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五中全会期间 很多人失去自由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27日讯】首先来关注中国的消息。10月26号至28号,中共开五中全会,北京戒备森严。北京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等敏感人士遭到严密监视,从上周起,很多人被限制人身自由,有的被上岗,有的被强制住进宾馆看管,还有的被强制到外地旅游,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和丈夫则遭到警察骚扰和驱赶。

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26号在北京召开,京西宾馆会场戒备森严,宾馆大门外停著特警车辆和警车,周围增设岗哨,现场很多穿制服的警察和便衣。每当开会期间,北京很多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都遭到严密监视。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表示,她是通过中介租的房子,不认识房东,24号,一名自称是房东的50多岁大妈来砸门,随后警察上门,都说他们住的房子是违法的,说他们犯法了,把她的丈夫抓到派出所,诬陷他打人,要他赔偿两万元。

27号上午,倪玉兰发推文表示,上述的碰瓷女和警察又来敲门骚扰,驱赶她们夫妻俩。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他们是因为想在这个开会期间把我们驱赶,不让我们在这儿住,说我们租的房子是违法的,要把我们抓到派出所去接受调查,把我老伴传唤在派出所,被戴上背拷,然后给抓走的,关了25小时才释放。”

据了解,从上周起,北京很多人被限制人身自由,有的被上岗,有的被强制住进宾馆看管,还有的被强制到外地旅游。失去自由的维权人士都感到莫名其妙,并表示从来没人告知他们理由。

北京维权人士张德利:“我就在小宾馆里,从21号吧,四个呢(看守),黑夜四个,白天四个,谁知道要干啥啊现在,不知道怎回事,粮食吃都吃不上了,现在浑身都疼。”

北京维权人士王玉琴:“我这儿派著保镳在这儿,我就派了一个人,我这儿不多,肯定跟着,我是22号就上了,没说啊,谁告诉我,肯定不告诉我,肯定不让去,反正我就在马路边来回转。”

据《大纪元》报导,访民挤爆国家信访局,同时截访人员也布满车站等地,大量访民被截访、殴打、关押。早在半个月前,各地访民就开始冲出围堵关卡,想尽一切办法进京并隐匿下来,由于怕手机被定位发现,很多人将手机关机。26号上午,信访局现场一名男子因绝望割腕自杀未遂。

新唐人记者熊斌、李沛灵采访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