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17)战友重逢

作者:戟枫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6日讯】
第十七章 战友重逢

吴伟光迎来了出走以来最高兴的一天,一大早就站在峭壁上眺望。

和雷诺达成初步的合作协议,就是把老刘放出来。这点对于雷诺来说不是难事,有了吴伟光的合作,对于中情局了解中共在亚洲、美国情报网布局太有价值了。

上层很快同意了雷诺的提议,今天就是老刘到达模里西斯的日子,吴伟光兴奋了一夜没有睡好。这件事一直是吴伟光心中的块垒,终于可以消解了。

在望远镜里看到老刘消瘦、苍白面容,有些孱弱的身躯站在快艇的首部,吴伟光心里还是感到难过。

这一晃快五年了,老刘被关进关塔纳监狱,音信全无,似乎被所有人忘记了。但吴伟光没有忘记,有机会一定要解救老刘出来,没有想到机会是这样到来的。

快艇快到了,吴伟光快速从峭壁上下到底部的简易码头。上岸后的雷诺微笑地和吴伟光握手,简单交代几句,就把一脸懵懂的老刘留在码头上,返回快艇,带着部下驾艇离去。

老刘似乎想问什么,还没开口,就被吴伟光抱住,“老刘,终于见到你了。”

“组长,这是怎么回事?”老刘还是把疑问说了出来。

“没有什么,现在你自由了。”放下老刘,吴伟光兴奋地宣布。

“真的?”老刘似乎不太相信。

“真的!从今天开始,你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了。”吴伟光肯定答复。

老刘听完,脸部生动起来,突然放声大哭起来。吴伟光默默地扶住老刘的肩头,没有劝慰,知道老刘这五年来所受到的肉体、精神上的折磨,让他释放一下情绪。

哭了一阵,老刘有点不好意思地冲吴伟光笑笑:“组长,不好意思。”

“好了,我们回家!”吴伟光拉起老刘向岩壁上的旋梯走去。

走进别墅,裹着围布的丹尼斯从厨房出来,满脸憨笑地冲着老刘点头:“Bonjour!”

“这是我的朋友丹尼斯,这是我的战友老刘。”吴伟光分别向两位介绍彼此的身份。老刘微笑地点头,显然不明白丹尼斯的意思。

吴伟光把老刘带进浴室,安排老刘洗澡,换衣服;丹尼斯回到厨房安排菜肴。

洗漱完的老刘换上一身热带风格的衬衣、短裤,精神了很多。丹尼斯已经准备好菜肴,把能找到的海鲜上了满满一桌,金枪鱼、虹鳟鱼、螃蟹、大虾;吴伟光也抽空做了红烧肉、土豆焖鸡一些中国菜肴,知道老刘这五年来,大概未吃过中餐了。

果然老刘吃得老泪纵横,让餐桌一时空气沉郁。

不管怎样一顿饭吃得很尽兴,老刘情绪也缓了过来。

吃完饭,吴伟光带着老刘进了书房,两人舒服地坐在藤椅上,斟上中国茶,开始正式的交流。

“组长,这是部里的安全屋吗?我们什么时候回国?”老刘狠狠地抽了一口香烟问道。

吴伟光知道最艰难的谈话要面对了,沉吟一会说道:“我回不去了,你是否要回去,看你的选择,我来安排。”

顿时房间空气沉重起来,“为啥呢?”老刘急切问道。

吴伟光也抽了一口烟,慢慢把自己这一个月的遭遇娓娓道来。

老刘惊愕地张大嘴:“组长,这么说你已经背叛组织了。”

“可以这么说吧!”吴伟光肯定地回答。

“这都是为什么啊?”老刘满脸疑惑不解地问道。

吴伟光打开桌上的电脑,点开一个文件夹,推到老刘面前说道:“这里有一些资料,你先看完,然后我们再谈。”吴伟光站起身来走了出去。老刘点点头,低头操作电脑翻看起那些资料。

时间缓缓地流失,吴伟光坐在阳台的藤椅上望着平静的大海,默默想着心事:以他对老刘的了解,不指望老刘能留下来。不管怎样,帮助老刘摆脱牢狱,也算解脱了他一件心事。

一夜无话,早上吴伟光到了书房,发现老刘已经起身。便走出别墅大门,看到老刘已经和丹尼斯在田间拔草。

一夜的休息让老刘面容平和、从容很多,在遮阳帽下有点微红挂着汗珠。

吴伟光走到他身边,丹尼斯看出两人有话要说,便走到一旁。

“组长,这里风景真不错,空气清新,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老刘随口问道,看得出来他非常惬意这样的生活。

吴伟光便把和丹尼斯认识的经历叙述了一遍。“这里是不错,可惜不是我们的故乡。”吴伟光感叹一句。

“有句话怎么说的,心安之处即故乡。”老刘站起身来,面对吴伟光脸色严肃说道:“组长,我决定不回去了,就在这里安家。”

