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镰刀斧头霍霍 惹祸不担责反要割韭菜?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15日讯】【今日点击】(3696-1)

提要
镰刀斧头霍霍 惹祸不担责反而要割韭菜?
中共这边逼人入党 那边爆基层干部临阵“逃亡”潮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昨天在日本它是这么讲的,死了第一个本土的人,应该是个老人80岁,后来查到原来他是日本第一个,被传染的那个出租车司机的丈母娘,那是第一个被传染的。可是在另外一个应该是在千叶还是哪儿,有一个本土的,那个人是在本土出现的。也就变成了日本出现了一种完全本土化,就是它查不着源头了,是在日本坐地出来的。另外一个就是新加坡,新加坡现在是60多个人,它认为应该是比香港还厉害,但是现在跟香港的这种前后关系,因为香港出现了一个整栋楼的这种,大概100多人的污染,所以前后的关系稍微有点儿差距。那今天早上我看报导说,作为国际的都市国,它是一个城市国嘛,作为新加坡来讲不堪一击。它的所有的新加坡的整个它的经济,靠旅游业、靠金融,它不敢封国对吧,国家一封它就整个就完了。但是人家朝鲜敢封国,朝鲜下达的命令就是,朝鲜人敢越境进中国回来枪毙,回来枪毙。

镰刀斧头霍霍 惹祸不担责反而要割韭菜?

而与此同时,美国的经济顾问,白宫的经济顾问库德洛呢,非常严厉的指责中共国的这种掩盖、欺骗,掩盖跟欺骗本身主要立足点就是,到现在它拒绝美国的专家,进入中国进行调查。而习近平欺骗的手法是借助了WHO,借助了WHO的主要的官员坑害著全世界。镰刀斧头霍霍,惹祸不担责反而要割韭菜,美国之音出这种标题不容易,说实话不容易。它里面有一些同样来自于中国大陆的,所谓的学者做编辑,他的用词的一切,共产党在他生命里渗透著。那他的概念很显然就是共产党杀人,那一切的责任同样是在共产党身上。

他在广东,在广州跟深圳出了个法律,地方法律,在面对这种,不可抗拒的大灾难的背景之下,政府有权征收征用私人物品。你的汽车、你的房子,你海边有个豪宅对不对,给它征用了。然后里面住一些重病的这些感染者,明儿你房子卖得掉吗?那谁让你有钱,谁让你房子空着是吧。这东西很容易找,有人说我藏着不知道,很容易找他想找你。LBMB就是专门出租房子的,你到那儿网站上一找就全找著,我都知道怎么找对吧,第一个;第二个,有的人家里头肯定可以不被征用,你掏钱咧,你给人征用的官,你给钱不就完了吗?对不对,这个道理谁都会这么想。那我的房子住了10个病人的话住3个月,我值一千万扭脸连2百万都没人买了是吧。那你别征用我,我给你10万元,你看这事儿就了了,这个活都是这么干的,这就是共产党的框架下。

镰刀斧头霍霍 ,惹祸不担责反而要割韭菜,他的原意是在这里面,而他的文章的中心,同样是在这个利益上,这就是他的局限性。就像我跟大家讲局限性,这个概念就像,川普还在推文上去赞扬习近平,他实际在嘲讽他。但习近平愿意要这东西,那他就以嘲讽的方式在,他是最好的、最透明的、最这个、最那个,他关他川普屁事,打两个字。但他把太多人坑了,他打两个字,他救了美国人,这就是川普跟习近平的交易,他把美国人全撤走了,他把海关全关了。天灭中共他川普只是与神同行者,他不是什么决定因素,人不相信神只想找那有能力的人,神就教训你这些不相信神的人,让他教训。

很多人不是仰仗川普吗?你的立足点在一个人上,他就整死你,谁让你们非要仰仗他。这个生命中的道理不懂,然后呢一个嘴说,人说今天早上说看五行,五行 人呢有这个五脏对吧,然后人有五官,后来我就搞不懂,说脸上只有四样东西,这五官指的是什么,五官指的是眉毛,敢情眉毛有五官。但是呢从人脸部的器官的角度来讲,舌头,人的嘴唇跟舌头是分著来,人的舌头对着人心。嘿,我说这事儿,长舌妇,对不对?叫什么大嘴长舌,祸从口中起,没了舌头你就是哑巴,你就不会惹祸,是不是。镰刀斧头霍霍,出了事情,事情是他招的,扭脸他把唯利是图给割了韭菜了。

那人家征用你有钱人的房子,没有共产党你挣得了钱吗?你自己也这么说的,今天党出事了用你的房子有什么不成的,你喊什么冤你。我都知道他征求你,他征用你的房子的时候那种理直气壮,没有共产党你挣得着钱吗?人家跟你讲真相的时候你不也这么说吗,那党给我钱,党养活着我,所以我就爱共产党,今天共产党爱死你,行不行,你有什么埋怨的。哦,你也是玻璃耗子琉璃猫外加磁公鸡,一毛不拔,党过来全给你砸了,对不对。你惹得起吗?所以这都是一环一报的,当你唯利是图的。

中共这边逼人入党 那边爆基层干部临阵“逃亡”潮

中共逼迫人先入党,而基层干部呢临阵脱逃。我觉得这个在利益上对不对,习近平龟缩在玉泉山,仇不冷的连他的政治局常委的人,都不打招呼自己出来,噗露个头,噗又回去了,对不对。然后发出重要指示所有人们往前冲,都得挡他前头啊,可不往前冲啊。见过怂货的,没见过这么怂货,这个真是天下少见的怂货。

你就是拿着滴滴畏你把四周都给喷了,你也到武汉露张脸啊,这他都不敢,他跑到安贞小区露个脸对吧。你说我今天出来到王富井来对不对,或者到什么,我也想不出什么地方,到建国门外,建国门外对吧,三里屯那都是卖淫的,你到那露个脸,伟大指挥,我才不怕这个,我邪不压正对不对。我接地气,是不是,没起来嘛接地气,让人看了哎呀这事还不好说呢。人露脸了他跑这个安贞桥,安贞那边去露脸。

那个安贞溪里过了三环就是黄山,那是空军大院,空军大院就是中共的,空军指挥部的高级官员住那边,黄山那一片自30多年前就是军人围着的。没跟你说就这么快怂,他让别人死火先入党,杀人对不对。而已经成为党员的干部呢,他一定给推上去,你都缩了他可不就缩了吗?所以通体中国上下都是唯利是图的,那唯利是图的一定是欺骗、一定是掩盖、一定是镰刀斧头霍霍,让别人去死。瘟疫来了,死人一定有定数,所以死99个不会死到100个,你去死那第99个,我是这第100个没事,太多人就这么想。

当利用权力的时候就出现这种事情,我觉得细节没什么可讲,因为我看了很多人愿意听细节,细节听完之后,只是得到你一个悲惨的感觉。细节听完之后如果你是党员的,你依然不会退党对不对,就像这个李文亮死了,他都是护旗手。而他就没想过他是因为护旗手而死,你想过这个道理吗?因护旗手而死,是死得其所 死给了共产党。他的死告诉今天所有倡导,要求言论自由的人你改变心态,你不改变心态,刘伯温说的对吧。600年前就告诉了你,贫富若不回心转,看看死期到眼前,有钱没用、有权力没用,你只要长这块肉你的心眼用歪了,你污辱修炼的人下一个就是你。这样的人死去之后难得轮回的,因为我们遭遇的是天谴,而不是一个人的正常的,轮回转世的阳寿到位,两回事。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