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小扎与P4有勾结? 蓬佩奥惊住华莱士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16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6月15日(星期二),亚洲时间是6月16日(星期三)。

今天焦点:小扎与P4有勾?曾提供6位数;病毒来自哪?蓬佩奥惊住华莱士;安排石正丽愤怒,北京功夫白费了;UN专家指控活摘,外媒“忽略”一点;战狼集中唱反调,谁在挑战习近平?《真实中国》画展。

台湾政府15日表示,28架中共军机飞入台湾的防空识别区,这是迄今为止,对台湾最大规模的骚扰。

伊朗政府15日表示,已经生产出6.5公斤纯度60%浓缩铀,纯度逼近核武级90%。伊朗这个动作,为正在维也纳举行的核谈判增添了变数。

欧盟15日宣布,已经与美国解决了近17年的飞机补贴争端。外交官们表示,缓和贸易冲突,有助于美欧专注应对中共问题等更广泛的议程。

英国和澳洲政府15日宣布,两国都同意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去除关税和繁琐手续。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英澳关系有了新的开始。

日本冲绳市15日下起倾盆大雨,部分地区发布了4级防灾警报,提醒人们严防土石流。目前已有超过1.5万人撤离。

东京奥运组委会15日公布第3版选手须知守则,其中包含东奥期间防疫措施。频繁进出闹区、拒绝受检等违规行为将受到制裁,除了罚金,甚至可能遭驱逐出境。

截止到美东时间6月15日下午2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人数29万6,114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1亿7,719万1,404人,死亡总数是382万2,150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

正在国际社会强烈呼吁追查病毒源头之际,美国政府表示,已经掌握了是谁在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似乎为下一步制裁做铺垫。而美国这边,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慈善团体也跟武毒所有一些牵连。
早前曾联署实验室泄漏病毒是“阴谋论”的顶尖科学家认错了,直言非常可能从实验室泄漏。而蓬佩奥的一句话,惊呆了福克斯知名主播华莱士。

昨天还发生一件大事,联合国人权专家第一次声明,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维吾尔人、藏人、穆斯林和基督徒等等涉嫌“摘取器官”。这是一个非常轰动的消息,所有作恶的中共官员,恶报已经逼到眼前了。

美掌握资助P4者 小扎提供6位数

在昨天(14日)的美国广播公司ABC“早安美国”节目中,主持人特里‧莫兰表示,一名前美国国务院官员透露,美国政府知道哪些与中共军方有关金融账户正在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

莫兰指出,“今年1月份,国务院发布了一份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活动的概括介绍,称这个实验室过去曾与中共军方合作开展项目,并对世界保密。”

莫兰没有具体说明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中共军方金融账户情况,也没有说明美国政府在掌握详细情况后,将要如何处理,是否要进行制裁。但在国际社会高调呼吁追溯病毒来源的关键时刻,美国突然披露这个消息,似乎是有所指。

其实中共军方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关联,我们之前有谈过,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让我们第一次听说的,是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也进入了人们的视线,也跟武毒所有一些牵连。

美国保守派媒体“国家脉动”披露,2020年7月,扎克伯格的慈善团体曾向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UNC提供了43.3万美元,购买实验室设备,以解决中共病毒大流行病的研究。

实验室首席研究员是与武汉实验室的合作者,也是“功能获得”研究的支持者、教授拉尔夫‧巴里奇博士。他曾参与了《柳叶刀》杂志的声明,过早断言病毒是自然起源。

这笔赠款帮助产生了一项正在等待同行评审的研究——COVID-19传染病毒、鼻咽拭子中的病毒RNA和美国有症状的中共病毒门诊病人的血清状态。

在巴里奇的演讲幻灯片中,还列出了来自吉德利科学公司、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福西博士领导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的支持。不过福西最近在试图掩盖他与扎克伯格的关系。

报导中指出,巴里奇与扎克伯格慈善机构之间的财务关系,是在脸书大量审查用户关于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漏的观点后发生的。“国家脉动”披露,脸书与民主党人经营的“主要故事”Lead Stories有一份合同,雇用了一些CNN的离职人员审查不方便的信息。

这是挺有意思的事。脸书审查“病毒泄漏”的帖子,可能是要淡化人们对武汉病毒实验室泄漏病毒的关注。没想到却给自己找来了麻烦,引来了人们对脸书这种做法的注意。

人们自然就会想:为什么审查有这个观点的帖子呢?是不是你有什么问题呢?用中国话说,就是欲盖弥彰,却引火烧身。

顶尖科学家“认错” 蓬佩奥惊住华莱士

刚才说到巴里奇曾参与《柳叶刀》的声明,说中共病毒是来自于自然界。当时参与联署签名的科学家共有27位,但是现在其中一些人已经模糊了自己的观点。甚至有一位科学家说,“实验室泄漏更有可能”。

