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五人行】经济崩塌在即 中共又撕“契约”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4年02月02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五人行,今天的联合主持人是唐浩、扶摇、金石、宇亭和林澜。五个人观点碰撞、多元视角,带您走进丰富的新闻世界。

今天焦点:2024的7个危险信号,中国将集体返贫?中国为什么爬不出“中等收入陷阱”?台湾跳出陷阱的秘诀;经济崩塌在即,中共又撕毁了一个重要“契约”!

这十几年中国进步了吗?知乎问答火了

最近啊,有大陆知乎网友发起提问,“作为普通百姓,在过去十几年,有什么事情让你感受到中国政治上的进步?

有网民说,这个问题,问错人了吧?但是有不少网民,也马上给出了答案。 有人说,房价和股票降下来了,以前买很贵,现在买便宜了很多。

还有网友说,这十几年过去,改革的空间变的更大了,这当然也是进步。

问题:各位觉得,过去这些年,那些事情让你感到中国社会进步了呢?

宇亭:确实进步了,比如已经没有了用“学历”和“能力”来衡量人的问题了,现在小学生可以当主席,高学历都在送外卖。所以以后大家出去打工,不用看学历了,如果有学历歧视的话,那可是对中共党魁的大不敬啊。另一方面,年龄歧视也没有了。以前还有一套党内的黑帮帮规,说什么“七上八下”、政治局常委68岁就不连任了、省部级官员65岁就退休之类的,现在也不了,可以终身连任,人生六十刚开始。现在是忠心第一位,当然年龄不用七上八下了,但大家心里应该是“七上八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落马了。

林澜:我也觉得,这个以前还偶尔能看到坏消息,现在都是好消息了,报坏消息有政府关心你了。

唐浩:以前分权,现在国安部都包了。中共党魁现在无限期连任了,多省事 。

看来进步真的是不少,难怪中共信心强、底气足,要求大家一起和它唱响“光明论”。不过得强调一点啊,大家说的进步,都是引号的。事实嘛,你懂得。最近,党媒《人民日报》2016年的一篇文章,又被翻了出来,因为这篇文章说,中国预计将在2024年开始,就是今年,进入高收入阶段,这又是是一个惊人的进步。怎么回事儿呢,稍后扶摇带您了解。

2024年中国进入高收入阶段?你又被牺牲了…

扶摇:我们最近说了不少预言,因为确实发现啊,很多古人讲述的内容,对应到今天,都是再合适不过了。然而,种种迹象显示,多年来,其实中共党魁是最信预言的那一位。

不知道是不是在努力“揣摩上意”跟风预言的党媒,还真不在少数。

进入2024年,有人翻出来一则消息,2016年,党媒《人民日报》就在预言了,称“中国预计从2024年开始进入高收入阶段”。

网友感叹,这是终于“找到一个开心过大年的理由”啊。也有人阴阳怪气,说网友这是“恶意分享”啊。

如今呢,红色网站“红歌会”在1月31日重新转载了这篇文章,没被删。但是,包括“网易”等媒体,甚至“人民网”自己都已经删除了这篇文章。

问题:
1、金石,这是怕“自打脸”吗?还是怕被人说“恶意预言”呢?《人民网》敢做不敢当了,2024年中国到底有没有进入高收入阶段啊?

我们只需要看一下数据就知道了。根据世界银行在2022年的定义,高收入国家的门槛是人均国民收入要达到1万3205美元。

而根据中共国家统计局的统计,中国2022年的人均国民收入是1万2608美元。这是可查到的最近的官方数据,就是说,按照中共自己的数据,它还没有达到高收入国家的门槛,当然中共数据的可信度,是众所周知的。

这个预测也被中共领导人自己打脸过。这篇文章是2016年发布的,而在4年后2020年,当时的中共总理李克强发表了著名的“6亿人论”,就是中国有6亿人,平均每月的收入就是1000块人民币。换成美元的话,这些人的年收入就是1700美元多一点。而从2020年后的几年,中国经济饱受疫情冲击、惨遭清零政策蹂躏,大量人口失业、企业倒闭,人均收入状况只能变得更差,何谈进入高等收入国家?

其实,很多经济学家都认为,中国现在已经掉进了“中等收入陷阱”。所谓中等收入陷阱,是指一个国家因为某些优势达到了一定的收入水平,但再发展发展不上去了。比如中国,凭借廉价劳动力的优势,取得了一定的发展,但是随着工资水平的上涨,劳动力价格优势不在,导致出口产品失去竞争力,无法利用低成本优势与他国竞争,但又没有完成产业升级,进入高附加值市场,因此就陷在中等收入的陷阱里出不去。

当然这只是从劳动力这一个因素来看中国的中等收入陷阱问题。其实还有很多结构性的因素。

要想走出中等收入陷阱,国际公认的措施包括这么几点:充分发挥自由市场经济、鼓励创新、支持科学技术的突破,成功的典型例子是台湾和韩国。

而中共这几年的措施却是恰恰相反,非但没有深化市场经济,反而要将国企做大,搞国进民退。非但没有鼓励创新、自由,而是扼杀中国经济的活力;非但没有与国际交好,将自己融入到高科技产业链当中,实现产业升级,而是自绝于国际社会,结果遭到高科技封锁。

我曾经采访过一个硅谷的资深CEO,问他台湾如何从一个主要靠出口甘蔗和T恤衫的国家,成为全球芯片代工厂的领头羊,他说最重要的是relationship,就是和西方发达国家的关系好,西方愿意和台湾合作,使之成为全球高科技产业链的一部分。

2、宇亭,不知道你看到没有,这两天大陆媒体在传播一篇文章,说《在中国有100万存款,算什么水平?银行员工“直言不讳”》网友们也是各说各话。两个问题:1、在中国家里有100万存款的人,多吗?2、存款100万在当今的中国,多吗?

