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港府打压传媒 卢俊宇:加速制裁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15日讯】美国财政部以“直接压制香港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以及民主进程,降低香港自治权”为依据,制裁林郑月娥、骆惠宁等11名主要中港官员。市民们纷纷高呼大快人心、罪有应得,而林郑等不屑一顾的回应被指作秀,无法隐瞒其内心真实的紧张和忧虑。

《香港自治法》授权美国政府,对与破坏香港自治和自由的中港官员有业务往来的金融机构施加“二级制裁”。从现在美国前所未有的灭共行动看,香港政府里的主要亲共官员,未来都极可能真的无法在国际银行开户、资产被冻结、本人或家属的公司破产,以及永远不能入境美国。

香港屯门区区议员、前恒生银行法规部调查主任卢俊宇,在现场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直播采访时表示,香港所有的银行都和美国有业务生意,如不遵守美国法规,轻则被罚款,重则取消账户,中资银行是听中共还是继续做生意,处于两难境地。用政治手段拘捕黎智英,必定加速五眼联盟制裁。香港金融稳定性令人隐忧,应尽快做开离岸户口准备,对于一般市民,新加坡是个不错的选择。

美国宣布制裁后,金管局(香港金融管理局)却发声明说,跟从联合国的制裁,个别国家的行为香港不用跟从。卢俊宇表示,相信每一位银行的从业人员都非常愤怒和失望,“金管局作为香港监管银行的一个监察机关,绝对做不到监察机关的角色,反而是涉嫌以政治的手段,将银行摆上非常大的试探的环境,这个我们表达非常的愤怒。”

卢俊宇说,他相信银行会非常谨慎和认真地对待制裁名单,美国历史性的、高调制裁香港官员,必然是要香港的银行,无论是中资还是外资,都在短期内交出他们关于制裁实施的报告,包括有没有冻结户口、资产被处置的情况等。“美国的有关当局绝对是金睛火眼。”

“如果不遵守的话,大家可以看到,好几年前,无论是外资银行渣打、汇丰,甚至巴哈莱银行等等,都被美国罚过很高的款项。而汇丰曾经很严重,是涉嫌违规,甚至连美国的牌照都被取消,最后要用五年时间才可以令到美国政府再次相信汇丰银行,重新让他们在美国有业务。”

对于被制裁的人,卢俊宇说,以后他们可能只能去昆仑银行开户,因为这个银行曾经违反关于恐怖主义的法例,被美国取消执照,是一间不做美金生意的银行。他补充说,昆仑银行现在仍然有欧元生意,如果它再一次进一步犯规,欧盟去制裁的时候,那它连欧元的生意也没有办法做,不是昆仑银行一定可以帮他们开户。

郑若骅先生所在的“安乐公司”发声明称,他没有在这个公司持有股份,制裁和其公司无关。卢俊宇认为,他是不是董事,可以在不同的公众资讯去查询,如果他在公司有影响力,或者有一定的权力在管理层,也可能会触发美国去制裁,安乐公司今年2.7亿多的收购也就不能成功。

据新闻报导称,林郑月娥在哈佛读书的一个儿子,上个月就已经离开美国。“如果她的儿子仍然在美国的大学读书,其实该大学也不能再和他建立任何关系。那当然学生和学校就是一种关系。我很相信,其实就算我们没有资料,得知美国大学是否开除了林郑月娥的儿子出学校,但是我相信这个是一个必然的事实。”

被制裁的11人中包括4个大陆官员,他们在中资银行的处理会不会有所不同,也面临开户口或取钱有困难呢?卢俊宇认为,客观地说,无论是香港还是内地的中资银行,如果要做美金生意,就要守美金的规矩,否则就会承受没有美金生意的的后果。中资银行的高层都很两难,有很大的压力,当然,其实他们的看法都是要跟遵守美国的政策。

“他们究竟要听党的意思,还是继续做生意下去,也就是能不能够听了党的意思又可以做美金生意?我相信大家可想而知就是没有两全其美的。因为美国这么高调式的一个制裁,你不听他的就会有很大的制裁。所以现在这个情况我们都会说,考验是来自于中资的高层,究竟他们把尺摆在哪里的结果,就是他们的银行最后的一个结果。”

美国推出制裁几天后,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与两个儿子等至少七人被捕,二百警察进入苹果日报大楼搜查。卢俊宇表示,这很明显,就是用政治手段去打压言论自由,无论是警务处还是政府的高官,涉及了这一次行动的,会不会成为下一波被制裁对象,大家要拭目以待。

