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谁接替王岐山?河南富士康怎么了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11月02日讯】大家好,欢迎来到《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今天焦点:国务院正副总理全体出局!还谁懂经济?李克强有一作用,李强比不了;王岐山鲜为人知的故事,他卸任副主席,两个热门接班人选;富士康万人集体出走,严重内幕或被掩藏。

【人大常委会闭幕 李强未获副总理之职 李克强班底全出局】

中共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在10月30日闭幕,这场会议,外界有一个预期。就是现在名列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前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可能会被任命为副总理,作为他接下去接任总理的过度。但是,在刚刚结束的这场人大常委会上,并没有任何相关的任命。

并且,原本的国务院高层,包括总理李克强,还有四个副总理,分别是韩正、孙春兰、胡春华、刘鹤,这些人都没有进入新一届的中共政治局。如果明年3月,李强正式接手国务院,担任总理一职时,将是真正的“空降”。他本人没有副总理经验,而且因为原来四个副总理都没进政治局,那今后在李强手下的四个副总理,也会是没有相关经验的“新手”。这是极为罕见的情况,国务院总理与副总理,没有任何过度。他们可能在私下里进行各种交接工作,但至少从表面上,给外界展现的是这样一个情况。特别是李强,此前就连亲共媒体都在说,李强会先接任副总理,在这个位置上锻炼几个月,实习一下,到明年3月再接总理,可是连这个过程都没有。

【高层没人懂经济 李强也不“实习” 外商忧心中国经济前景】

而李强不止没有副总理经验,连在中央工作的经验也没有。这让外商也看得心惊胆颤,而且放眼新的中共政治局“七常委”,也都没有很懂经济的人。就像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在10月29日对美国之音说的,30多年来,从没见过一个总理在上任前,没有跟着前任历练的经验,首次有只有地方经验的人,一下子就要接手总理的位置,那个丁薛祥还可能出任副总理,这个人也没有管理经济的经验,最让伍德克觉得不解的是,从现在到明年3月李强接手之间,中共国务院高层,没有任何人会续任,说明在这近半年的时间里,这个国务院很多事将只是做样子,缺乏应有的驾驭事务的能力。这些情况,都让伍德克等外商,对本已下行的中国经济,更感悲观。

李强其人能够一步登天,进入中共权力顶层,甚至是排位第二的常委,比留任的赵乐际和王沪宁更靠前,在外界看来,这主要是因为他是习近平的旧部和亲信。要说经济经验呢,李强也不是一点没有,他出身浙江温州下辖的瑞安市,有工商管理硕士的学位,先前政治主要是在东南沿海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不过这都是地方经验,而且评价不一,到了总理一级,就是另外一番景象。因为这一点,在舆论中,李强受习近平荫庇、被直接拿上高位的色彩,更加明显。

【中南海的“南北院”之争 李克强有李强没有的作用】

不过,国务院的角色本身,其职能在近年来也越来越受抑制。北京中南海里有南北院之分,北院就是国务院,南院就是习近平所在的所谓“中共中央”,最近这些年,南院“欺负”北院的事一直在发生着,或者说,“两院之争”的传言,一直存在着。

不过在李克强时代,国务院还有个作用,就是一旦发生什么事了,可以帮南院的习近平,背背锅、挡挡箭。因为在一些人看来,李与习被认为属于不同派系,什么事往李身上推,习近平们会觉得与己无关,身上“干净”。比如,2020年武汉瘟疫爆发后,在刚刚封城后的1月27日,李克强就去了武汉当地考察,这场共产党官员的亲民秀,未必是李克强自愿前往,可能是受习之派遣,但是转而第二天,1月28日,习近平在会见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谭书记”的时候,就宣称防疫是自己“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在外界看来,疫情扩散严重、武汉封城中争议此起彼伏,如此糟糕的情况,还说自己“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无疑是一着臭棋,等于自己背了责任。但是习近平显然没有意识到这点,他实在认为这是一种夸奖,而去了武汉现场的李克强,在他眼中是实实在在的“二百五”,你去冲锋陷阵,老子坐享美名,但是李克强也别无选择。而习近平本人是在武汉封城后的2020年3月11日,情形稍微稳定之后,才去的武汉。

