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间 山东潍坊市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1日讯】据明慧网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数据统计,山东省潍坊市在2018年至2019年间,至少有459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其中20人被非法判刑,1人被迫害离世

2018年3月27日,潍坊市政法委书记孙起生在潍坊市电视会议上公开诬蔑、诽谤法轮功,煽动仇恨。之后,潍坊市当局大面积恶意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仅在2018年5月,约有150余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山东诸城市董月孝含冤离世 姜世胜被冤判3年

潍坊诸城市法轮功学员王平升、董月孝、姜世胜于2018年4月20日在青岛市黄岛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黄岛警察绑架。王平升、董月孝因身体原因被取保候审回家;同年12月份,三人被检察院非法起诉。

2019年8月1日下午,姜世胜遭青岛市黄岛区法院非法庭审;王平升、董月孝也被叫到法庭。当时董月孝的血压相当高,被家人搀扶著到了法庭;庭审回家后,于8月4日早处于昏迷不醒,被送医院急诊抢救,一直昏迷不醒,于2019年9月7日含冤去世。

2019年8月1日下午,姜世胜遭青岛市黄岛区法院非法庭审。律师依法为他做了有理有据的辩护。

律师说,姜世胜修炼法轮功的目的是为了强身健体和净化人心,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而不是为了破坏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实施,因此我的当事人没有破坏法律实施。

律师还说,公诉人在法庭上出示的作为证据的“真相小册子”,与起诉书指控的罪名没有关联性。姜世胜发放的真相册子是教人向善的,明白了真相、做好人的人,就会得福报。法庭应立即无罪释放当事人姜世胜。

姜世胜当庭讲述了法轮功的美好,自己做的事情都是大好事,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法规。修炼法轮功在中国也是合法的,不承认自己有罪。

最终,姜世胜仍被非法判刑3年,并被勒索钱。

丈夫被迫害离世 潍坊市张萍被非法判刑5年

2017年7月26日,山东潍坊市高新区东金马村法轮功学员张萍被高新区公安国保及东明路派出所警察从家里劫持走,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近2年。2018年年底,她被非法判刑5年;2019年6月上旬,被劫持到山东省女子监狱迫害。

张萍,今年55岁,潍坊市高新开发区新城街办东金马村村民。她和丈夫张道忠自1998年春天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她曾经患有大脑供血不足、妇科病、肩周炎,以及30多年的胃病,修炼后,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她通过修炼“真、善、忍”化解了自己和婆婆多年的怨恨,她从此像亲生女儿一样照顾婆婆。

丈夫张道忠修炼后改掉了发脾气、吵架、摔东西的坏习惯,原来经常打架呕气的夫妻俩变得恩爱和谐,三世同堂的大家庭从此和睦了,婆婆见人就说儿子和媳妇炼法轮功变好了。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张萍16次被非法关押迫害。丈夫张道忠14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其中2次被非法劳教,在经历了多次残酷的打压和酷刑折磨后,身体出现严重病变,于2014年7月29日含冤离世。

长期以来,张萍夫妻一次次地被非法劳教、非法关押洗脑,经历生离死别。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张萍曾被打得头破血流,张道忠曾被打得膝盖粉碎性骨折。

张道忠在不同的关押地点曾多次遭受过被多个警察同时用高压电棍电击全身的残酷迫害。两人在不同关押地点都经历了连续十几天24小时不让睡觉的“熬鹰”折磨以及各式各样的残酷折磨。

当时张萍76岁的婆婆得知儿子和媳妇同时被非法劳教后,受到强烈的精神刺激,先是整日以泪洗面,而后双目失明,最后于2010年大年初二含冤去世,直到临终也未见到唯一的儿子一面。

高密市警察一天绑架14名法轮功学员

2018年6月上旬,在青岛“峰会”召开前,高密市西关派出所警察一天绑架了14名法轮功学员。

2018年6月5日,高密市西关派出所警察翻墙入室将高密市法轮功学员张秀娟和女儿孙宇从家中绑架走;单淑丽在家中被破门入室的警察绑架;李玉林和来家做客的外地董姓法轮功学员被警察绑架;鞠宗美在家被六七个警察绑架;徐秀英在家被五六个警察绑架,昝瑞莲和小儿子亮亮在家被3个警察绑架;陈秀贞、曹九州、唐美桂(80多岁)、栾志英、曹姓老太太也在遭绑架。

当天上午7点左右,张秀娟和女儿孙宇两人在家(张秀娟的丈夫出门后大门没锁)。孙宇正在刷牙,一穿便衣的人突然闯进,同时又进来4个穿警服的人。孙宇问他们干什么,他们说来蒐家,并打开一张空白、盖章的蒐查令。

孙宇说不行。警察推搡著孙宇往屋里去,其中一人看着孙宇,另外几个人去了东边的房间,他们发现了柜子里的法轮功书籍,就往外搬,要运走。

孙宇让房间里的妈妈给家人打电话,他们说不准打。孙宇反问道:“凭什么不让打电话?这么带走就是绑架。”其中一人说:“就是不准打!”

