各三分之一。显然,湖北其它地市以及全国其它省市发生的疫情,都是武汉封城前从武汉外流的五百万人口带去各地的。

从1月23日开始,武汉市与全国和省内其它地市的交通已经隔断,武汉对外的传染通道因此基本切断,那么,封城后武汉的疫情再度爆发,与湖北其它地市的疫情爆发,就没有新的因果关系了;也就是说,目前武汉及湖北其它地市的疫情爆发式增长,是两个各自平行的疫情演变模式,而这种模式是否意味着疫情失控,目前还无法判断。

从疫情的动态变化看,全国其它各省市的病例合计数未出现爆发式增长,从1月28日开始到2月4日为止,每天大致增加700到800例;但是,过去4天里湖北的疫情突然迅速恶化,确诊病例出现了爆发式增长。首先来看武汉市,从1月29日到2月1日这4天里确诊病例翻了将近一番,从2,261上升到4,109;然后,接下来的3天里再翻一番,达到8,341。与此同时,湖北其它地市的疫情增长速度没有武汉那么快,但也呈现程度稍低的爆发式增长,从1月29日到31日,大致每天增加600到800病例;而从2月1日到2月4日,变成每天增加1千多例。

从武汉、湖北其它地市以及全国其它省市的疫情演变轨迹来看,出现了三种不同增长速度的疫情扩大模式:武汉市内的疫情封城后正急剧恶化,以几天翻一番的规模扩大;湖北其它地市的疫情恶化稍慢一些,每隔几天,平均每日新确诊病例的数字就增加数百,上一个新台阶;全国其它省市的疫情则以每天持续增加800左右的规模扩大,相比湖北要缓慢得多。

现在的问题是,今日的武汉会不会变成明天的湖北,今天的湖北又会不会变成明天其它省市的局面?

四、带病毒人口的密度决定疫情扩散速度

为什么瘟疫病毒在不同地域扩散速度不同?武汉之所以成为疫情重灾区,首先是因为它是疫情源发地,带原初病毒者占人口的比率本来就高;其次是防疫措施迟滞(我1月27日在自由亚洲电台发表的《2020春“劫”瘟难》一文谈过这个问题),因人际传染导致人口当中相当大的比例都受到感染而携带病毒,因此发病率必然比其它地方高。武汉封城之前,湖北其它地市和全国其它省市的确诊人数有限,但武汉外流人口中350万去了省内各地,150万去了其它省市,因此湖北其它地市的带病毒人口密度高于全国其它省市,导致过去两周来湖北其它地市确诊数的上升远高于全国其它省市。

目前在武汉已经投入来自全国乃至军方的救护力量,为何扩散速度还是刹不住车?主要是因为发病人数超过了医疗管护设施的极限,大量需要管护的人只能在家中自我隔离,却导致家人被感染。在医院或集中隔离场所隔离的确诊或疑似病患,其传染力与未隔离者不同,如果医护人员有足够的防护服,这些病患传染他人的可能性就大为降低;但居家自我隔离的确诊轻症或疑似患者属于无医护隔离,他们照样会传染他人。

这次瘟疫发生后,医疗机构往往对发病者隔离,避免病毒通过人际接触而传染他人,但并无特效药物去有效杀灭致病病毒,只能等待患者的免疫力把病毒遏制住;目前国内谈论的美国某些应对其它危险病毒的药物是否对中国这次瘟疫有效,尚待疫区临床实验后才知道;同时,医院会对重症患者动用专门的医疗设备实行生命救护,但那些措施是为了挽救生命,并非根治病源。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对重症患者的医疗手段,其实不是救治,而是救护,是为了挽救生命,而不是为了消灭病毒;也就是说,与应对其它疾病不同,对付“武汉肺炎”,重在有效隔离,救护只是对重症患者的挽救措施,而不能根治。因各人的免疫力强弱不一,患者如不入院救护,轻症不一定必然转为重症;而已经进入重症状态的患者,即使入院救护,或许可能转危为安,但如果自身免疫力偏弱,救护其实无法消除病毒的持续危害。

五、防疫的经济极限

任何城市的医疗设施都是有限的,无法应对爆发式增长的确诊患者。目前武汉的确诊人数已经达到8,351,而武汉市28家定点医院一共只有8000来张病床,已经达到确诊病患入院隔离处理的极限;按照2月4日武汉一天新增确诊人士2000来预计,至少今后几天还会有成千上万的确诊患者无处收纳。所有确诊病患都带病毒,交叉感染问题已经不重要了;患者的区别在于,轻症患者入院等候病情自发缓解的同时,主要是防止他们传染院外他人,而重症患者则需要救护。目前武汉开始在体育场馆集中设置大量病床,就是为轻症患者及可能发病者实施隔离观察的临时应急措施。

防疫的经济极限在重症救护方面尤其明显,救护重症患者所必须的医疗设备和呼吸科专业医护人员不可能是无限的。以全国确诊者的重症率13%以及湖北其它地市重症率15%来估计,武汉目前的重症患者人数可能已超过1200人以上,而且此刻正以每天近300人的速度增加,即便调动全国的专业医护人员和医疗设备,也几乎难以应对。由此可见,一旦疫情集中爆发,任何城市的医疗系统都会受到难以承受的冲击。

按全国确诊患者数与疑似患者数大致为1比1的规律来推算,武汉现在至少有8000到9000疑似患者只能居家自我隔离。正因为武汉的医院人员和空间无法收容需要隔离观察的疑似患者,这些人对家人和邻居的传染会加快疫情扩散。

湖北省其它地市的医疗设施显然明显少于武汉这个省会城市,其中黄冈、孝感地区各自的确诊人数正向2000逼近,襄阳地区则向1000逼近。可以预期,很快这些地市就会遇到防疫的经济极限,出现通过医护隔离来管控疫情的困难。

这次疫情尚无缓解迹象,新年假期之后是否恢复上班上学,已经成为难题。2020年全国经济社会活动受疫情冲击的局面才刚刚开始。

大纪元首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