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疫情攻陷北京 习近平“大业”岌岌可危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03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8月2日(星期一),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在最近,我们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没有聊到和疫情、病毒相关的话题了。但在过去的这个周末,关于疫情的热门消息突然接踵而来,而且发源地都来自中国,都引起了国际社会的瞩目。

这其中主要包括了两大热门焦点:一个是中共战狼发言人赵立坚在新闻发布会上就病毒溯源问题再度公开甩锅,指称美国德特里克堡才是病毒起源的最大嫌犯,应当受到调查,同时抛出4大疑问要求美方做出解释。这个发言被中共内宣外宣都广为转发。

另一大焦点则是大陆新一波从南京爆发的疫情,似乎已经有愈演愈烈之势。这一次的疫情与此前大陆几次的局部地区疫情相比,似乎有点不一样。那么,南京疫情有没有可能像武汉那样引发又一次的危机大爆发呢?

今天我们就来重点讨论这两个问题,看看这些纷繁的新闻背后,能够告诉我们一些什么样的关键信息。

双簧戏?赵立坚再点德堡甩锅疫情

赵立坚关于病毒溯源的这番论调,是在7月30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抛出来的,当时是央视记者提问,对美国要求对中共进行病毒溯源调查有何评论,然后赵立坚就来了一通长篇大论,显然是一唱一和地精心安排。

赵立坚首先攻击美国把疫情政治化、病毒污名化、溯源工具化,然后就点名要求美国解释4大疑问,它们分别是:①美国应该公布并检测早期病例数据。②美国应该邀请世卫组织专家调查德特里克堡和美国在海外的二百多个生物实验室。③美国应该邀请世卫组织专家调查北卡罗来纳大学。④美国应该公布参加武汉军运会的美国军人患病病例数据。

与此同时,中共科技部的官方报纸《科技日报》刊发了一篇标题耸动的文章,声称有清晰的路径显示:“欧洲发现的新冠病毒来自德特里克堡!”

这篇报导引述美国一家名叫“世界新闻网”(wn.com)的网站文章说:“正是2019年美军通过其血液项目将新冠病毒带到了欧洲。”文中强调了两个重点推论:1. 病毒源自美国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简称德堡)。2. 病毒是通过冷链血液包裹传播的。

一听到“冷链传播”这个词,我估计不少朋友已经开始露出会心的微笑了。为什么?因为自从中共大开表彰会,宣布取得抗疫胜利之后,大陆几乎所有局部地区爆发的疫情,都被官方定性为“海外冷链食品”输入。同时被中共操纵的WHO第一次赴武汉调查病毒起源报告中,也按照中共的意思罗列了这个“冷链输入”的可能性。

我查了一下这家没怎么听说过的域名为wn.com的“世界新闻网”,发现这是一家总部位于纽约的新闻聚合网站,于1995年3月22日注册,1998年正式上线。该网站并非一家独立媒体,而只是一个新闻搜索引擎。在其中搜索有关德特里克堡的新闻,你会看到几乎清一色都来自中共官方媒体的文章。

忽悠墙内大众 赵立坚典型的搬石砸脚

赵立坚的几大质疑,看上去气势汹汹,但其实漏洞百出。比如他要求美方公布参加武汉军运会的军人究竟得了什么病?这并不是什么新鲜的猛料,而是翻炒去年2月下旬的旧闻。在当时,武汉第一家中共肺炎(新冠肺炎)指定收住医院金银潭医院,其院长张定宇就公开辟过谣,证实5名外籍运动员患上的输入性传染病是疟疾,与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毫无关系。

其次,赵立坚声称WHO应当调查北卡罗莱纳大学,并点名该大学的巴里克团队是做功能获得性增强实验的权威。说实话这让我有点惊讶。为什么?我过去说过赵立坚就是一个二货战狼,但我没想到他居然“二”到这种程度。

他声色俱厉地指控巴里克团队有进行人工改造病毒的嫌疑,但他的话故意只说了一半。巴里克的确针对冠状病毒做了功能增益实验,但他不是自己单独做的,他是与一个很权威的冠状病毒专家合作进行的,而这个专家不是别人,正是引发本次病毒大爆发的头号嫌犯:武汉病毒所的“蝙蝠女”石正丽。

他们在2015年一起合作,在人工合成一种杂交冠状病毒的实验中,使用的关键结构就是石正丽独家提供的新冠状病毒的S蛋白。

所以你看,赵立坚这种手法是典型的忽悠墙内大众,典型的搬石砸脚。不过他可能觉得,哪怕在海外砸脚痛得龇牙咧嘴,只要能糊弄住国内大部分人即可。即便有少数明白人,现在也是万万不敢发声的,因为说真话被抓被判的例子已经太多了。

