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18)曼谷吊唁

作者:戟枫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6日讯】
第十八章 曼谷吊唁

王淑华的曼谷之行在不可思议的氛围中成行了,许青平竭力避免一同前往。

但乔副部长执意让许青平陪同前往,却安排总部的孙忠率领四个手下负责保安,另外也无形中成为他和昆明公安厅方面的联络人。

在考虑到各种因素后,许青平同意了这样的安排,只能带着自己的秘书小冉前往曼谷。

王淑华在许青平、小冉的陪同下,登上了南方航空公司直达曼谷的航班,当然后边还有五位总部派来的保安人员。虽然得到过许青平的暗示,王淑华心里还是忐忑不安,不知道这趟是否能见到吴伟光。

航程三个小时的距离转瞬就到,大概大家心里有事,所以没有感到三个小时的漫长。

下了旋梯,一个身穿泰国警服的人在旋梯旁迎接王淑华一行人,让他们在旅客中格外显着。

这位名叫帕猜的警官是当地警察局的副局长,直接寻找的是孙忠。寒暄一会后,带领一行人从贵宾通道出了安检门,下到地下停车位,还有两辆警车待命。

王淑华没有见到侄子张坤灿,一行人被安排到两辆SUV里。在两辆警车的护驾下驶向泰国半岛酒店。身后还跟随者四辆越野车,属于安全部以及昆明公安部门在泰国的情报人员。

虽然知道中国在泰国各个方面渗透很深,见到这番情形,许青平还是感到诧异,心里不由地担忧起来。

安排住进半岛酒店的超级豪华套房,为了方便照顾王淑华,许青平和小冉一块住进了这个有五个卧室的超级豪华套房。

湄南河穿酒店而过,风光旖旎,阳光明媚,鲜花盛开,可是每个人都没有心情欣赏这无敌的风景。

洗漱完毕,一会功夫前台人员按铃说有嘉宾前来拜访。王淑华知道是侄子张坤灿,多年前在广州见过这位普通话说得磕磕绊绊的年轻人,不知道现在长成什么模样了,王淑华心里还是有点期盼。

酒店是张坤灿安排的,所以他很快熟门熟路地走到了客房的会客厅,带着四五个身着泰国传统服饰的年轻人。

王淑华见到这个有点发福的中年人,依稀有着姐姐的影子,不由地眼眶一热。

张灿坤依照泰国对长辈的礼节向王淑华行躬身礼,颔首掬手,抬起身子来开口说道:“姨妈,感谢您来参加母亲的葬礼。”

“坤灿,不要那么客气,姐姐生病时候就应该通知我过来。”王淑华有点抱怨张坤灿。

“对不起,姨妈,母亲病时,医生说只是老年病,不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没想到会突然过世,就没有及时通知各地亲朋。”张灿坤低头向王淑华致歉,又抬起头对着五位青年男女说道:“都过来,向你们姨祖母致谢。”

五位很听话地排成一排站在王淑华面前鞠躬致谢,齐声诵到:“姨祖母好,谢谢姨祖母前来。”

王淑华看到这些乖巧的后辈不由地眼眶湿热,想起还在漂泊中的吴伟光。

张坤灿见状说道:“姨妈,您先休息会,晚上七时我再过来为您摆宴洗尘。”

“好的,灿坤,孩子们,你们先回去吧!”王淑华和张坤灿以及他的孩子们打过招呼,由许青平搀扶回到卧室休息。

晚上张坤灿又带着一帮小辈陪着王淑华一行人在酒店餐厅吃了晚饭。虽然是居丧期间不能饮酒,但菜肴是极尽奢侈、豪华,显示了张氏家族的经济实力。

孙忠带领总部行动处四个人员分别住在王淑华附近的左右套房,门外还有当地警局的一班人马守卫。当地安全部和云南公安厅的人员二十多位分别装扮成游客,身着便衣在酒店周围游荡观察,人手一份吴伟光的照片。

一夜无事,第二天张坤灿又过来陪同王淑华前往拜访一些张氏的前辈,在张氏的祖宅盘桓半日,回到酒店。

似乎一切都很正常,安全部也在机场和码头安排了一些线人,注意观察有可能是吴伟光到达的航班和游轮。

又是平安的一天,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孙忠有点不安,这次来曼谷不是为了保卫王淑华的安全,而是以王淑华为钓饵,吸引吴伟光来相见,以便抓获吴伟光。可是两天过去了,没有见到丝毫吴伟光的踪影。

孙忠来到王淑华的房间,将许青平叫了出来,在一个隔间里询问许青平怎么办。显然这个过去干脏活的打手没有耐心了。

对于怎样吸引吴伟光显身,张氏家族在不知安全部意图的情况下,还是在泰国、欧洲、非洲、美洲各大中文报纸、网站刊发了讣告,还特别表明了一些重要的参加吊唁的人士,王淑华的名字就在其中,所以不可能吴伟光得不到信息。

