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南海“逼宫”消息透视

中共人祸致大瘟疫蔓延全世界185个国家,192万人被感染,12万人死亡(由于中共数据是假的,实际感染和死亡人数更多)。

这一切,使习近平面临空前未有的巨大压力。在这个背景下,各种“逼宫”的消息满天飞。

关于“促中南海换人”的最新消息

4月12日,有3个消息来源爆料,反习派与习近平斗得很凶。

异议作家“老灯”在推特上发了一篇文章的截图,其中谈到:“目前国家已经到了最为困难和危机时刻”,换人的“基本条件已经具备”,“危机形势需要大家放下一切分歧和利益考虑,共同促使‘换人’的实现。”

新高地发推爆料说,“据可靠消息:从上周五(4月10日)开始,已将主要的反习的‘红二代’和前任中央委员以上的家进行了特殊保卫”。“胡(锦涛)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不动习,让李王(应指李克强、王歧山)主持工作,习退居二线”,“目前双方正在协调”。

美国对冲基金首席执行官凯尔·巴斯发推文:“习(总)书记在中国国内遇上麻烦。据我的内部消息源,党内精英希望习下台。广东的精英阶层(邓大叔的家族)正在开始策反”。

3月21日,红二代、香港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转发一封要求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去留问题的信。信的最后说:“对习近平执政以来工作的评价,其重要性不亚于打倒四人帮。”

近期,陈平亲上阳光卫视,制作《陈平有话说》节目,谈他对中国时局的看法,已经说到第7期了。4月11日,陈平接受《看中国》记者采访时说:目前中国已走到不得不变的关键时刻,“我希望习明白,如真的明白,就能成为英明领袖;不明白,那可能就是万世骂名”。

2月4日以来,北京大学法学博士许志永、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中国著名地产商任志强、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赵士林等,相继发表劝习退位或猛烈批习的文章或信件。

如何看待这些“倒习”、“反习”消息

很多消息的真假难以确认,但这让大家看到了中国面临的巨大危机,人心思变。针对陈平3月21日转发那封信,叶剑英元帅的养女、自由派作家戴晴认为,一大批曾在1980年代活跃的体制内改革派人士对中国当前状况和未来发展忧心如焚。有人在当前这个时机表达诉求,就是希望改变,这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具体而言,习近平前5年反腐打虎,得罪了一批严重腐败分子,包括他们的总后台江泽民、曾庆红。中共十九大以来,习在中美贸易战、香港、台湾、改革、开放、法治、人权等问题上,都在往“左”的方向走,反习势力范围不断扩大,原本对他寄予希望、支持他的一些人,逐渐走向他的对立面。尤其这次大瘟疫蔓延全球,成为二战结束以来最大的灾难,使反习的人更多,面更广。

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江派势力,是习最大的政敌,也是最重要的“倒习”势力。他们无时不刻都想把习赶下台,置习于死地。从2016年3月4日新疆无界新闻网发表“要求习下台”的公开信到现在,他们一直在海内外散布各种“倒习”消息。

在中共最高层,还有一部分曾经支持习的开明派,对习这两年多的作为很失望。这段时间不断有人放出关于胡锦涛、朱镕基、温家宝、李瑞环等不满习的消息,某种程度上反映了这种倾向。他们希望在体制内做改革,但也深知中共积重难返。他们有不满,但与江派有区别,至少没走到“倒习”这一步。

红二代已分化成三类:第一类,对习执政强烈不满,但仍坚持老子打江山、儿子坐江山,希望继续由红二代、红三代执政;第二类,属于普世价值派,通过反思父辈走过的路,认清中共邪恶,与中共决裂,希望还政于民;第三部分,希望在保住既得利益的情况下变革现状。

第一类人中,“倒习”的肯定不少,这些人不触及到切身利益时,可以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一旦触及到切身利益,遇到适当时机,说翻脸就翻脸;第二类人,对于保党的一切做法都是不认同的,只要习坚持保党,他们肯定站在习的对立面。第三类人还没走到“倒习”那一步。