抄苏联作业 德堡早被指控为病毒发源地

至于说赵立坚指控的最核心:说美国德堡的生物实验室是黑手,其实也不是什么新鲜货。要知道,德堡被指控为制造危险病毒的发源地,早在苏联时代就开始了。

1983年7月,印度一家名叫《爱国者报》的报纸声称,一位“著名的美国科学家和人类学家”向该报揭发,爱滋病是美国基因工程师在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制造出来的,是五角大楼研制的最新的致命生物武器。

此后苏联克格勃与苏联媒体发起了一波舆论攻势,并联合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在全世界范围内对美国进行诋毁。一时间舆论大哗,仅仅在1987年,“美国人制造爱滋病毒”的谣言就以三十多种语言被八十多个国家的媒体进行报导。

1989年柏林墙倒塌后,东德秘密警察机构“斯塔西”解密档案证实了苏联克格勃参与编造“美国制造爱滋病”的谣言,并有计划地将此谣言散布到全球,以打击美国的信誉。这次虚假宣传行动被称为“感染行动”。

1992年,苏联解体后,时任俄罗斯联邦对外情报局局长叶夫根尼‧普里马科夫也正式承认,苏联报纸上一系列宣扬美国制造爱滋病的文章是由克格勃策划的。为了让这个谣言更加可信,克格勃刻意让谣言从苏联集团国家之外的印度开始传播。而那家最先爆出所谓猛料的印度《爱国者报》,其实是由克格勃提供幕后资金成立的亲苏联报纸。

简单对比一下中共这一波从美国大外宣发源的“病毒来自德堡”的舆论攻势,我们可以看到,很明显这是在抄苏联克格勃的作业,而且抄得很蹩脚。事实上,就在赵立坚这次发布会上,就被记者当场打脸,而且还是来自与中共友好的俄国塔斯社的记者。

赵立坚被反问尴尬 中共无法甩锅的死结

这位记者在赵立坚抛出他的指控后,提问说,中方曾经援引国际研究者称,人工合成病毒以及实验室泄漏都是阴谋论,现在中方又呼吁调查美国德堡生物实验室,请问这二者是否相互矛盾?

这个提问可谓击中要害,因为可能赵立坚自己都忘了,他在7月6日的记者会上还大肆抨击“病毒源自实验室泄漏”是阴谋论,并力挺达萨克等人曾在《柳叶刀》发表的支持病毒来自自然演化的说法。

这个提问让赵立坚非常尴尬,他的回答也非常搞笑,说美国指控病毒起源于武汉实验室就是阴谋论,而他指控病毒来自德堡实验室、应当调查德堡是有证据的科学结论。

看到了吧,中共现在就是全面公开的流氓化,而且越来越把“我是流氓我怕谁”肆无忌惮进行发挥,公开双标裸奔了。

我们如果跳出中共这种“你指控我什么,我就反咬你什么”的模式,会很容易看到中共最大的漏洞在哪里。这个漏洞就在于:当前对病毒来源的两大理论,无论是“实验室泄漏说”还是“自然演化说”,我们会发现其与中共病毒亲缘关系最密切的毒株,都是中国独家拥有的,全世界其它任何地方都没有。

我们都知道,实验室泄漏说以闫丽梦博士的报告为代表,其认为最大的病毒嫌犯是编号为ZC45、ZXC21的两种“舟山蝙蝠冠状病毒”,这两个病毒是上海病毒专家张永振最先在《自然》杂志发表论文指出,与中共病毒亲缘关系最密切。而这两个病毒都是南京军事医学研究所独家拥有的。

自然演化说,以石正丽为代表,她发表论文首次曝光了与中共病毒同源性最高的那个RATG13病毒,声称这是证明中共病毒源于自然演化的最直接证据,而这个病毒,同样是石正丽全球独家拥有的。

所以,我们就看到,无论那种说法成立,所有嫌疑最大的新冠病毒都只存在于中国境内,独此一家,别无分店,这只能证明病毒的起源点就在中国,这是中共无法甩锅的死结。

美国系列行动病毒溯源 中共搅浑水

中共这波舆论攻势,是针对美国发起的又一轮信息战,其背景当然与美国的行动息息相关。

7月28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会晤了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并表明美国支持世卫组织对病毒起源进行更多调查,包括要求在中国进行透明、不受干预的调查。

7月29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情报委员会的两党领袖致函白宫,要求拜登采取更多行动彻查中共病毒起源,并提出3大建议。

