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朱军性骚扰案闭门开庭 受害人两项要求被拒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03日讯】央视主持人朱军性骚扰案2日在北京海淀区法院开庭。受害人弦子(网名)申请公开庭审,以及朱军本人到庭的两项要求被拒。当天,上百民众聚集在法院外,并手持“性骚扰可耻”等标语,声援弦子。

网易视频画面显示,12月2日下午,在北京海淀区法院外,聚集了百余名自发前来为弦子助阵的民众,人们举著“性骚扰可耻”、“打破黑箱”以及“#MeToo”等标语。路透社等少数外国媒体也在现场关注,但中共媒体集体缺席。

弦子到场后则打开一张写着“必胜”的海报,向众人道谢,并一度掩面而泣。

12月2日,央视前主持人朱军性骚扰案开庭。(推特截图)

弦子在受访时表示,从2018年前到现在,即使最后没法取得司法意义上的胜利,但是能够让很多人看到和她一样的性别暴力的受害者,就已经是一种胜利。

同时,弦子也安慰她的声援者,即使结果不好,希望大家也不要因为她的案例而气馁。

她对英媒BBC表示,无论输赢,她都不后悔。“如果我赢了,那肯定会鼓舞更多女性站出来说出自己的故事;如果我输了,我会继续上诉,直到讨回公道。”

开庭前,弦子在微博发文说,即使她和朱军都申请了公开审理,法院依然拒绝公开庭审,她提出要求朱军本人到庭的要求也依然得不到回应。

多家外媒认为,此案是中国类似案件中,极少数能正式走入法庭审理阶段的案例。有分析认为,这将对中国的MeToo运动影响重大。

弦子表示,做好了坚持下去的准备,不管是输还是赢,一定会有结果。(视频截图)

朱军性骚扰曝光于2018年反对性侵害的“Me Too”运动席卷全球之时。弦子的朋友、网名“麦烧同学”的非政府组织工作者徐超,于同年7月26日转发了弦子举报自己4年前遭朱军性侵猥亵的长文。

“弦子”在长文中披露,2014年到央视实习时,遭到主持人朱军性骚扰,甚至性侵。事发后,弦子曾在老师和朋友的陪同下报警,警方也曾立案并进行了取证。

但警方以朱军具有“对社会巨大正面影响力”为由,规劝弦子放弃起诉,事件不了了之。

财新网同年7月27日发布《女实习生指控主持人朱军性骚扰》,详细讲述了朱军性骚扰女生的细节。

当时,朱军向北京市海淀法区法院提出终止审理的要求,但法院于2019年1月18日开会后,决定驳回朱军的要求。

受害人弦子一度遭遇各方施压,北京警方甚至到武汉弦子父母家中恐吓,要求他们签不声张保证书。

中共官方对这起事件的打压处理方式,引发民众质疑、愤怒,不少网友在微博发贴,支持“麦烧同学”将指控朱军性侵一事进行到底。

弦子对英媒表示:过去的这几年给她带来了很大伤害。被告甚至谎称她有妄想症。为此,她还专门去医院做了精神鉴定。在搜集2014年证据的过程中,她无数次重复自己的经历,每一次表述都是一场折磨和羞辱。

2019年4月19日,弦子发文说: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必须自证是“正常人”,她曾因此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非常痛苦,直到法院调取了5年前的病例。这是折磨受害人有效且无聊的手段。

当时她也强调:即使朱军给1亿元的精神补偿她也不和解,她希望自己是最后一名受害者。

事后,朱军以“名誉权遭到严重侵害”和“受到严重精神伤害”为由控告弦子和“麦烧同学”。

目前在英国攻读硕士学位“麦烧同学”对媒体说,如果法庭判决弦子败诉,那这就意味着朱军对她们的名誉权侵权指控会正式展开。即便她在英国,她也做好了继续回应的准备。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