类似的例子,还有2021年10月,中国多省市闹“电荒”,事情在海内外都产生很大影响,中共当局又一次在世界面前献丑。然而,中共当局突然在2021年10月25日高调宣布,免去一个叫“石刚”的人的“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的职务,当时媒体议论纷纷,认为这个石刚被免职,就是因为“电荒”。初看上去,石刚的那个职务,看起来好像没李克强什么事,但是稍微仔细翻一下石刚的履历,我们就会发现,他是李克强总理办公室的主任,是李克强的大秘!所以这一做法,也被解读为,“电荒”这口锅,也得李克强来背。这倒不是说李克强就是什么好人了,只是说,他对习近平来说,有这么一个作用。

但是,今后李强接了总理,就完全不一样了,他就是习近平的人,恨不得在身上刻着“习近平”三个字,因为他给外界的这种观感是如此强烈,他去当总理,就好像是习近平自己去当总理是一样的。中共国务院未来的“决策职能”可能越来越弱,会变成习近平的另一个“办事机构”而已。

【共产党官员的共有“特色” 王岐山鲜为人知的故事】

但说到这,我们要明白一点,其实不管是原本的高层,还是现在的高层,都是共产党的官员。如果今天上来的不是李强,是别人,它的底色,它的总体风格,都是不会变的。

那共产党的高官都是什么样呢?我们就说说王岐山,外界对这个人的评价众口不一,有人觉得他有能力、有人觉得他特立独行,也有人,把他贬得很厉害,但不管什么评价,他是一个共产党官员,具备着很多共产党官员身上都有的“特色”,上到习近平和他,下到中共基层官吏,都是如此。

一位名叫“吴二雄”的作者,在他曾出版的一部介绍王岐山的著作中,把这个共产党官员身上都有的“特色”,总结得非常好,特别对大家了解当今中共高层的心态,很有帮助。他在书中提到一段话,说有一个友人曾对他说,习王等等这些人,就是现在这些中共高层,是经历文革的红二代,喝狼血长大,对道德、法治的认识,有着与生俱来的缺陷,甚至是鄙视,他们无法无天,只认“胜者为王”的斗争哲学,一旦掌权,必是“兽性”治党治国。

并且,现在中共高层的这批人,面对欧美国家,缺乏在现实中从没有过的胜利感,内心近乎偏执地、自大地渴望着想能俯视西方国家,但自己对权力又缺乏科学的使用,具有强烈的排他和垄断性,根本不容别人说自己有任何不好,这与他们要达到的目标所须具备的基本素质,又是背道而驰。

王岐山还曾对海外资深学者说,老子的《道德经》很难理解,中国缺乏研究,海外有研究。也说过中国不可能司法独立,必须党管司法。并且同样喊过性质如“西方也有苍蝇臭虫老鼠”等等的战狼式的狡辩口号。诸如此类谈话,激起过极大反感,让人们对共产党官员的认识,继续刷新底线、刷新认知。中国对《道德经》的研究,几千年来汗牛充栋。而中国不能司法独立、西方也有苍蝇的这类论调,与其他中共官员别无二致。借用介绍这些讲话的书籍作者原本的一句评价:这些话都“不经意间展示了王和习近平所共有的那种太子党作派,不学无术、志大才疏,说话不怕离谱,假充内行,总是自我感觉良好”。

还有这样一个例子,已经身处高位的王岐山,曾去河南一个县城考察,当地政府的一个小小办公室主任,发挥起中共官场里阿谀奉承的那套本事,在县政府招待王岐山一行的酒宴上,双膝跪地,头上顶着一个酒杯,要王岐山一定喝下他敬的这杯酒,不喝就不起来。可王根本就不屑一顾,说你喜欢跪就跪着吧,然后自己就跟别人继续吃喝说笑,完全不理会那个人,别人给打圆场,说替王岐山把酒喝了,也被王制止。但是大家应该没有忘记,在2021年4月,海南举办的一场博鳌亚洲论坛上,被大会主办方安排在习近平前面发言的王岐山,战战兢兢,毕恭毕敬的,在那样一个国际场合,张口不说正事,而是先卑微地对人们说,自己是习近平的报幕员。这与那个头顶酒杯跪敬王岐山的中共基层小官,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呢?在中共官场,不是谁有性格、谁腰板子硬,比的就是谁乌纱帽大、谁拳头硬。