“我相信其实全球都在看着美国带头,其实美国已经做了第一个制裁行动之后,无论是五眼联盟、甚至是英国政府都会密谋跟随美国的这个行动去增加制裁名单。我觉得这个已是预料之内的事。”他说,“这个绝对是一个加速器。”

对于网友提问,被制裁的人有没有机会结账,卢俊宇回应说,结账的意思他理解为可以拿回张支票,或拿现金出来。“最严重是冻结资产,甚至是可能将有关的资产交还给有关的监管机构,有些好些的方法可能是发出本票,一定是不会出现金的。发出本票的结果是,老实说,没有人能够开出户口,那张本票其实等于是一张废纸。”

作为小市民,是否需要马上把钱汇走呢?卢俊宇建议,大家都要有尽快开离岸户口的心理准备。因为现在香港的金融系统真的很不稳定,他最担忧的是,中共和香港政府都没有协和心态,似乎是想同美国正面开战,香港金融系统的稳定性有很大的隐忧。

他指出,开离岸户口,有些地方最稳妥,但是成本相对比较重,开一个银行户口可能至少要有两三百万的现金,而且手续费很高,不是一般小市民能够处理到的。对于一般市民,新加坡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新加坡在金融稳定性上还是比较高的,暂时如果没有突发的意外情况发生,在风险管理情况上,我们都叫做是很稳妥的司法管辖区,对大家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而在新加坡开户的门槛是相对低些的。”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香港银行都要遵守美国制裁 金管局逼违规令人愤怒

记者:Cary,你上次的分析,反应都不错,因为大家对于制裁,在香港也是一个新事物。11个中港的高官被制裁,到底有什么影响?那我看到最新金管局已经发出声明说,其实香港不用跟从这样事情,我们是跟联合国的制裁,个别国家这样的行为,其实我们不用跟从。其实以你银行界的经验来说,到底这个银行界真的需不需要跟从?

卢俊宇:其实这次金管局出的这个声明,我相信每一位银行的从业人员都非常愤怒和失望。为什么呢?其实大家都知道,我们每个银行在香港,都要和美国做一个美国的业务的生意,甚至是美金结算,或者汇款,诸如此类。因此,其实我们每一间在香港注册的银行,都要遵守美国的制裁名单的法规。金管局作为香港监管银行的一个监察机关,绝对做不到监察机关的角色,反而是涉嫌以政治的手段,将银行摆上非常大的试探的环境,这个我们表达非常的愤怒。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几天我们上网可以看到,其实各个银行,每家的银行都有一个公开的资料,就他们的制裁声明放上网,给他们的客户知道,究竟他们的这个制裁的规范和内容是什么。我们最近同样看到,其实各个银行都有相对的制裁的声明。当中渣打和汇丰就比较明显,说明美国也是属于制裁范围的监管,在他们也会遵守的范围之内。

有些银行就会说,其实会遵守各个(国家)的司法管辖区的一个制裁的规范。其实我会看到一件事,这两天我都联繋过不同业界的人士,或者叫前辈,他们都一致认为,不得不遵从。因为你不遵从美国这个的制裁的法规,最后损失的,轻则就会被罚款,重则就是连美金生意都不能够做。所以再一次重申,金管局涉嫌借着一个政治手段,去逼迫银行去违规,这件事情是非常严重的。

不跟从的银行将被罚款或取消牌照

记者:但是如果银行不跟从的话会怎么样呢?比如说,我迟一点再跟,或者是拖延跟从,会怎么样呢?

卢俊宇:我很相信其实美国在历史性的,这么高调地制裁香港的官员,必然是需要香港的银行,无论是中资、外资的银行,都需要在短期内要交出他们关于制裁的实施的报告。我很相信,美国的有关当局绝对是金睛火眼,是要求银行要尽快,比如说在一个星期内,就要交出最新的报告。有没有冻结户口,户口的资产被处置的情况,诸如此类。

如果不遵守的话,大家可以看到,好几年前,无论是外资银行渣打、汇丰,甚至巴哈莱银行等等,都被美国罚过很高的款项。而汇丰曾经很严重,是涉嫌违规,甚至连美国的牌照都被取消,最后要用五年时间才可以令到美国政府再次相信汇丰银行,重新让他们在美国有业务。所以再次重申,我相信银行是非常谨慎和认真地对待这个制裁名单。

被制裁者可能只能在昆仑银行开户

记者:之前美国在制裁伊朗的时候,是不是也有一些银行没有遵从而受到影响?