同样是昨天(14日)ABC的“早安美国”节目中,莫兰表示,一年多年,顶尖科学家在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了一封信。信中驳斥了实验室泄漏理论,称其为“阴谋论”。

最近ABC联系到了签名的所有27位科学家,其中12位做出了回应。莫兰说,“他们中的一些人告诉ABC,‘不太确定这东西来自大自然’。一位科学家告诉ABC‘自己错了’,他相信现在实验室泄漏的说法更有可能。”

这份联署信的科学家之一,也是联署信的重要发起人,就是世卫组织专家组重要成员、英国科学家达萨克。这个人与武汉病毒实验室的蝙蝠女郎石正丽交情深厚,曾资助武汉P4实验室进行“功能获得”研究。以前曾聊过,这里不再赘述。

通过莫兰透露的消息可以看出,这些顶尖的科学家们,当初在《柳叶刀》发表联署声明,似乎在科学上并不严谨。现在看来,那个声明更像是政治性的产物,所以其中12人的立场已经动摇了,甚至其中一人直接说“自己错了”,认为病毒泄漏的可能性更大。

而前国务卿蓬佩奥在病毒是否从实验室泄漏的问题上,说法更直接、更肯定,以至于惊呆了福克斯知名主持人华莱士。

在前天(13日)的福克斯节目中,华莱士询问蓬佩奥,“你相信病毒来自武汉研究所的实验室泄漏吗?”蓬佩奥这次的回答,比任何一次都简单明确,只有三个字“我相信”。在蓬佩奥回答完后,华莱士竟然沉默了5秒左右。

这是一个相当沉重的问题,也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如果换作一般的政客,完全可以“打太极”,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说法。

但是蓬佩奥没有这么做,没有多一句废话,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的回旋余地。这是华莱士没想到的,蓬佩奥回答得又直接、又明确,以至华莱士没有再追问相关的问题。

美国保守派网友“红州”指出,“蓬佩奥是一个严肃的人”。言外之意,蓬佩奥不会随便乱讲话,他这么说一定是有事实根据的。

安排石正丽“愤怒” 北京白费功夫了

蓬佩奥在卸任国务卿之前,曾看到过一些机密信息,了解确凿的证据。但实际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病毒很可能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的。

显然中共政府已经有了压力,安排P4实验室主任石正丽出面,接受了《纽约时报》的采访。不过石正丽说的话,《纽约时报》显然是不相信的,而且媒体普遍持嘲讽中共的态度。

在《纽约时报》昨天(14日)的报导中,石正丽表示她实验室“进行的功能获得研究”是不同的,目的不让是病毒更危险,而是为了解病毒如何跨物种传播。

但是我们前面提到的巴里奇博士可不是这么说的。这位石正丽的研究伙伴在2015年曾撰写文章,在Vice上发布他们的研究结果。

文中表示科学家们“创造了一种混合版本的病毒……与SARS只有12%的不同”,“也能抵抗所有疫苗和免疫疗法”。

石正丽本人也在2020年6月《华尔街日报》的采访中承认,2019年12月第一次报导这种病毒时,自己很恐慌。“疯狂翻阅自己实验室过去几年的记录,以检查是否存在对实验材料的任何不当处理,尤其是在处理过程中。”

石正丽说“当结果回来时,松了一口气:没有一个序列与自己团队从蝙蝠洞穴中采样的病毒相匹配”。她说“这真的减轻了我的负担,已经好几天没合眼了”。

石正丽语带愤怒地表示,中共政府允许在安全层级较低的P2病毒实验室研究蝙蝠,因为没有证据表明病毒能直接感染人类,这事得到部分科学家支持的。她表示武毒实验室2019年11月没有感染中共病毒的人,声称如果有这几个人的名字,可以提供一下帮助调查。

其实知情人早就指出过,武汉病毒所的“零号病人”可能是黄燕玲。至于黄燕玲是不是美国情报中所指的2019年11月就感染中共病毒者之一,我们无法确认,但是如果能让黄燕玲真人现身,对中共澄清指控是大有裨益的。

对于黄燕玲的情况,武毒所2020年2月16日曾发声明,声称黄燕玲在武毒所学习毕业后,一直在其它省份工作生活,没有回过武汉。也没有感染中共病毒,身体健康。

看中共言之凿凿,应该是完全掌握黄燕玲的情况。既然如此,干嘛不让黄燕玲真人现身呢?用事实说话,不是可以让所有的猜测不攻自破吗?但是中共就是不让黄燕玲出面,是不是黄燕玲已经不在人世了呢?