就在今天,美国共和党发布了一份最新的报告说,有大量证据表明,中共病毒是从中国一个研究机构泄漏的,且明确指出,泄漏时间点发生于2019年9月12日之前。

而拜登在5月下令情报机构调查病毒起源给出的90天期限,距离现在也只剩下二十多天时间了,而国务院副卿谢尔曼访华,也明确提到了病毒溯源调查问题。

所以,国际社会对病毒溯源的压力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拜登代表美国政府将要出具的这份报告,一旦结论倾向于实验室来源,美国势必采取行动施压。因此,中共抢先发动信息战,目的就是先发制人、以攻为守,暗示将给美国制造麻烦,迫使美国在公布报告的时候对结论进行自我审查,最大限度化解对自己的不利。

这种搅浑水打法究竟有多大效果呢?很难乐观,因为中共自己曾经力挺世卫组织的权威性,为自己辩护的最大依据就是世卫调查团第一阶段的报告。但万万没料到谭德塞突然变脸开始支持美国立场,要进行第二阶段调查,这是让中共极其被动的主要原因。

大陆疫情进展迅猛 13天传15省26市

好的,刚才我们讨论了有关病毒的信息战,接下来我们就顺便说说大陆的疫情。这次从南京爆发的疫情与前几次大陆在东北、广东等地局部爆发的疫情明显不同,其进展之迅猛让很多人、包括大陆的专家们都感到震撼,大家也都很关心这波疫情的走向究竟会如何发展。

大家可能已经看到了不少相关报导,这波疫情于7月20日爆发于南京禄口机场——这里需要留意,河南号称五千年一遇的特大暴雨也出现在同一天——禄口机场的疫情现在已被官方证实源自俄罗斯的入境航班,而且爆发病毒株就是当前最可怕的德尔塔变种毒株。

为什么说德尔塔毒株很可怕?因为第一,这个毒株就是中共曾幸灾乐祸嘲笑印度遍地死人的祸首;第二,这个毒株攻击性极强:案例调查证实1秒接触就会感染,14秒无接触就会传播,10天就产生了5代传播,病毒平均代际间隔只有2.9天,而且相同感染状态下,病毒载量超过去年流行毒株的1,260倍。

第三,病毒传播链蔓延非常迅速,从7月20日爆发第一批病例到现在,才仅仅13天时间,官方现在公开的数据说已经蔓延到至少15省26市,但实际上7月31日曾经一度有19省46市发布了53条密接排查和紧急提醒,简直可以用迅雷不及掩耳来形容。

这种攻击力和蔓延速度带来的结果就是,在不到10天的时间内,中共国家疾控局局长王贺胜与主管卫生系统的最高官员中共副总理孙春兰不得不先后前往南京,说明南京疫情正式升级成为全国性疫情——尽管蔓延的各地公开报告的病例数都不多。

与此同时,尽管官方没有公开宣布,但就实际措施而言,进入封城状态的城市至少已经有南京、张家界、扬州、株洲、郑州等城市,其余包括北京在内的二十多个城市事实上已经进入半封城状态或局部地区封闭状态。

尤其北京,官方截至昨天才通报新增了6例确诊,但现在已经喊出了“严防死守不惜代价”的口号,足见高层心理恐慌的程度。

中共不是一向自恃有灭绝式封闭的体制优势,可以傲视各国防疫模式吗?为什么这次如此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呢?其实根本就在于,这次的德尔塔疫情恰恰严重冲击了中共所谓成功防疫的两大支柱:疫苗和大数据防控模式。

南京疫情爆发最引人注目的焦点之一,就是南京机场人员接种疫苗率高达90%,但是根据南京机场工作人员接受自由亚洲的采访证实,最早一批被感染的37个病例中,有36例都接种了两剂国产疫苗,而且出现至少2例重症。这让国产疫苗完全成为一个笑话。

南京疫情严重冲击“专制抗疫模式”

另一个焦点,就是南京疫情严重冲击了中共正在作为招牌四处炫耀的“专制抗疫模式”。这种模式的基点就是将疫情消灭在萌芽状态,具体操作就是大数据监控追踪加上强硬的一刀切式维稳手段。

如果这次南京爆发的疫情最终控制不住引发全面失守,中共的疫苗外交首先就破产了,习近平赖以鼓吹“东升西降”、鼓吹极权体制优越于民主体制的最大一块本钱也就没了,这当然不是小事。

对中共来说,疫情失控死多少人是次要的,现在各地封城都参照武汉模式,一人感染,全楼封死或全小区封死,究竟多少人就这样无声无息消失了,除了收尸的,谁都不知道。但如果中共正在四处推广的“体制优势”被疫情揭穿,中共复兴的红色大梦就很难再做下去了,习总书记想要建立的“世界新秩序”就更无从谈起。

为什么中共现在做而不说,明明在频频封城,但却不再像去年武汉那样大肆渲染什么封城抗疫体现了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等等,其深层原因就在这里。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