这时张秀娟在屋里开始打电话,其中一人把门踹开,一把夺下她的手机,并拿出手铐把张秀娟和孙宇铐住,塞进车里,绑架到了西关派出所。

高密市警察凌晨3点翻墙入室 绑架谢玉琴

2019年8月7日凌晨3点半左右,人们正在梦乡中,高密市大牟家镇大牟家派出所所长刘刚带领多个警察,翻墙入室闯入周戈庄南集村法轮功学员谢玉琴家中。刘刚、李家林拧著谢玉琴的胳膊,捂住她的嘴,强行把她架上警车,绑架到大牟家派出所,铐在铁椅子上,并对她进行酷刑迫害。

谢玉琴被绑架后,在其家人不在的情况下,警察把她家里翻了个遍,翻走所有法轮功书籍、电脑、手机等物品。

谢玉琴的丈夫在外地上班,听说妻子被绑架后,回到家里,看到家里一片狼藉,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当天他到派出所要人,看到谢玉琴被绑在铁椅子上。

警察对谢玉琴进行刑讯逼供,把她绑在铁椅子上,残忍地殴打她。派出所人员从她的后背猛击其双肩,致使她的双肩、背、胳膊成黑紫色。多人按着她,拽着她的手强按手印。

谢玉琴问:“你们为什么绑架我?我就是学了法轮大法。”一人说:“你还不知道?你大门上贴了(真相)对联。”另一人说:“上级单位说,我们8年没抓人了。”

昌乐县警察上门欺负残疾妇女

李红美家住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五图街道石人坡村,是一级残疾人。2018年5月28日下午3点10分钟,五图街道警察刘杜平、马金胜及另外两男一女共5人,闯入她家门市部。当时只有她一人在门市部里,在那个时间里一般没人买东西,他们进门后就直接闯入李红美的卧室,土匪似地把她的私人财物、衣橱都翻了个遍。

李红美生活不能自理,衣橱和床铺都是家人帮忙整理。李红美说:“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我内心的痛苦,我修炼了法轮大法,知道了人生的目的,明白了如何做一个好人。一个重度残疾人想做一个好人,他们都不允许,抢了我的宝书《转法轮》(法轮功的主要著作)。我不禁放声大哭。抢走我宝书的警察叫马金胜,他恐吓说,我再哭就把我的宝书撕了,那架势差一点就要打我了。”

后来有个警察看她哭得特别伤心,就把书还给了她。李红美的父亲回家后,被警察强行揪住按了手印。

安丘市崔永强在青岛两次被安丘警察绑架

2019年9月29日早上5点左右,居住在青岛开发区的安丘市大盛镇法轮功学员崔永强(男,45岁)准备出门,被守候在门外的4名便衣警察绑架,其承租的住所被非法蒐查,21,000元人民币及其它物品被抢走。便衣警察没有出示蒐查证,也没有出具扣押物品的清单。

参与绑架的便衣警察是崔永强原籍安丘市大盛镇派出所的警察,为首的是叶姓指导员。他们来青岛市黄岛区已经4天,用手机定位查到了崔的住处。

当日,大盛镇派出所警察将此案移交给青岛开发区公安分局长江路派出所。长江路派出所对他非法审讯后,于9月30日将他非法关押到普东看守所。

2019年10月30日下午,青岛开发区公安分局将他构陷到黄岛区检察院。

2018年6月上旬,青岛“峰会”之前,崔永强外出打工不在家,其原籍安丘市大盛镇派出所警察与青岛市黄岛区灵山卫镇派出所警察恶意串通,非法将崔永强承租的楼房门锁撬开,抄走室内物品,并将其停在楼下的一辆做生意用的面包车开走,扣压在灵山卫镇派出所。

警察重新安装了一把新门锁,还在他家的门上贴了告示,让崔永强去灵山卫派出所处理此事。此后,崔永强流离失所,居无定所。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静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