《纽约时报》表示,许多科学家和官员都说,中共应该分享研究所员工的医疗记录、实验室实验记录和病毒序列数据库,以评估石正丽的说法。

另外,石正丽2012年采集RaTG13病毒的同一个矿坑,曾有一群矿工在这里工作。这些人中后来生病,甚至死亡了。这些资料,是否也应该一并公开呢?

石正丽在电子邮件受访中表示,病毒泄漏说“毫无根据”,坚称武毒所在疫情爆发前没有掌握病毒来源。但《纽约时报》指出,中共政府拒绝开放石正丽的实验室供独立调查,也不公开相关研究资料,“使外界很难相信石正丽的说词”。

中共官媒报导,石正丽并没有入党。石正丽是不是党的人,其实并不是特别重要。只要在中共的统治下,是不是党的人,都一样得听党的话。

《纽约时报》指出,石正丽从1990开始担任研究助理,然后一路往上爬。到目前的地位却不是党员,这是“很不寻常的”。

“红州”评论指出,人们要记住一点,石正丽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没有言论自由的权利,甚至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正如习近平在2020年的讲话中所说,“科学无国界,科学家有祖国。”

很显然,党安排石正丽出面借《纽约时报》来“愤怒”一下,并没有达到想要的目的。

石正丽白“愤怒”了,自己声称“没什么好怕的”,恰恰反映着她内心的恐惧;党的压力也没有一丝减轻,媒体的质疑、科学家的质疑、社会各界的质疑,仍然排山倒海,接踵而至。

中共“摘取器官”联合国专家表态了

中共的压力,不仅仅体现在国际社会对病毒来源的追查,还有一件事,对中共的震动也是相当大。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官网昨天(14日)报导,12位独立联合国人权专家联合声明,据“可靠的信息”,中共在“强行摘取”包括法轮功修炼者、维吾尔人、藏人、穆斯林和基督徒等少数群体的器官。

联合声明中说,被拘捕的少数族群“在没有知情同意的情况下,被强行验血和器官检查,例如超声波和X光检查”。检查结果登记在一个“有利于器官分配的活体器官来源数据库中”,但其他囚犯则没有这一类的检查。

说到这里,我给大家讲一个真实的例子。大家还记得11日的节目中,我提到过一位朋友。我这位朋友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然后就在北京做律师。因为修炼法轮功,2010年被非法劳教2年,关在北京女子劳教所。

我的这位朋友现在是旅居欧洲,她在被抓后,就经历过很多莫名其妙的身体检查。她出国后告诉我,从被关到看守所、再到拘留所,最后到劳教所,一路下来做了多次体检,包括验血、验尿、X光检查等等。但检查之后,从来不告诉检查结果。

我朋友介绍,平均三个月,劳教所小医院就给检查一次。但有一次最特别,所以她也印象特别深刻。

那是2012年春末夏初,劳教所来了一辆超级豪华篷车,人要踩着梯子才能进到车里。这个车里各种医疗设备应有尽有,还有超声波检查。我这位朋友当时一看就明白,这是中共在采集她们的身体数据。

但是中共警察却欺骗法轮功学员。当时北京女子劳教所一个叫赵国新的女警察故意说,“看看国家对你们多好,这套设备是从德国专门给你们进口的,我们都不给用。”

这是小插曲,我们言归正传。专家们强调说:“在中国,强行摘取器官似乎是针对被拘留的特定民族丶语言或宗教少数群体。他们往往在没有被解释拘捕理由或没有拘捕令的情况下,在不同地点被抓被关押。”

声明中说,“根据收到的指控,从囚犯身上取出的最常见器官是心脏、肾脏、肝脏、角膜,以及较少见的肝脏部分。据称,这种具有医疗性质的贩运形式涉及卫生部门的专业人员,包括外科医生、麻醉师和其他医学专家。”

另一个联合国人权机构也强调了“对某个宗教少数群体的囚犯身上摘取器官的关注”。

联合国专家表示,中共为移植采购器官,“存在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对于囚犯或者被拘留者是否同意捐赠和器官分配,“缺乏独立的监督”。还有报告称,死亡的被拘留者和囚犯的家属被阻止认领尸体。

