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十字路口】美国追击中共 为何是他出谋划策?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21日讯】透视共产党 灾祸不断 党媒如何带风向? 追击中共 美方军师是他

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首先要跟大家说一件事,大家知道我们频道受到中共与YouTube的打压,但是我们也看到,有很多热心的朋友们,一直在网络上帮助我们推广,甚至还有台湾的脸书粉丝团主动推荐我们的节目。

这一切,让我们看得相当感动与感恩。在此,谨代表我们团队感谢每一位朋友的热心支持与主动帮助。

虽然我们没有“人工智能”可以跟中共对抗,但是我相信,大家这种纯手工的“工人智能”,威力是无与伦比的。因为中共是用钱在做事,我们是用心在做,我们是用心在说真话、讲真相。

今天,我们要跟大家来聚焦两个重点话题:

话题一:川普反共战略惊动北京 幕后智囊是谁?

话题二:【透视共产党】灾祸新闻 中共党媒如何带风向

开门见山,马上来看第一个话题。

话题一:川普反共战略惊动北京 幕后智囊是谁?

大家知道,美中双方关系正在全面恶化、全面冲撞,7月15日,美国《纽约时报》披露,川普政府考虑禁止中共党员及其家属入境美国,而目前人在美国居留的中共党员与家属,也可能被取消居留权,强制离境。

这个消息一传出,立即引发大批中国民众在网络上搜寻关键词“如何退党”,搜寻量大增150%,他们希望退出中共党组织,保住自己与家人在美国的生活与资产。这个“退党”趋势,也被外界解读中共今年将面临“国际灭共潮”。

中共外交部与党媒也对这项消息激动回应,华春莹声称这是“美方公然与14亿中国人作对”,14亿中国人又再次“被代表”、被绑架;而党媒《环球时报》也发社评,宣称“反共难掩华盛顿对中国人民的敌视”。

我们频道的老朋友都知道,我们从一年前开播以来,就一直强调“中国不等于中共”这个概念,现在美方的政策也在把中共党员与一般中国人民划分开,给予不同对待。

而中共官方与党媒却气急败坏地混淆视听,硬是要把中共与中国人民混同起来,避免中共被中国人民“脱钩”了。官方的反应,正好说明美方这项政策,确实击中了中共要害,所以才暴跳如雷。

川普政府对中国与中共的特意区分,以及对中共采取“外科手术”式的精准切割、施压,确实让中共相当担忧。党媒还特意不点名地说,美方的政策设计师,是1980年代赴美国留学的“个别华裔学者给这届美国政府出了主意”。

那么,这位让党媒忧虑不满的“美方智囊”是谁呢?他是美国海军学院(USNA)历史系教授余茂春。

即将满58岁的余茂春于重庆出生,在天津南开大学毕业后,1983年前往美国读书,后来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柏克莱分校,UC Berkeley)拿到博士,就进入海军学院教书,直到现在。

余茂春目前也担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首席中国政策规划顾问,为川普政府出谋划策。蓬佩奥说余茂春“是我团队的核心。在面对中国共产党挑战时,这个团队对我提出建议,以及如何保障我们的自由”。

身为“中国通”的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也说,余茂春“在(中共)极权体制下的成长经历,让他成为中共最强劲的对手”。

事实上,余茂春多年来一直主张美方应该警惕中共的三方面威胁,包括:

(1) 中共的帝国主义扩张计划
(2) 中共的重商主义式盗窃与欺骗
(3) 中共的暴政暴行

不过,余茂春的主张,过去并未受到太多重视,直到川普政府上台,余茂春对中共的深入了解,终于成为美方改变对华政策的重要意见。

好,看到这里,我们知道余茂春在川普政府的对华政策扮演了重要角色,但他到底有哪些重要特质或能力,才能获得蓬佩奥的赏识与重用?主要有五个特质:

第一个特质,余茂春在中国成长,童年在“文化大革命”的举国动荡中度过,他见证了中共最擅长残酷的斗争与欺骗性的宣传。

第二个特质,余茂春了解中共,懂得如何解读中共官方发言的真实意涵与弦外之音,可以弥补美方人员对中共党文化的了解不足。

比方说,中共经常在对外发言上提到“创造双赢”以及“相互尊重”这两个词,美方人员往往信以为真。但余茂春指出,这些措辞其实都是中共陈腔滥调的空话,没有什么实质意义。

第三个特质,余茂春可以看出中共领导班子里潜藏的弱点与罩门。余茂春接受美国媒体专访时指出,中共政权骨子里其实相当脆弱且虚弱,中共相当害怕人民,并且妄想着西方国家会挑战中共、与中共冲突。

第四个特质,余茂春认为中共政权不愿接受外部影响,一意孤行地要创造属于它自己的“新世界秩序”,并且会以牺牲西方世界的自由秩序与民主为代价。

第五个特质,余茂春精确指出,过去美方对华政策普遍存在三项缺失:

第一,过去美方太过自信,认为自己有能力影响美中关系的发展方向。例如冷战时期,美方以为自己是在打“中共牌”,是在联合中共对抗苏联;但实际上却是中共在打“美国牌”,吸收美国的资源来壮大自己。

第二,过去美方的政策论述,没有区隔出“中国人民”与“中共统治精英”的不同。比方说,过去美方官员常用“Chinese(中国人)”这个词来指称中共当局,就无法区分开中国人民与中共的差异,也就很难争取中国人民共鸣。

第三,过去美方政治精英们无法妥善地评估北京当局的弱点与罩门,从而无法做出正确决策来应对北京。

余茂春强调,过去中共经常在外交上假装对美方激动发怒、或者假装要直接冲突,用现在的话讲就是“战狼”。中共就是要通过这种“战狼”举措来唬住美方,让美方吓得让步,从而对中共绥靖或者姑息,也任由中共坐大到现在。

好,我们可以看到,余茂春受到川普政府倚重的主因之一,正在于他的东西方生活历练以及对东亚历史的研究,让他精准看见“中国不等于中共”这项被低估的事实,会成为中共高层最畏惧的致命伤。

当然,“中国不等于中共”这项说法已经在民间行之有年,未必是余茂春首创,但是川普政府却是第一个将这项原则纳入对华政策的美国政府,而且还准备禁止党员入境美国,这让中共高层相当担心,至少涵盖三个问题:

第一,担心中共党员为求自保,纷纷退党,让中共底气大伤,内部阳奉阴违,不愿为党卖命。

第二,担心几千万党员与各个权贵派系为了自保海外利益,与当权者形成对立、对抗的局面,甚至可能还想施压当权者,不要与美方继续冲突扩大。这种局面不但会造成中共内部分化,更会让北京当权者的权位受到严峻挑战。

第三,担心十多亿中国人民逐渐认清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共并不代表全体中国人民,只代表它号称的几千万党员、或者只代表它党内的一批少数权贵精英。这样会让人民逐渐意识醒觉,会让越来越多人想要反对中共,甚至抛弃中共。

话题二:【透视共产党】灾祸新闻 中共党媒如何带风向?

今年以来,中国各种灾祸接连不断,包括肺炎疫情、鼠疫、口蹄疫、华南洪水、粮食生产紧张等等,对中国人民带来相当程度的威胁。

灾祸本身固然可怕,但是如果国家政府与媒体封锁灾祸的信息,甚至造假消息、掩盖真相,让人民误判了形势、松懈了防范,那就会造成更可怕的后果,成为一种“天灾人祸复合体”,会加重社会与人民的损失。

遗憾的是,中共体制下的各级政府与媒体,就是这样的思维与作风,中共为了维护政权稳定,严厉地掌控党媒对各种灾祸的言论内容与报导口径,让灾祸的损失只停留在人民与社会层次,不致于上升到党政层次。

今天,我们就带大家来看共产党常用的几种灾祸新闻处理套路:

套路一:掩盖灾祸真相 大事化小

这一点应该不必多说了,从武汉肺炎疫情刚开始直到现在,全球媒体与学术界,不断揭露中共掩盖疫情、瞒骗世界,以及中共隐匿真实死亡人数等等行为。

这次长江中下游洪水严重,有民众怀疑跟三峡大坝秘密泄洪有关。后来果真有民众拍到,大坝没有向下游民众发出预警就开闸泄洪,加重了下游民众的洪患。

此外,不管洪水或疫情发得多频繁、多严重,我们在党媒上总是看到各级政府与领导永远都在“加强部署防汛工作”,但是却很少能看到灾祸的第一现场里,洪水或疫情对民众造成哪些伤害与悲痛。

这就是“大事化小”、“转移视线”。

相反的,如果要看见灾祸对人民生活带来的伤害与影响,往往都得上网去看各地民众上传的视频才能看见真相;或者得翻墙到海外新闻媒体、海外社交媒体才能看见真相。

为什么?因为共产党希望你只能看见党的官员们永远在“为人民工作”、看见党的“伟大”,要让你看不见灾祸的真相、看不见这些工作到底起不起作用,看不见灾祸带给灾区民众的血泪与伤痛。

<<洪水、疫情视频>>

因为这些真相与伤痛,会有损党的颜面,会泄露党的“治国不力”、“防灾不力”,会蓄积人民对党的不满情绪,会波及党的政权稳定。

套路二:报喜不报忧 丧事办成喜事

报喜不报忧,就是在报导中只说好听话、只说对党有利的话,从而引导舆论别去关注那些会让党难堪的地方。

比方说,央视在6月12日报导了水利部准备好了无人机、水下声纳、救援机器人等高科技装备准备应对汛期,还说这是“我们准备好了!”

但是,从六月底到现在,长江中下游洪水频发、灾情不断扩大。却没有见到党媒检讨这些防汛工作是否有效,也没看到关于灾区现场的受灾细节报导。

反而只能看到当局再次强调“全力以赴做好防汛救难各项工作”,以及军队如何英勇地装沙袋、搬沙袋等等。

虽然偶尔会有灾情的大数据统计,但是往往只给出笼统的数据,很少有灾区现场的人物与受灾画面细节,也就让人们很难通过视听感官去体验洪灾的严重与灾民的苦痛。

而且,在中共体制底下,这些数据是否准确可信,也是个问题。

所以,民众只能通过党媒看到铺天盖地的所谓“正能量报导”,比方说“防汛人员吃着爱心餐”、“抗洪军人吃上热饺子”、“女书记如何英勇”等等。

换句话说,通过党媒的报导,民众看到的灾祸不再是写实的“悲剧”或者失去人命的“丧事”,而是叙述共产党如何英勇以及灾区如何温馨的“喜剧”。这就是报喜不报忧与丧事喜办,目的无非是要烘托党的“一贯正确”与“领导有方”。

党媒主播:

“面对这一场预计有史以来最大的洪水,我们再也不会用人命去守堤了。相反还能在江边游玩观景,这是因为,中国水利,大国重器,我们做到了,而且还会做得更好。壮哉大中华。”

套路三:责备个人 回避追究社会因素

“灾祸”两个字,除了天灾,还有人祸。然而,在当今的中国,许多人祸背后,往往都会牵扯到中共的极权统治造成的社会后遗症,但中共当局与党媒往往会把人祸归咎是某些个人的问题,与党、与政府无关。

比方说,7月7日,贵州安顺市有一辆载着参加高考学生的巴士,突然冲出路边护栏,掉入水库,造成21人死亡。当时我们曾经分析过,这起事件可能是一起“报复社会”事件。

我们也跟大家分析说,中国近年来,频频发生这些“弱势者报复社会”的事件,其实跟多种社会结构性因素有关,而这些因素又都跟中共统治有关系,包括了:

原因一:中共体制性暴力压迫 人民暴力泄愤

原因二:社会结构性不平等 向上流动受限

原因三:人治高于法治 权力凌驾法律

原因四:社会高压维稳 申冤不易

原因五:党国长年灌输仇恨 煽动斗争

原因六:“无神论”长年灌输 道德消亡

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呢?