中共企业界,因为近几年中共不断“割韭莱”,国进民退,不少企业界人士很反感。企业界“倒习”之人可能不少。任志强的反习文非常尖锐。他不是一个人,背后站着一批在国内外有影响的亿万富豪,在大陆有,在香港很多,在海外也不少。任志强被抓后,网上传出50多名顶级企业家联名通过李克强转递致习的公开信,提出释放任志强等9大诉求。

是否有50人联署?他们是谁?我无法置评。但是,以不同方式力挺任志强的人肯定不少。香港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转发那封信,亲自录制《陈平有话说》系列节目,就是对任志强文章的有力呼应。陈平代表了香港及海外一批企业家。

底层民众中反习的声音不断出现,比如,有人公开喊出“习近平下课”等。对多数底层民众来说,更关心的是自己的切身利益。“倒习”,发发牢骚可能,真这么说,这么做,是极少数。

中南海政局走向

无论国内还是国外,都曾寄希望中共通过自身改革,走向“依法治国”、“市场经济”。但是,到2020年,这个幻想已破灭。

就“依法治国”来说。只要中共当政一天,它就会坚持“党领导一切”,党必然高于法,权必然大于法。党领导立法、执法、司法,党领导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党既当运动员,又当教练员、裁判员。这就注定中共不可能“依法治国”。相反,党成为冤假错案的总制造者。71年的“党天下”,冤假错案遍中华。

就“市场经济”来说。目前中共的经济,是计划经济的弊端与市场经济的弊端结合的怪胎。中共权贵家族垄断了中国最赚钱的行业,他们习惯于以权谋钱,以钱谋权,钱权交易,权色交易,既不愿与民营企业家公平竞争,也不愿与外资企业公平竞争,习惯于“独此一家,别无分店”,讨厌“货比三家,挑来选去”。到今天,中共统治下,市场经济已走入死胡同。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中共政权与人类社会的正常政权有根本区别,它像一个“附体”,附在中国人身上,不停地吸中国人的血。比如,美国人纳税只需养一个政府,不用养民主党、共和党。中国人纳税,在养一个庞大政府的同时,还要养中共的各种机构及其官员,如党委、纪委、政法委、人大、政协、工会、团委、妇联及其官员等。为什么中国人的税费那么高?这是根本原因。

养他们做好事也行,偏不,他们全是压迫纳税人的。中共官员肯定要求他们的老婆孩子对他们讲真话,但是,他们掌控的宣传机器全是讲假话的,他们掌控的专政机器专门打击讲真话的。“上级压下级,一级压一级,一直压到种田的;下级骗上级,一级骗一级,一直骗到总书记”,就是当今中共现状的真实写照。

中共当政71年,吸血太多,欠血债太大,从头到脚,都是黑乎乎的。现在,它一动念,肯定是坏念;它一干事,肯定是坏事。中共腐败的癌细胞已从骨髓扩散到表皮。中共已彻底丧失自我革新能力。换个张近平、李近平都一样,任何人都无力回天。

但是,不作不死。中共还会不停地“作”下去。从2016年3月至今,“逼宫戏”已经上演好多回了,近期出现一个新高潮。加上国际追责和索赔的压力越来越大,国内各阶层反抗的压力越来越大。上、下、左、右、内、外的压力,正不断向习近平聚集。

这种压力积累到今年,已接近一个临界点。但是,现在,习近平仍掌握著军权。中共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谁掌握军权,谁就是真正的老大。邓小平可以不当总书记、国家主席、总理,但中央军委主席,他必须当。经过军队反腐和军改之后,军队高层基本上都换成习的人。习在军队的地位仍然基本稳固。

因此,我认为,换人的可能性不大。一种可能是,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最终迫使习近平不得不改弦易辙,或更强硬地对对手进行反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