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仙传说(二)

作者:岳小兵

第二章 丁富户原是盗 管家亦为盗

丁富户找来管家一问,原来是半年前入庄的丁王二看管的,从此就对这丁王二留上一份心了。这丁家长工也不知有几十人了,最多达到六、七十人,还有一些杂役、女仆的,还有管账的、跑腿的,林林总总也是上百人的光景,要能得到家主的慧眼青睐,这可说是仆人们上辈子积了大阴德了。怎么说呢?这个丁大户膝下无子又无妻妾,原是个大盗,三十年前带着最后一票获得的巨资来到丁家村。

来到丁家村之前,也到过王家界,也曾参拜过土地爷。那时他忐忐忑忑,深知毕生犯下大恶,总要遭到报应,那天他也跪在庙前,焚香暗祷著:“土地爷,我乃十恶不赦之人,虽误入歧途,如今幡然悔悟,不知能否指点浪子回头的路?”土地爷看他内心诚恳,但又知道他恶贯满盈,随时有鬼差找上门,于是就重重地往他脑门上一阵打。这一阵打竟比那当头棒喝还痛,这丁富户也忍了。原来他不姓丁,他姓吴,隐了姓名逃到此处,想从此转性善施、弥补前过。

这丁富户也不知被土地爷打了多少次棒头,眼角流出两行直泪,也不知是真的痛还是深深悔恨毕生罪行。这土地爷看他也是诚心,而且这每棒的疼痛都在替他清偿阴间的债,虽还得不多,但总保个两三年内鬼差不会找上门。于是,土地爷在这丁富户的脑门上深深地刻下三个字--“丁家村”,这丁富户虽为大恶、也是悟性极高,一会儿就懂了这是土地爷给的提示。

到了丁家村,这丁富户也是人生地不熟,但又要避免官府追找,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位假亲戚,并给他老人送终,对他家人说自己叫丁三除,是远房亲戚,老人临终前也不说破,只对丁三除说:“照顾我家后辈。”这丁三除当时泪流满面,当真认为自己遇到了大好人,后来这丁家的一些生活都靠他周济,整个丁家村都知道丁家出了个善心的后人。丁富户此时的家业就是此后他一点一滴慢慢买来的,规模慢慢扩大,三十年后经营得当,已俨然一方富户,且这些年来他从不缺善行,利人之事总是抢先别人,除了获得地方的尊敬,冥冥之中也积了不少阴德,鬼差来的时程也一拖再拖。

再说这位丁管家,他原不姓丁,是闽南陈氏,早年也跟丁大户干那鸡鸣狗盗之事,两人本是熟识。二十五年前,这陈氏寻到了丁家村,一眼就瞧出这丁富户是吴氏,也不说破,夜里两人闭门秉烛密谈。陈氏说:“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何不学我畅快过活?”此时的丁富户已不复往日的贼眼,反而慈眉善目地告诫说:“我这里有三十两,你拿去用,从此不要再找我,我也不认识你。不然,就跟我在此住下,我守着你,你听我的话,跟我多做善事,弥补我俩半生的罪愆。”

那夜,两人话不多,大多时间四眼相望,一袋三十两银子就搁在桌上,陈氏也没去碰、也没说不要,一直在犹豫着。或许是丁富户的诚心感召,隔日清晨陈氏便下了决心跟随老大。于是,两人约法三章:“从前事谁也不准提,以前的名字也不准叫,要安安分分住在丁家庄。”在那二十五年前,这两人都是青壮年纪,现在都成了六旬的老人了。那陈氏后来改唤丁四,这几年来总算信守承诺、协助丁富户行善举,也算默默积了阴德,至今平安无事。

回头再说这丁王二,他除了园艺活儿手巧之外,也是待人诚恳、肯吃苦耐劳的,来到丁家庄三年后,家主和管家赞誉有加,每月的工资不断升,如今已领得三百钱月饷了,而且也开始管了一些小跟班,已是仆人之间被刮目相看的人物了。

这个丁富户活到了六十多岁,也自知盗取天寿,人生就此结束已无遗恨,该来的事也不那么害怕了。这几年,丁富户身体每况愈下,时常莫名地咳,药石罔效,他自知天年已定,开始安排后事。

首先,给那丁家的假亲戚下了两分大田产,当时价值白银上百两,但要求他们写下切结,不再过问丁家庄的其余资产,否则管家将拿切结至官府,大家亲戚也不用做了。这假亲戚的后代原本也不是贪心之人,看到远房叔父愿意留给两分大田产,都磕头如捣蒜,也不敢再计较,只说愿叔父多珍重,哭着拜别而去,心里却也暖洋洋、喜不自胜的。这也算丁父临终前不说破丁富户出身的回报吧,一报还一报,从此两不相欠。

另外这偌大的丁家庄家业也得有个诚实可靠的人维持,丁富户观察丁王二已经三年了,只有他是丁富户的不二人选。那夜,丁富户已病得有气无力了,他唤人找到丁王二来到病榻前,当着管家的面,认了丁王二当义子,要他对天发誓一生只做善事,宁可吃亏、绝不作恶。这丁王二听到这席话,有如醍醐灌顶,做梦也没曾想到,哭着喊著干爹干爹的。管家说,就直接喊爹吧,再生的父母更伟大。丁王二于是抢地呼天大声喊爹,而这一声爹却恰似丁富户的催命符,一口气就那么忽忽悠悠过去了。

丁富户和丁王二这两位主人翁都是王家界土地公庙那位福德正神安排的因缘,也是他们积善的造化,你说奇不奇呢?这丁王二后来真的继承了丁富户为善的遗志,更娶了假亲戚家的女儿为妻,两家从此结为真正的亲家,这又是美事一桩。真所谓无巧不成书啊。@

点阅【地仙传说】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