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湾区法轮功学员丁项瑛:走入法轮功,从不后悔

——酷刑迫害下的坚定修炼 文/李沁一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20日讯】熙来攘往的旧金山机场大厅,一位看上去六十多岁、身材不高的华人阿姨,正找一位会说英文的华人帮忙,把一只她刚捡到的黑色皮包,交到服务台。包里面有一万五千多美元的现金,还有证件等重要物品……

这位华人阿姨今年73岁,名叫丁项瑛,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从2014年到居家防疫之前,每天她都在旧金山国际机场做义工,为来美的华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怎样远离大灾难,修炼法轮功有益身体健康。

走入法轮功修炼,内心充满喜悦

丁项瑛说:“我来自河南焦作,在当地企业的人事部工作,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得法第四天,困扰了我近20年的睡不着觉、神经衰弱的毛病好了!那时,我就是高兴,每天按捺不住地高兴,一到周日,就和同修一起学半天的法。心脏病、还有七八种其它的病,修炼之后没多久,全好了!”

丁项瑛女士演示法轮功功法,面带祥和之意。(金瑞/大纪元)

“还有个神奇的小故事。刚开始炼功,我担心早上起不来,可是,一到早上5点,就有声音在耳边叫我,‘起来吧,到点了,起来吧!’我就立刻爬起来。再一看,身边的先生睡得呼呼的,不是他叫我!”讲到这儿,丁项瑛笑得很开心,“我们人事部门经常有请客送礼的事,可是我从不参与。谁家里有困难,我都尽力帮助,想办法解决。同事们都说我大公无私,办事有公信力,值得信任!”

酷刑迫害下的坚定修炼

法轮功又名法轮大法,在1992年由李洪志先生传出,是一部教人向善,有助于身体健康的好功法。可是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中国共产党却在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进行迫害、打压。

丁项瑛在1999年和2004年,分别遭受两次劳教迫害。第一次被迫害的酷刑,尤为严重,时至今日,还留下了她身体不自觉向右倾倒的毛病。

1999年7月19日,丁项瑛和几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打算和政府讲述法轮功被冤枉的真相。可是很快就被北京的警察带走,后来由河南警察领回到老家。她说:“我在单位被看管3个月,然后郑州劳教所给我判刑3年零3个月, 这期间我受尽酷刑折磨。但是,无论怎样,我都没有放弃法轮功的念头!”

“刚进劳教所,我就开始绝食,第23天,已经饿得皮包骨头,他们也不放人。来了一批警察,把我们这些人,带到前面的新办公楼,一人关一间,连续7天不让我睡觉,用警绳捆绑我。”她说,“第一天用一根警绳,捆我双手,勒得绳子都断了;第二天用两根,把双脚也捆上;第三天用3根,捆完双手、双脚,再用一根把脖子和脚拉一起,人就180度大弯身,不能站直,非常痛苦!很困时,我就歪著身子靠墙睡觉,留下了身体向右倾倒的毛病。”

丁项瑛女士演示法轮功功法,通过修炼,身心受益。(李沁一/大纪元)

很多人受不了酷刑折磨,在不炼功的书信上签字,就能出去了。劳教所的所长和丁项瑛说:“你写转化书吧, 1万块钱奖金,你5,000,我5,000。”

丁项瑛说,“我不写!你这样迫害大法弟子是犯罪,我们都是好人! ”

12月的寒冬,劳教所的包夹扒掉丁项瑛的棉袄,让她只穿一件薄薄的毛衣,两个包夹天天用硬拖鞋打她,牙齿都被打活动了,脸被打肿了,血顺着嘴角往下流。丁项瑛说,“打了28天,打不动了,不打了,又坐我腿上骂师父。我不让她们骂,我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监狱里,每天要工作17个小时,早上起来先跑操,从上午7点干活到晚上10点半,吃两顿牢饭,晚上不让睡觉。丁项瑛说,还有更看不下去眼的事情, 有的法轮功学员已经被酷刑折磨残废了,吃饭时,包夹拽著学员的胳膊,学员躺地上被拖拽著去吃饭,吃完了,再被拽回来干活……

到了2003年10月,对丁项瑛的第一次残酷迫害结束了。可是,2004年4月,因为她外出发真相资料、写标语,又被关进劳教所半年。

劳教所里,也不乏狱警、囚犯被丁项瑛坚守信仰的行动感化,也开始了解、学习法轮功,帮助她少做脏活。丁项瑛说,“一次,一个狱警把我叫到一边,和我谈话。谈完话,大家也干完活了。他说,你知道为啥跟你谈话吗?我说不知道。他说,我不想你去干脏活。”

先生在大陆突然离世

丁项瑛的先生,是河南理工大学的博士生导师。在她刚开始炼功时,也曾跟着学炼,“但是,我在劳教所的三年,先生已经迫于压力,不炼了。那时他重病在身,打针一个多月,不见好。2003年,我从劳教所出来,劝他接着炼。不到一个月,他的身体再次恢复健康,高血压、心脏病全好了。他把精力全部投在工作上,拿到了国家科研二等奖,省级奖一项,部级奖两项。但是领奖时,因为他是炼法轮功的,单位不让他去领奖。后来我出国了,他们单位没收他护照,不让他提前退休。没多久,先生就在岗位上去世了……”

机场拾金不昧,令警察态度转变

2014年,丁项瑛跟随亲人来到旧金山。她每天搭公交车,到机场做义工,为来美的华人讲述法轮功的美好,告诉他们,中共在迫害有信仰的人。

每每遇到恶言恶语,她从不气恼,总是乐呵呵,用平和的语气告诉他们:如果是中共党、团、队一员,在善恶有报,天灭中共时,就要一起遭殃了。所以,远离、退出中共,可以平安保命!

丁项瑛说:“有一次,机场警察告诉我,我被举报了,说我收了别人的钱,不能在机场做义工了。我想,我需要和警察讲明我的情况,于是请同修帮忙,写了一封英文信给他们。不久,机场又让我回去做义工了。”

本文开篇提到的机场拾金不昧,发生在2018年1月。丁项瑛说:“那件事,令机场警察的态度大转变,原来一个月检查好几次的许可证,再也不查了。法轮功学员修‘真、善、忍’,肯定不会拿不义之财的。”

望世人都远离中共,远离灾难

时至今日,中共病毒毒害全球,美国政府已经看透中共欺骗世人的伎俩。丁项瑛说:“我希望善良的中国人、全世界的人,都能知道‘远离中共,就是远离灾难’,做出明智的选择。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必须停止!”◇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