卢俊宇:其实曾经,有人在网上说笑话,可能一些制裁名单,被制裁的官员只能去昆仑银行开户。为什么这么说呢?昆仑银行曾经违法违反过很严重的、关于恐怖主义的集资有关的法例,美国是严重地对待,罚款都处理不了,就直接钉牌(取消执照)。所以,我想其实这是一间不会做美金生意的银行。所以有些人开玩笑,说去昆仑银行开户就没有问题了。

不过,大家要留意一件事情,昆仑银行现在仍然有做欧元生意的业务。我们不排除如果它再一次进一步犯规的话,欧盟会进一步去制裁昆仑银行的时候,到时候它不仅仅美元生意做不了,连欧元的生意也没有办法做。可以预示的是,不是昆仑银行就可以帮他们开户。

金管局不遵守制裁 美国高度关注

记者:但如果是银行去遵从这个法规,而金管局这个指示有没有法律效应呢?如果双方有冲突。金管局那边有什么影响?

卢俊宇:我第一步来看就是,金管局一班高层的指令,我相信是会有一个责无旁贷的责任,他出这样的一份声明,我相信完全是刮了美国制裁的一巴掌。我很相信其实美国当局是会很认真地深思,或者计划,有没有需要去制裁金管局的高层。这是非常令人可以预视得到的。一个监管机构,鼓励银行不去遵守美国的监管机构的法例,我相信这件事绝对是令美国的财政部高度关注的。

公司和被制裁人有没有关系 看其是否有权在

记者:其实我们看到,这11个高官,大家都是很多议论,到底哪些人最伤呢?我举个例子,比如郑若骅的先生,他所在的公司,潘乐陶的公司出了一份声明说,他没有在这个公司里面持有股份,就是说制裁和这个公司无关。其实有没有关系呢?

卢俊宇:其实,在制裁的政策里面,一个公司和被制裁的人士有没有关系,是从几个因素来看。第一,究竟这个被制裁人士是不是公司的董事,或者高级管理人员,或者他在公司里面持有一定的、可以操控到决策权的股份。其实,虽然他说他没有股份,但我们可想而知,他是不是董事,当然我们可以在不同的公众资讯去查询。甚至他是否在公司相对来说有影响力,或者他是有一定的权力在里面,可能在管理层里面,其实这个也会触发到这个机构,是否会被美国去制裁的其中一个主要因素。

记者:因为安乐公司还在今年三月份花了2.7亿多,在美国去收购一家公司。假如郑若骅被制裁,这家公司和美国之间的交易是否会受到影响?

卢俊宇:根据制裁政策,如果安乐公司最后因为和被制裁的人士的关联人士有关系的时候,其实这个交易也不能够成功。

美国大学必然开除林郑月娥儿子

记者:说回到这11个被制裁的名单里面,大家最关心林郑月娥。因为林郑之前回应她被制裁的时候,就说自己不会去美国,在那里没有资产。后来又说最重要的是要保护家人。她的家人,其中一个儿子,之前就在美国哈佛读书。新闻报导说他上个月就已经离开了,据闻就已经去到广东省。你觉得其实,当然我们没有办法去求证他的具体下落,第一林郑月娥到现在,没有出来交代,同时她的家人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你是怎么观察的?

卢俊宇:其实虽然我们还没有一个确切的资料,知道林郑月娥的儿子,是否从哈佛回到了香港或者到其它地方,但我们可以根据制裁名单的制裁政策,其实就是被制裁的人士,和她的关系人士,正如我之前所说,她的伴侣,她的直系亲属,子女父母都需要被制裁。其实如果她的儿子仍然在美国的大学读书,其实该大学也不能再和他建立任何关系。那当然学生和学校就是一种关系。我很相信,其实就算我们没有资料,得知美国大学是否开除了林郑月娥的儿子出学校,但是我相信这个是一个必然的事实。

记者:但是,如果有人说,可不可以遥距去上学?

卢俊宇:那就要看一样事情,就是遥距课程的举办单位,是属于哪个单位,如果是和美国有关联,不管是名校,抑或不是名校都好,只要任何的美国的大学,美国的企业或者美国的中间的一个代理,有联结到这个课程的话,都不能够去参与。

听中共还是继续做生意 中资银行高层两难

记者:这11个高官里面, 还有一些是大陆的高官包括骆惠宁, 他们会不会在中银、中资银行那边的处理跟我们所知道的那些是不同呢?他们是不是都会面临着开银行户口或取钱的时候有困难?