联合国专家呼吁中共,迅速回应关于“摘取器官”的指控,并允许国际人权机构进行独立调查。

中共驻日内瓦代表团发言人刘玉印称,联合国专家用“假消息诋毁中国(中共)”,坚决反对并否认指控。

中共的这种狡辩,其实一点用都没有了。联合国人权专家既然能发出联署声明,就说明他们手里有着详实的证据。否则这么严重的指控,国际专家是不会轻易做出的。

我们以往都是民间各个机构组织发声指责中共,联合国人权专家从来没有表过态。而现在,联合国12位人权专家联署声明,指控中共在活摘人体器官,必将引起国际社会更广泛、强烈的关注。

可以期待,国际社会更多的人、更多的组织、更多的国家会越来越关注中共的这桩罪恶。也可以期待,所有参与这桩罪恶的中共大大小小的官员、医生、警察等等,都将一个不落地被绳之以法。包括这些罪犯的家人,恐怕都会受到牵连,都将偿还所犯下的罪恶。

中国人常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坏人的恶报正在逼近。

这个消息非常具有轰动性,所以多家海外媒体都进行了报导,字里行间也反映着对中共说法的驳斥。

但奇怪的是,一些媒体只提到了维吾尔人、藏人、穆斯林、基督徒等,却没有提到被第一个点出的法轮功修炼者。不知道这些媒体“忽略”的原因是什么。

战狼集中唱反调 挑战习近平?

我们再来关注一下中共内部的变化。在今天(15日)的记者会上,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继续保持战狼本色,言词相当激烈地呛声美国“病得不轻”。

赵立坚表示,G7集团峰会公报“对中方蓄意诬蔑,干涉中国(中共)内政”,暴露出美国等少数国家“人为制造对立隔阂、扩大分歧矛盾的不良用心”。

他说一国或一个国家集团号令天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他直接呛声“美国病了,病得不轻,七国集团还是给美国把把脉,开药方吧”。

赵立坚的这番话,显然是延续了之前的战狼声调。但这明显与习近平要求的“努力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背道而驰。

换句话说,赵立坚敢公开跟习近平唱反调,这令人深感意外。其实赵立坚最多就是一个小卒子,他的战狼姿态,反映的是整个外交部的态度。也就是说,王毅领导的中共外交部在跟习近平唱反调。

跟习近平唱反调的还不只是中共外交部,还有中共官媒,其中以《环球时报》为代表。

微博认证的“半桶老阿汤”画了一幅讽刺画,模仿“最后的晚餐”,将G7领导人等用各国特别的动物来代表,充满恶搞和讽刺之意。

漫画中美国的形象是一只白头海雕,德国是黑鹰,澳洲是袋鼠,日本是柴犬,意大利是狼,英国是狮子,加拿大是狐狸,法国是高卢雄鸡,印度是大象,甚至连与会议没有关系的台湾也被用青蛙的样子出现在画面中。

“半桶老阿汤”的画发表在了自己的微博上,但是被《环球时报》等中共官媒改变后,变成了动物们围坐在一张桌子旁,桌上放着一个中国地图形状的蛋糕。

这些画作,的确可以让人看了哈哈一笑。但与习近平想要的中国“可爱”形象,很可能会得出相反的结论。

习近平在5月31日的政治局学习会议上要求,要调整对外宣传的基调,“努力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这种说法,外界认为北京当局可能要改变持续很长时间的“战狼外交”姿态了。

但是中共外交和宣传系统并没有把习近平的要求当回事,继续保持着战狼姿态,战狼形象不改,呛声美国“有病”,把G7国家领导人丑化成各种动物。

这些事往小了说,可能是对外强硬习惯了,一时战狼的惯性无法彻底改变。但即使这样,也是严重的政治问题,可能有人将会因此遭到整肃。

如果往大了说,套用中共常常使用的罪名,这是“丧失政治立场”、“严重践踏规矩”,对习核心不是“绝对的忠诚”。那么是谁在跟习近平唱反调呢?