“哦?说说理由。”吴伟光好像不惊奇地问道。

“且不说我这样无名无姓地回去,不知要接受多少调查,而且也会牵连到你。那些资料我看了,过去虽然我知道他们腐败堕落,视人命为草芥,但是这样公然研发生化武器,他们和日本鬼子有什么区别。”老刘正色地说道。

“嗯!不过还是要考虑到很多后果,嫂子和孩子,我会安排人护送到这里。你家里还有其他人需要出来的吗?”吴伟光细心地问道。

“父母已经过去,还有哥哥和妹妹两家,估计也不愿意出来,随他们去吧。”老刘感激地向吴伟光解释道。

“嗯,先把嫂子和孩子接出来。”吴伟光轻松说道。

“那你呢?伯母可是还在大陆。”老刘忧虑地望着吴伟光。

“没事,暂时他们还不敢怎样,正在想办法接她出来。”吴伟光虽然轻松地向老刘解释,但心里还是很沉重,知道这个事情不简单。

一个星期后,王淑华接到曼谷侄子的电话,说他母亲因病去世,要求王淑华启程到曼谷参加吊唁。王淑华心里很悲痛,便向许青平提出了去曼谷的请求。

许青平很快把情况向部里汇报,乔副部长倾向不予批准。

情况很快汇总到国家安全委员会,最后指示由中联部的余副部长负责协调处理。

许青平飞往北京,参加这次协调会。一个封闭的会议厅里,首先由昆明公安厅的宫副厅长介绍情况,安全部乔副部长、许青平参加,会议由余副部长主持。

从宫副厅长的介绍里,得知王淑华姐姐的丈夫在当地是一个大家族,政商关系非常深厚,而且也是中共统战对象。她姐姐的丈夫生前曾经多次来到北京,参加统战部组织的联谊活动,在当地是中国大使馆主要的统战团结对象。

宫副部长的意思是同意王淑华的请求,理由两点:第一为了统战的需要,不可能拒绝一直和我党配合很好对象的请求。第二我国在泰国的警察、安全部门渗透很深,可以保证他们配合我们的工作。

但是乔副部长则不太同意,认为目前王淑华是我们牵制吴伟光的唯一砝码,泰国毕竟不是中国,还是做不到万无一失,一旦出现纰漏,我们将底牌尽失,无法再对吴伟光进行牵制。

余副部长坐在首座仔细地听着两位的话语,将头转向许青平:“小许,你谈谈你的意见。”

许青平沉默一会,谨慎开口说道:“宫副部长、乔部长的话都有道理,关键在于我们在曼谷是否能做到万无一失。”

余副部长有点不满意许青平的话语,开口说道:“我觉得你们安全部前期的工作过于保守,如果一直顾忌吴伟光的话,我党的事业还要不要进行下去?”并严厉地看向乔副部长。

这让乔副部长神色有点尴尬,心里暗自琢磨:这土豹子,啥也不懂,根本不知道情报工作的险峻。但知道他是上峰的红人,也只好隐忍不发,微微闭着眼睛。

“上次我和小许会面,交代给你们一个任务,就是要主动出击,在适合的地点诱捕吴伟光,而不能像你们之前的行动,都是稀里糊涂出击,得不偿失。我看这次机会就不错嘛!”余副部长又转向许青平,示意许青平继续他的话说下去。

“是的,这次是一个很好机会,刚才听宫副部长的介绍,在曼谷我们占尽地利人和,但有一点就是吴伟光是否会自动上钩呢?”不得已许青平顺着余副部长的话把他的意思讲了出来。

乔副部长不满意许青平的话,但也知道她是不得已随和;更不满意的是余副部长对安全部的工作指手划脚,随意抹黑。

“嗯!以吴伟光的聪明,能轻易上钩吗?”乔副部长看似随意的一问,抛出一个难题给余副部长。

“这就看你们的工作能力了,如何做到内紧外松,让吴伟光认为是一个机会和他母亲相见了。”余副部长咄咄逼人地指示道。

乔副部长默不作声了。

“我看这样吧,由小许牵头,安全部曼谷方面人员由昆明公安厅外围人员全面配合,一定借助这次机会抓捕吴伟光。”余副部长当即做出命令来。

“不不,我认为还是乔副部长牵头,我们打打下手,毕竟乔副部长经验老道,深谋远虑,各个方面协调起来方便。”许青平连连摆手。

沉思一会,余副部长转向乔副部长,微笑开口说道:“嗯!乔副部长,那就有劳您多辛苦了,争取这次一定成功。”

“嗯嗯!我尽力而为吧!”乔副部长勉强答应道。

待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