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北京强拆香堂村 老人站在高墙上喊冤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16日讯】北京昌平区“香堂文化新村”业主遭遇逼迁和强拆,数以千计的居民在隆冬季节失去家园或面临失去家园。12月13号起,当局对即将被拆迁的房屋断水断电。有老人站在高墙上喊冤,还有老人在街头哭诉,也大学教授绝食抗议。甚至有70岁老人被刑拘。

香堂村北京最大的小产权房集中地,有3800多户家庭1万多人口。多半人是来自北京市各界的精英层,具有广泛的社会活动能力和影响力。

据悉,香堂村首批有500栋住宅被当局以违建强拆或面临强拆,这是许多业主们唯一房产,有些业主年事已高,部分老人卧病在床。

12月14号,香堂村一位老人举著血旗站在自家房屋的高墙上大声哭诉。

香堂村老人:“这是政府要强拆我的房子,弄得我妻离子散,我没地方去了,我没地方去了。”

还有80岁老人拄著拐杖,站在街头向拆迁人员哭诉,讲述自己的爷爷当年抗日替共产党打天下,如今自己合法的房子被强拆,隆冬季节要流落街头了。

一位女业主介绍,自己家12月13号被断水断电,无法取暖,吃喝拉撒都是问题。

香堂村女业主:“还有70多岁的老母亲,患有关节火、糖尿病、高血压。现在我们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紧急向社会呼救。”

还有一位男业主控诉,政府人员13号对他家停水停电,把他家的天然气管道也拆了,这是他80岁的父亲用一生的积蓄建的房子,老人不愿离开。

还有业主发视频,展示香堂村被强拆后的房屋,怒骂政府丧尽天良,这么好的房子被毁掉了,这是人家一辈子的心血啊!

雪上加霜的是,12月13号晚间,昌平区下起了鹅毛大雪。寒冬腊月,很多老人处境堪忧。

12月15号,家住崔村镇香堂村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玉圣告诉新唐人,当局10号起出动多辆挖掘机和上千警力,首日已经强行拆除30多幢房子。

他批评当局,大冻天拆房子伤天害理,现在又被断水断电,他正在绝食抗议。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玉圣:“断水断电吃不上饭了,喝不上水了,那我就主动点,所绝食是目前最不得已的办法,而且我觉得面对这种公权力,从北京市委、市政府,到崔村镇政府,香堂不死几个人,这个事是不会罢休的。”

昌平区民众张先生说,不仅崔村镇被强拆,现在至少有4个镇都在搞强拆。

昌平区民众张先生:“昌平区崔村镇、小汤山镇、延寿镇和兴寿镇,至少这四个镇,东小口也在拆迁工作,但是强拆的工作并没有这4个镇这么惨烈。”

张先生说,现在的情况就是业主绝食、自杀政府都不理,政府的策略是把房子推平了再说。

网上传出的一份昌平警方的拘留通知书显示,70岁的老人郭岭梅因抗议强拆被刑拘。有网民说,她是已故作家诗人郭小川之女,也是中央新影厂的资深编导。

另有消息说,被强拆的包括中共前领导人陶铸的女儿、著名女作家陶斯亮。她的孩子呼吁社会关注香堂村的强拆问题。

杨玉圣介绍说,香堂村是20多年前,昌平区政府招揽文化名人建房居住,逐渐建成了数千套别墅和四合院,一度成为了远近闻名的示范村。

杨玉圣:“一个半拉子工程,大家辛苦辛苦建设到今天,这么详和,人文荟萃,易居,山青水秀,这是新居民的功劳,没有这3800户新居民,这香堂村和周围的村子有什么区别?!”

杨教授说,现在当局以违建强拆,业主们感到受骗上当了。有人把地方政府毁弃承诺的做法,称为“政府合同欺诈”。

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发推文透露:据说有高人给习总看风水,说香堂村的房子压了龙脉的气口,于是强拆。她说,当地居民多是70岁以上老人,数九寒冻被断水断电,这是将住户逼入绝境,置于死地!

香堂文化新村的网站主页介绍,香堂村因浓郁的文化内涵而闻名遐迩, 2007年被评为 “北京最美的乡村”之一,也是2008年“北京奥运旅游接待村”之一。

中共官媒当年也曾把香堂村描绘成一个充满浓郁文化馨香的山村,一个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一个上佳的天然氧吧,一个令世人陶然于文化之中的美好家园。

采访/常春 编辑/李韵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