好,过两天,7月10日,中国“财新网”披露,事发当天,巴士司机的住房正好被政府强拆,但这篇报导随即在网络上被删除屏蔽。最后,警方调查结案称,巴士司机是因为他的住房被政府强拆,感到不满,从而蓄意报复社会。

为什么当局要急着删除司机家里被强拆的报导?就是因为强拆牵涉到共产党的政策与面子,怕人民不满是因为政府官员强拆,造成人民报复人民,从而迁怒到共产党。

但是因为已经有媒体披露了司机家里被强拆的事实,引发海内外高度关注,所以警方与党媒最后也不得不提到强拆,但最后还是把责任全推到司机身上,说是“司机酒后蓄意报复社会”,都是司机个人的错。

这种手法,就是所谓的“个人责备论”,把大众追究公共事件责任的怒火,集中烧到某些个人身上,到此为止,筑起防火墙。避免大家继续向上追究到底是谁、或者是什么社会结构因素导致凶嫌犯案,否则火就会烧到共产党身上了。

套路四:领导英明 应对迅速有方

党媒的灾祸新闻,一定会有个特色元素,就是领导相当英明,如果不是迅速赶往灾祸现场,就是迅速做出各种“批示”。

比方说,刚刚提到的贵州巴士事件,媒体报导的重点之一,竟然是“正陪同总理考察的省长,紧急赶赴公交车坠湖现场指挥”。

地方发生重大灾祸,领导赶往现场本来就是天经地义,这是他的职责,世界各国都是如此。但是,把这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拿出来大书特书、还成为新闻主标题的,大概只有像中共这种极权体制的社会才会有,是“中国特色现象”。

而且,报导不只是要强调当地最高领导到场,大大小小的相关官员也都要在新闻里相继“到场”——不管是真到场还是假到场——而且还要按照官位大小来排序,一一出场。让人不禁怀疑,坠湖的究竟是巴士呢,还是这些贵州官员?

这种报导手法,无非是想利用灾祸的消息,作为烘托官员的舞台,让人民以为党官们个个都英明神武,同时烘托共产党的“伟大、光荣、正确”,从而让官员更有底气要求人民感谢党、服从党,就像当初武汉的疫情一样。

党媒新闻(2020.3.6):

“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要在全市广大市民中,深入开展感恩教育,感恩总书记、感恩共产党,听党话、跟党走,形成强大正能量。”

套路五:党是真理 战胜一切灾祸

7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常委会议,会议里强调了中共党魁从5月开始就“提前部署”防汛工作,要求各级政府做了什么,还说要“让党旗在防汛救灾第一线高高飘扬”。

隔天,党媒新华社立马出了一篇评论,就叫“让党旗在防汛救灾第一线高高飘扬”,表现党媒对中共高层是充分地“领悟上意”。

再隔天,新华社出了一篇关于江西九江的报导,除了宣传基层党官如何卖力投入防汛之外,还特意拍了一张中共党旗插在地上的照片,用来呼应中共中央的“党旗飘扬”口号。

事实上,这种逢迎拍马的报导套路,完全不是站在民众的需求角度来报导新闻事件,来帮助民众掌握灾情动态、趋利避险;反而是站在服务党、服务领导的角度来做的政治宣传与洗脑灌输。

今天是“灾区插党旗”,明天可能是“拥抱小熊维尼”或者其它的形式或仪式。

无论表面上怎么变化,这种报导手法,实际上是要帮助党建立“党是真理、能战胜一切灾祸”的宣传印象,让共产党更深入人民的脑海意识、更能控制人民,从而让党的权威更稳固。

好,这五种套路,您看懂了吗?我们再重复一次,中共党媒在灾祸新闻的报导上,常见几种套路:

套路一:掩盖灾祸真相 大事化小

套路二:报喜不报忧 丧事办成喜事

套路三:责备个人 回避追究社会因素

套路四:领导英明 应对迅速有方

套路五:党是真理 战胜一切灾祸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跟你的亲朋好友分享。订阅之后,请记得打开旁边的小铃铛,这样您就有机会收到我们的新节目通知了。

我们下次再会。


不远

五千华夏邪党杀

江山冥黯断中华

万众觉抗红潮落

神州复起绽仙花

唐浩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