至于为什么一直没有显身,这说明吴伟光非常谨慎,而且细心,说不定已经到达曼谷,一直在暗中观察这里的情况呢!许青平帮助孙忠分析着情况,孙忠顿时紧张起来,环顾四周。

“孙处长,你没有必要这么紧张,肯定不在这里。”许青平打趣着孙忠。

孙忠尴尬地笑笑:“许处长,不得不小心啊!这次如果出了纰漏,乔副部长那里不好交代,还要被那个余副部长追责,你我都要担责。”

孙忠有意把许青平联系上,显然想引起许青平的共鸣,减轻自己的责任。

许青平暗自好笑,这次本来她想避嫌不来,乔副部长显然想拉她入水,可是又不信任她,把这次任务的负责人交给了孙忠,正好出事可以让许青平摆脱一些责任。

第二天是一整天的吊唁活动。早上十时,张灿坤派自己的儿子前来接王淑华前往吊唁大厅。

吊唁大厅设置在张氏建立的一座公庙,金碧辉煌的大厅早已被白纱覆盖,身穿麻衣的泰国和尚站立通道两旁,双手合十诵经。

寺庙著名主持在金丝楠木的棺椁旁持莲花净瓶,祈祷逝者进入西方极乐世界。

显然张氏家族在当地名望卓著,各届官商名流、知名人士络绎不绝地前来吊唁,王淑华和张氏的前辈们身着素服,在大厅答谢各界人士的吊唁。

站立半天,让王淑华腰酸背疼,下午的活动便没有参加,由张氏的小辈们代替,王淑华回到酒店休息。

这样的活动人来人往,着实让孙忠一阵紧张。亲自站在大厅门口观察各色人的走动,还不时通过对讲机询问外边暗哨的情况汇报,好在一切平安,没有事情发生,孙忠既觉得欣慰,又觉得失望。

许青平也有点心焦,来了三天还没有人联系她,不知道吴伟光到底如何安排王淑华出走。晚上便没有出去餐厅吃饭,点了一些饭菜叫酒店的伙计送过来。

门铃响了,小冉打开门,一个身着酒店制服的伙计推着餐车进来,小冉示意伙计将餐车推到室内餐桌旁。

许青平并没有注意,准备起身到卧室叫醒王淑华用餐,但和酒店伙计对眼的一刹那,差点叫出声来。

伙计用手放在嘴唇边,示意许青平不要出声,又用眼神瞧了瞧餐桌上一个大盘的底下,看到许青平点头,便推着餐车退出门外。

许青平待伙计关上门出去,便伸手在那个大盘子底下摸索,摸到一个纸包,随手放到裤袋。走进王淑华的卧室,搀扶她出来用餐。

用餐完毕,回到自己的房间,锁上门。许青平打开纸包,里面有两粒药丸,还有一张用法文书写的纸条。

许青平不由地兴奋起来,当然让许青平最感到惊诧的是那个酒店伙计居然是老刘,已经失踪快六年的老刘。

显然老刘已经被吴伟光解救出来,这也说明吴伟光彻底地和美国中情局合作了。

这让许青平有点伤心和痛恨,伤心的是自己最怕的事情已经成真;恨的是到底是什么让吴伟光彻底背叛他过去的信仰和衷心的事业?

另外一个房间,孙忠正在和乔副部长通话。乔副部长大致询问孙忠最近几天的情况,孙忠汇报完毕,有点心焦地问道:“部长,你说这吴伟光老不出现,是不是我们盯得太紧,让他不敢显身啊?”

“怎么你着急了?你要记住我交代你事项,第一要务是安全地把王淑华带回来,而不是想着抓获吴伟光。”那边传来乔副部长训斥的声音。

“可是我们如果没有抓住吴伟光,那个余副部长不是又要找我们的麻烦吗?”孙忠有点不安地表示。

“这个不用你操心,有我在替你们顶着。”乔副部长安慰着孙忠。

“好,有部长在,我一定按照部长的指示,将王淑华带回去。”孙忠表达着衷心。

“许青平怎样了?”

“许处长好着呢!”

“什么叫好着呢?她有没有出去见过什么人,有没有异常的行动,你不知道吗?”乔副部长不耐烦地训斥道。

“没有,没有,部长,许处这三天根本没有单独出去,一直在我的眼皮底下呢。”孙忠连忙解释道。

“嗯!记住这次行动你是领导,一定不能让其他人左右了你的思维。”乔副部长谆谆教诲道。

“是的,是的,我记住部长的话了!”放下电话,孙忠满头大汗,心里嘀咕:这神仙打架,小鬼受苦。

心里明白乔副部长和余副部长一直不对付,就牵连到许处。可是许处也不是好惹的,部里部外的同事有哪个不是受到许家的提拔。

孙忠抹掉头上的汗,呆呆想着心事。

待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