卢俊宇:其实客观地来说, 无论是在香港或者是在中国内地的中资银行,其实都是如刚刚所讲的,如果要做美金生意那就要守美金的规矩,我们用简单的话来说,如果他不守美金的规矩的话,那他就会承受没有美金生意的后果。那当然我知道这两天,我也跟曾经认识一些在中资银行工作过的中高层,其实他们都很两难的,有很大的压力。当然我很相信,其实他们的看法都是要跟遵守回美国的政策,那当然,好像刚刚正如我所说的,金管局将银行摆了上台,这样令到他们会受到很大很大的压力。

记者:中资银行他们一定要听政府的话,那他们会去怎么应对呢?

卢俊宇:其实这个那就真的是,我想这也是中资银行很大的张力,就是他们究竟要听党的意思,还是继续做生意下去。也就是能不能够听了党的意思又可以做美金生意。 我相信大家可想而知就是没有两全其美的。因为美国这么高调式的一个制裁,你不听他的就会有很大的制裁。所以现在这个情况我们都会说,考验是来自于中资的高层,究竟他们把尺摆在哪里的结果,就是他们的银行最后的一个结果。

政治手段抓黎智英 下一波制裁拭目以待

记者:美国祭出的制裁之后,今天就是星期一,香港发生了一个很大的新闻就是,壹传媒的创办人黎智英跟他两个儿子等七人都被捕了,因为涉及国安法,而现在警方也正在壹传媒的大楼在搜查著,那你是怎么看在国安法之后有针对传媒的打压?

卢俊宇:我的看法就是这个很明显就是一个政治手段,这个不是一个法治的手段,而是一个政治手段。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就是制裁令出台了一个周末,这么高调式地去调查甚至去拘捕,壹传媒和他相关的家属和管理层,这个很明显就是用政治手段去打压言论自由。我也想重申一个事情,上次美国制裁名单当中有内地官员就是涉及违反了香港的自治,那这件事情是无论是警务处还是政府的高官当中涉及了这一次的行动指令是很留心很提醒的,究竟大家也就是那几位高层,和警务处的会不会是成为下一波被制裁的对象,那我也觉得大家要好好地拭目以待。

记者:其实他们的反应,你有没有预料到会这么高调呢? 现在香港很多媒体,甚至是香港电台都不能进到苹果那里去采访,就是连官方的电台都不可以进去。

卢俊宇:其实客观地来说我也有错愕的, 因为始终都相信在制裁名单出来了没多久,政府在这一两天给我们的感觉相对都是比较温和的或者都是没有太多的言论,但是在星期一的七点钟左右的时候就出现了这么大的警察行动,这些都令我们觉得很突然 ,我自己也觉得很突然。但是我也觉得是引证到我们见到这一两年来政府对于一些反对声音是有越来越大的高压手段,但是我再重申一件事,政府应该想一下,我们最后应该承担什么后果。

守护香港价值是每个市民的责任

记者:那么你自己会不会担心你出来去挑战这些权威,对自己人身安全的影响?

卢俊宇:其实,我是没有什么特别担心的。因为,客观上讲,由区议会选举开始的时候可能有一些人生的恐吓、或者一些威胁,到现在,我觉得其实香港人到这一刻是没有退路的。无论是我们做前线的议员也好,或者岗位上、或者传媒的岗位上,甚至于我们每一个香港市民,我们都要坚守,去讲真话,去守护我们的核心价值,包括当然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我们的法治、民主精神。我想这个事情不是担心不担心的问题,是我们的责任问题。

五眼联盟跟随美国 港府打压传媒将加速制裁

记者:那么现在除了美国制裁之外,五眼联盟可能也会加入这个制裁联盟里面。你预计以后的事情会怎么样发展?会否有骨牌效应?

卢俊宇:我相信其实当美国宣布了制裁之后,我想大家都知道,除了五眼联盟之外,其实英国政府方面其实也开始放风声,可能会把某些高官或者特首放进制裁名单里面。我相信其实全球都在看着美国带头,其实美国已经做了第一个制裁行动之后,无论是五眼联盟、甚至是英国政府都会密谋跟随美国的这个行动去增加制裁名单。我觉得这个已是预料之内的事。

记者:所以它在这个时候高调地针对传媒去打压,你觉得对这个局势有什么影响?