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有江派色彩的“多维新闻”在12日说“半桶老阿汤”的漫画“细节满满”、“寓意深”,对这幅讽刺画是大加赞赏。10日还发表一篇文章《谁来监督党中央》,矛头直指习近平。

《真实中国》画展

接下来继续为大家展示《真实中国》征画活动的作品。大家都看到了,一幅丑化外国领导人的讽刺画,被中共这一炒作,影响是有多大?中共经常用这样的方式进行大外宣,丑化外国的形象,为它自己涂脂抹粉。

所以我们就针对中共这一点,来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们也用画作,来揭露中共的邪恶和丑陋,展现中国人被中共残害的事实。这就是我们举办《真实中国》征画活动的初衷。

我们希望大家都能够用自己的画笔,把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真实的中国呈现出来。从不同层面、不同角度,撕开中共的画皮。

我们不要求您的画技水平有多高,我们看重的是画作所呈现的事实和表达的意义。只要画作能揭露中共,就在我们的征集之列。

顺便说一下,如果您的作品是在别人作品基础上创作的,请您一定注明原作的出处和作者。这既是对原作者的尊重,也能避免我们侵犯版权。

从我们这个活动开始到现在,已经收到了上百幅画作。前面已经向大家展示了一部分,后面还有很多,将会陆续为大家展示。只要大家不断向我们投稿,我们的这个活动就不会终止。我们期待着您的参与。

您的画作请寄送到xwkd2017@gmail.com,我们会在节目中展示,然后上传到优乐客网站。以前展示的每一幅作品,已经都上传到了网站,没有看到的朋友,可以到优乐客去观赏,并为您喜欢的作品点赞。

今天为您展示的第一幅画作是台湾叶老师的作品《高墙》。

画面上是一堵墙,但是在墙的缝隙间,有一些白骨露了出来。而高墙上面,还有更多的白骨堆积。后面还有铁丝网。

在墙的迎面上,红色的血迹斑斑驳驳。但是仔细看,会发现斑斑血迹隐约显现出两个数字“64”。很显然,这堵墙是在暗指中共,而那些白骨和血迹,就是被中共杀害的1万多名学生和北京市民。

台湾叶老师的作品《高墙》(新闻看点提供)

叶老师在文字中说,“总以为谎言说久了就能成为事实。俗话说的好,纸包不住火。墙盖得再怎么高,都掩盖不住6月4日那一天。中共对争取自由的学生们,进行了一场血腥屠杀。”

第二幅画作同样也是台湾朋友的作品,名字叫《中国农舍》。画面上绿色的像是一条龙,粉色的像是一头猪。猪的手里分别拿着镰刀和锤子。这头猪是站在中共的五星旗上。

网友介绍,那条龙象征着中国,扭曲的表情,是在诉说中国人民的痛苦。滴下的血滴,暗指中共残害中国人民,靠着杀戮,中共得以窃国并统治。

网友说,那个粉色的猪,背上有5根毛,代指那些经常出来替中共骂人的“五毛”。而这幅画没有边框,是暗指中共的行为无法无边。

网友介绍说,这幅画是借用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农庄》创作的。《动物农庄》也叫动物庄园、一脸猪相,不同的地方翻译不同。

《中国农舍》(新闻看点读者提供)

书中讲的故事是,因为主人管理不善,农庄的动物萌生了造反之意。后来两头年轻的猪成了领袖,发动起义,成功把主人赶出了农庄。随后采用了“动物注意七诫”,宣称“所有动物一律平等”。

猪们呢把自己安排到了领导位置,并留出了特别食物供应,声称是为了自己的健康。两头猪还带领其它动物打败了试图夺回农庄的主人,并将战斗正式命名“牛棚战役”。

后来又经过了很多的内部权力斗争等变轨。猪们的行为越来越像人类了。他们直立行走、手持鞭子、身着衣服。“七戒”被简化成一句话:“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但一些动物比其它动物更加平等”。

这是一部非常有深意的作品,大家不妨去阅读一下。然后再对比一下现实社会,看看中共的所言所行跟《动物农庄》里面的猪有没有区别。

感谢两位朋友精彩而且富有深意画作,能够通过简单的画作,带给每一个人深深的思考。真的谢谢两位,也谢谢所有支持我们的朋友,有大家的支持,我们才会更有动力。

******************

眼下的这场疫情,几乎影响到了每一个人。尤其是防疫的重要措施居家隔离,不管人们情愿不情愿,都得留在家里。人们的生活轨迹被打乱了,许多人抱怨生活的突然变化,带来了诸多不便。

的确,当习惯的生活节奏被改变,会有诸多不适。不过如果换一个角度考虑,或许也可以把这种变化当作一种全新的尝试。

在今天的文化看点,看看一些历史名人在遇到类似情况时,他们是如何应对的。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我们的会员网站的网址是http://muyangshow.com,还有一个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我们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同时帮我们把这个频道转发出去,让更多有缘人看到我们,听到我们的声音。

加入会员观察独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阳会员网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阳: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欢迎订阅+按小铃铛:https://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