在中国有100万存款的人还真不多,而且能有50万存款,就已经能完胜99%的中国人了。

根据中共央行的数据显示,截止2023年上半年,中国人的住户存款,应该是达到131.91万亿,14亿人口的人均存款,为9.42万元,但肯定很多人都没有达到这个数字,毕竟如果大家都和马云、王健林均贫富,那大家都是富豪。

那么以三口之家计算,按照刚才人均大约10万来算,家庭平均存款接近30万元的,又有多少家庭可以达标呢?按照央行公布的一项数据,在银行存款,超过50万元的储户占比,仅1%左右。所以只要存款达到50万,那你在中国就完胜99%的家庭了。

更魔幻的是,虽然中共的数据显示,人均存款在不断上升,但人均负债、家庭负债也在不断上升。目前城镇居民家庭,负债参与率高达56%,而负债的结构非常单一,76%都是房贷。只能说,城里人都被烂尾楼拖累了。

那么年轻人的存款情况怎么样呢?只能说更是惨不忍睹,根据“中国DT研究院”几个月前的“2023年轻人存钱调研报告”显示,中国大多数大城市的“90后、95后”,12.2%处于“零存款”状态,另有9.3%的年轻人,存款不到1万。即使工作了十年以上的人,仍有近40%的年轻人,存款不到10万,其中15.2%是处于“暂无存款”的状态。工作了10年还没有存款,那10年真是白干了。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在中国,没有房贷、车贷、信用卡贷款,当月光族已经是好消息了

3、林澜,有人说,中共当局总是“许诺一个光明的未来,让你牺牲现在”。如今,中国人还在被牺牲吗?

前些年“中国模式”“举国体制”这些词被讨论的很多,很多人也愿意给中国发展的空间。但是慢慢地,西方世界发现,所谓的“中国模式”不过是“资本主义”和“独裁”的混合体,或者说“四不像”。

4、众议(金石、林澜、宇亭、唐浩),你所看到的“中国模式”是什么?现在这个模式,还存在吗?

宇亭:中国的通缩,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通缩”。我们知道,通缩的意思的“整体物价下跌,货币实际购买力上升”,在说的通俗点,就是东西更便宜,1块可以当2块花。但是在中国,我们看到的是,经济增长幅度和高失业率不成正比。房地产崩了,中共的土地财政运转不动了,怎么办呢?只能大量印钞票,那么人民币的实际购买力,是在贬值,人民币兑美元,有很大贬值压力,但是却没有造成通膨。原因是中共印发的货币“流向”有问题。这些印发的钱,没有流向普通百姓,而是流向了中共权贵阶层、国企、央企的手中,所以百姓实际上没有足够的钱去消费。而中国物价下降的原因,则是因为经济低迷、民众消费意愿降低、大家躺平避风险、把钱存了起来,并不是国际社会上,普遍意义的通缩。

在民间财富方面,中共也有所谓的“中国模式”,不断宣称在实现脱贫,并且人们越来越富有,但现实是,在中共的体制下,人们只想躺平,完全看不到希望。中共前总理李克强,就揭开了脱贫的真相,他承认中国有6亿人,平均月收入,不足1000元。那时候是2020年,如今,中共加速倒车,疫情封控三年,槌爆各个行业,对国际上,是战狼外交,四处撒野。终于现在,拉动中国经济引擎的三架马车,全部熄火,资金外逃。可以想像今天的贫困人口数据,应该更加糟糕。中共现任总理李强,今年初在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宣称,去年GDP破5、中产阶层有4亿人,就引来网友群嘲,讽刺他是不是以为解决了温饱就是中产。

那中共,对中产的定义是什么呢?去年中旬,中共专家教授“李实”,得出来的研究结论认为,月收入三千人民币,就是中等收入了。那如果月收入三千,不吃不喝,不花钱,要花近14年,存款才能达到50万,不禁让人感叹,当中国的中产也太惨了吧。

另外,跻身中产的人,真的能无忧无虑吗。没有。中产阶级还要承担着购房、养老、育儿等多重压力,而中共没有完善的教育、医疗、养老体系,房地产还崩了,在中国经济如此糟糕的当下,他们还要面临着工资缩水、甚至被裁员的危机,可能一不小心就从“总裁”变“外卖员”了。

5、唐浩,中共“党领导一切”的制度,送给了2024年哪些问题?

当宣传工具、党媒本身都忐忑不安的2024年,这个党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自信吗?

感谢大家收看本期的“新闻五人行”,我们下次时间再会。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dbvc-yJ4JQjNGTgFiJIZNA
欢迎订阅干净世界频道: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eiqjdnq7go2peYFZkFnGIlzm1d20c

《新闻五人行》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