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武汉肺炎:导演常凯一家四口染病亡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18日讯】【今日点击】(3698-1)

提要
武汉肺炎导演常凯一家四口染病亡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2月17日其实就是距离习近平承认,向公开发出重要指示29天 、28天大概是,他是1月20日。但他真正承认,他自己现在真正承认的是1月7日,他就已经知道,而所谓的发出,向他的高级干部发出指令。他的1月7日发出指令的概念,就是要把这件事情压下来,如果不是把这件事情压下来,如果是对民众负责任的话,他其实是应该向社会公布的。因为事情发生的本身和严重性的本身,他有道理相信他自己意识到,如果他自己没有意识到,他意识不到这一份严重性的话,这个东西,为什么要在政治局常委开会讨论,这个东西为什么在政治局常委,开会讨论之后,他要发出重要指示?

而他讲出这番话的故事呢,背景呢却是因为省级高官、省部级高官,开始集体向他发炮。应该讲湖北省,他把湖北省委书记、干部,都拿下来这件事情,在中共官场,就是省部级高官当中,会带来极大的影响。因为他是一个极端不负责任的,极端不承担的不负责任的共产党的,叫什么,无产阶级战士的一个真正的表现,就是非正常人。如果按人的角度来讲,是极其小人的表现,没有大老板把责任推给下属,然后由下属去承担这一份责任,如果这家公司是你的,如果这家公司是你的,那你所面临的是巨大的损失。但当他把国家当成是自己的时候,他把一切的利益都拴在自己身上,把一切的好处拴在自己身上,把一切的责任都推给别人的话,这是中共体制上下表现出来的,人性败落之后的相当成熟、相当贯彻,这个民间与中共上层的一种,生命品质的表达。

所以这是今天可以看到,在大的瘟疫的背景之下,在瘟神的这种作用之下,中共体制之下的生命的败相,和生命的那种丑陋,或者说他推卸责任的概念的本身,就是遭致天谴的缘由。这是神在淘汰共产党本身的概念当中所出现的,当大家去指责他的责任的时候,其实你从来没想到过,这就是淘汰就是中共,或者说遭致大瘟疫的缘由所在。在截止到今天前后爆发,如果你从12月1日算起的话,你到现在都已经80多天了,70多天将近80天不到,79天,从12月1日算起。那在世界范围内,已经带来了巨大的影响,而影响最大的,现在看来影响最大的却是日本,日本、新加坡,再细节我没有查到,主要是日本跟新加坡。而日本的缘由呢却跟那条船有关,它日本的自己的船有关。

那条船上现在已经450多人了,最开始那个船上只有一个人,等船靠到横须贺港开始救援的时候,是10个人,等待了10多天之后,现在是454人。这种分隔式的管理,这种封闭式的管理,那条船就告诉了所有人这是失败的。封掉这条船,与在北京城封掉一个小区,封掉一个单元,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可能唯一的区别就是说,封掉小区、封掉单元,人与人之间呢,那你除非要求他不出门才可以。而这条船上基本都是要求不出门的,在公共的环境中不能活动的,他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成批去吃饭,也就是说在这个过程中同样是被感染的。一条大的邮轮,跟一个小区的面积是差不多,是有得一比的,跟一栋楼的概念完全是有得比,有得一比的。所以这是我们看到的,只要它这个区里面发生一个,它只要一封闭,几乎就全完蛋。

而病毒的本身呢,却出现了一个很特异的、很特别的,就是在香港,在香港跟台湾,台湾现在是周围地区保护最好的,大概是18个,感染病人18个,好像有一个死了。香港是次之,截止到现在大概53个,而香港到现在并没有跟大陆完全切断。从今天开始珠港澳大桥免费通过,但香港只有58个,而且只死了一个,死了一个人 35岁。这是在这个背景之下,很难以想像的这种状况,因为在中国大陆中共报呢,人数超过7万多,那死亡呢已经超过了1700,可能到了1800。而在深圳呢 ,深圳是成为在湖北城市之外的,比较严重的地方,一桥之隔,但香港却可以保持这种状况,而香港并没有完全封关。我以为这就给大家看到的,香港人的自救,源自于天灭中共,源自于他抗争7个月当中,从与神同行到天灭中共。

普通的香港人,在包括口罩,都遭到了香港政府劫持的背景之下,出现的场面。而在台湾也是类似,台湾在这次整个选举中,表现出来拒绝共产党,完全从根本上拒绝共产党。在一个这次瘟疫,集中死去是中国人的背景之下,那香港跟台湾就表现出,非常特别不一样的地方,非常特别不一样的地方。所以这是就我个人来讲,你可以相信不相信是你自己的事情,那我们是可以看到故事,同样有着相反的故事,你可以从中品味出来。我们先看一下刘伯温,刘伯温这首诗呢,碑文呢被人解读成不太一样,我也看到碑文有的不一样,写法有差距,我个人也很难考证说哪个一定是最终准确的,但写法上确实有差距。

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双眼,就是人做任何事情,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被这天地间记述著,人做什么都被记着帐。濒死经验中我们看到太多这种故事,这个人死啦,结果就像过电影全看见了,在濒死经验的故事中比比皆是。有人行大善,叫即速抄写四方传,告知的人有着一份善意,告知的人在讲述著一份善意,在讲述著一份生命的内在的那种本质。所以这里讲的就是,叫行善之人得一见,作恶之人不得观,他讲述了行善的概念。而善却与在过去时间里,在今天的环境中,在过去时间里,人们所选择的世途的方向是对立的,在中共的环境下。以共产党为核心的一切,是今天遭此大劫的根本缘由,那你只能跟中共隔离了。

武汉肺炎导演常凯一家四口染病亡

这是在今天很多人在传的一个说法,是湖北省的电影制片厂的一个导演,这个人叫常凯,一家四个人全死了,他本家的人都没了,他太太现在还OK。然后他的儿子在英国留学,而他的姊姊跟他的父母全死了,前后12天,他死在了大概是星期五。死前留下了一个遗言,除夕夜遵从政令,撤单豪华酒店夜宴,那就是他有钱人对吧,他可以在酒店里订,除夕之夜订餐,这是一个这个世途中的,就是中共体制之下的菁英者,菁英者。他是获得利益的,而且他的世途的方式呢,可以看到跟李文亮类似,他是一个在业务上发展的人对吧,他做导演的嘛。

遵从党的宣传体系,在这个背景之下编戏、卖戏赚钱的人,他有条件可以把儿子送到英国去读书,他有条件在大年三十,在豪华酒楼去订酒店,但他却没有能力为自己能够寻得,或者说在大劫难当中寻得出路。他不知道什么是出路,可以讲他不知道什么是出路,而出路在眼前他同样也无解,因为出路的一切一定是与中共对立的。床前服侍双亲数日,无情冠状病毒吞噬爱妻和我的躯体,所以他的夫人应该也染病了。辗转诸家医院,叫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轻,就在这儿咧。湖北电影制片厂的,这个最后对他的悼文当中呢,道出了他的死因。湖北电影制片厂的,音像对外联络部主任常凯同志,12月14日 4点51分 55岁死亡,爱岗敬业、肯干、踏实、尊重领导。2017年常凯同志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参加积极分子培训班后,被党组织列入入党重点考察对象,死就死在这里了,他麻烦麻烦,死就死在这里了。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