以上这些事例评价,实际上是中共官场、共产党那些党徒们的“通病”。不管每个人自己是什么特征,以上这些“特色”,是中共党官们普遍具有的。

如今,王岐山的旧部、老友,一个个的不是被抓就是被调查中,按照中共“剪裙边”的整人逻辑,他本人也很危险。这又是中共官场的一个特色,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没有什么恩义情怀,只有权力崇拜。

【王岐山卸任副主席 接替有至少两个热门人选】

二十大后,王岐山就要卸任中共国家副主席,他的卸任,与李克强、汪洋等人的裸退,一样都是黯淡冰冷的,中共体制与习当局现在的统治,共同烘托了他们的凄凉。但中共这部政治绞肉机,一直在转着,只要不脱离开这个体制,难保如今得意洋洋的,不会是下一个。

然而,王岐山留下的副主席一职,会由谁担任呢。过去,中共副主席,要么是未来一把手的接班人做,要么就是具有实权的常委或政治局委员兼任,要么就是像王岐山这样,没有任何实际党内职务,挂个相当于是个“名誉头衔”、礼仪性的角色。

对现在的习近平来说,亲信陈敏尔没入常,但是政治局委员,如果想重用培养,他是一个人选,或者是已经退休的亲信栗战书,接手副主席位置,充当类似王岐山当初的那种“礼仪性”的角色。这两个人,都可能接得副主席一职的人选,也不排除其他的人员选项。栗战书对习来说,相对比较理想,陈敏尔是外界盛传的习近平接班人,习近平要对其相当信任、且不避讳,才有可能让陈敏尔接这样一个职务。

【郑州富士康员工万人集体出走 严重内幕或被掩藏】

但不管高层这盘人事棋怎么摆,有一点是不变的,按照现在的情况来讲,他们只不过是习近平的传声筒、政策执行者而已。如我们预判的一样,清零政策并没有随着二十大的落幕收声,习的这一招牌政策,伴随着在上海搞无情清零的李强的上台,必会受到那些各地要对习当局表忠的官员们的热捧。河南省的富士康工厂,是美国苹果公司在中国最大的iPhone组装厂,而近日,这里的工人上演集体“出逃”,在高速路上穿行,跨国田野、村庄,画面传遍海内外。还一些好心人,在社交媒体上看到这一情况后,还在沿途摆上了吃喝的东西,供这些徒步“出逃”的人取用。因为人数太多,路线复杂,当局想半路拦截,应该难度也很大。那么,这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场面呢?

按官方的讯息显示,郑州当地疫情升温,很多区域开始实施封控,上一周的确诊病例,又增加了160多例,同比增加近两倍!而郑州富士康这座拥有二十多万员工的巨无霸厂区,早在10月19日就受到波及,全厂食堂关闭,工人必须宿舍内用餐,但同时,还得继续工作,维持“产能”。

但事情很快发生恶化,众多员工被封闭在宿舍,不能自由出入,食水和医药都很缺乏,有的人被封在宿舍,在网上发影片求助,说自己发烧发得厉害,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从上周开始,就富士康员工“冲破”拦截,纷纷“逃生”,相关“出逃”画面不断出现,在中国国内都受到了很大的关注。因为防疫政策,很多人无法乘坐交通工具,只能靠徒步行走。

富士康官方给出的解释是,在给厂区封控的员工提供所谓照护的同时,针对“部分”有返乡意愿的员工,还组织了人员和车辆,送他们返乡。实际上,这完全违背中共例行的“清零”政策。

这份官方声明,与员工逃离的现实情况尚有出入。现在相关的传言错综复杂,有说厂区不断有员工逃离的,为此当局甚至派出三万九千军警,在相关区域把守,也有说厂区内有高达2万人确诊,因此引爆“逃亡”潮,但是在台湾的“鸿海”对此进行了“辟谣”,也有传说,富士康员工在10月9日之后的“暴走”出现高潮,与厂内的726宿舍,8个人全部死亡,有很大关系,引发了恐慌。

但在中共治下,这些很可能涵盖真相的消息,会通通被当局的言论审查过滤掉,甚至在发端、还没来得及传出来的时候,就被打压。

好,那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欢迎您关注我在新平台“干净世界”上的另一个频道,链接我会在今天节目留言区置顶。

那么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观众讨论群是t.me/xwpajq_us,节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也欢迎您订阅我们的这个YouTube频道,还可以点击小铃铛,获得节目发布通知。

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