卢俊宇:我相信这个是一个加速器,这个绝对是一个加速器。无论是对美国,甚至是国际的焦点,是非常加快,就是无论是美国、五眼联盟还是英国政府,都会加快制裁的速度,甚至于扩大制裁名单。

记者:今天我看一下网友有没有什么问题要问的。有三个问题。第一就是想请教卢议员,现在除了中资之外的外资在香港占M2(准货币)的比例有多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方面的数据。

卢俊宇:这个数据应该是不断地在更新。你说客观上要知道最新数据就要上网, 我可以等会儿上网去查找有关M2的资料给大家。

被制裁者无法在银行取现金

记者:好啊。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是被制裁的人有没有机会去结账?

卢俊宇:我想结账的意思是,我理解为是可以拿回张支票,或拿现金出来。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银行最稳妥的方法是去寻求美国政府出一个“同意书”或者是consent(同意)去处理,怎样处理被制裁者的资产。最严重是冻结资产,甚至是可能将有关的资产交还给有关的监管机构,有些好些的方法可能是发出本票,一定是不会出现金的。发出本票的结果是,老实说,没有人能够开出户口,那张本票其实等于是一张废纸。

记者:为什么不可以出现金给他们?

卢俊宇: 因为银行是不能够去退钱的时候,是有一个审计追踪,就是要看原来那个记录,那个收款人是否真的属于被退款人。不能够出现金这个情况,是要记录稽核、风险管理和有关法规里面,是必须要遵循有关法规的。

记者:就是他明知道想拿自己的钱出来都是很大困难的?

卢俊宇:绝对是的。

香港金融暂不稳定 市民尽快开离岸户口

记者:第三个问题,作为小市民,请问是否需要马上把钱汇走?

卢俊宇:我想其实这个问题也已经不是现在才出现的了。可能早在“反送中”运动开始,人们就开始谈论要开离岸户口,或者要把钱汇走。那么汇钱走我想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汇到离岸户口,你没有离岸户口就没法把钱汇出境。其实我个人的建议就是,大家都要有心理准备,尽快开离岸户口。为什么呢?因为现在暂时在香港的金融系统真的很不稳定,尤其我最担忧的情况是,我们的特区政府是完全没有一个协和的心态。

无论是中共政府、或者香港政府都没有协和心态,似乎是想同美国正面开战, 无论是在金融上或者是经济上,这个做法,所以我很担心这绝对会对香港金融系统的稳定性是有很大的隐忧。我想其实作为我们是有风险管理的背景的,我觉得最稳妥的是我们要把我们的资产暂时放到一些避难所。当然你说去哪一个银行或者是哪个离岸的地方,我想其实个人有不同的取向、或者是他们的家庭选择。

一般市民开新加坡户口是不错选择

记者:这也是一个相信很多网友都想知道的问题。看到很多人把钱汇到新加坡,其实新加坡会不会是安全的地方?这是第一点。第二是,你作为银行界的,觉得在哪些方面、在避难所方面可以给市民多一些选择?

卢俊宇: 那么其实要开离岸户口,其实最近大家可能在不同的途径、媒体,甚至于亲自到银行问过。当然有些地方是最稳妥的,但是成本相对是比较重的。开一个银行户口可能至少要有两三百万的现金才可以开到,而且手续费很高。但是回到第一条问题,新加坡这个情况。我看新加坡在金融稳定性上还是比较高的,暂时如果没有突发的意外情况发生,在风险管理情况上,我们都叫做是很稳妥的司法管辖区,对大家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而在新加坡开户的门槛是相对低些的。我看在平衡风险和回报上,我想其实新加坡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你说再稳妥一些,可能在欧洲某些离岸的公司、离岸的国家,当然困难性会很大。比如你要去开美国的户口,第一你要与美国银行有很长远的往来关系,甚至于资产可能要有数百万的,这不是一般小市民可以处理到的。那我想我个人选择,一般香港市民选择去开新加坡的离岸户口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安乐工程如被制裁清盘 工资看资产负债

记者:那么另外一个问题就是针对安乐工程的。有网民想问,如果安乐工程被制裁的话,银行不跟他们做生意,那么安乐工程的员工会否受到影响?比如说他们能不能够拿到工资?

卢俊宇:客观上讲,最后安乐公司因为被制裁了,如果真的被制裁了,公司是可能到了要清盘或者结算的地步,到清盘的情况下能否拿到工资,就要看到底公司的资产和负债情况。这个其实跟一般的公司进入了清盘程序是一样的。债权人会排不同的次序,负债人和员工的次序,当然员工是会排的相对后一些。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