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后中国工厂不再“抢人” 农民工求职更难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4年02月27日讯】中国新年刚过,各地农民工都开始外出找工作。由于经济萧条,工厂春季招工不再出现以往“抢人”的场景,农民工找工作更难了。

广东工厂招工人数锐减 农民工找工作更难

每年新年假期后,都是中国工厂招工最重要的时节,但今年的工厂春招出现变化。

《经济观察报》报导,38岁的农民工田辉,等不及过完元宵节,在正月初九(2月18日)便带着焦虑离开家乡,前往广东东莞寻找打工的机会。

田辉说,以往,以他和妻子的年龄及身体条件,不愁在工厂找不到工作,但去年开始出现了一些变化,工厂加班机会比往年减少了很多。

他表示,过年期间,很多外出务工的同乡回乡,大家聚在一起就议论,现在钱更难赚了,很多工厂出现“做四休三”(一周工作4天休息3天)的现象,收入比往年少了很多。

而且,新年期间,田辉所在村里的棋牌室人数也锐减,从往年的平均每天十几桌减少至两三桌。

除夕晚上,村里烟花爆竹燃放的时间,也从往年几个小时缩短至一小时不到。这些现象反映出中国经济在衰退,老百姓消费降级。

广东多家中小型制造业企业负责人证实,今年新年之后,中小型制造工厂抢着招人的现象正在消退,大量工厂招人变得更加谨慎。

主要向欧美市场出口高端卫浴产品的广东渼洁集团总裁罗小华说,很多企业负责人对2024年的期望值普遍不高,认为“能活下来就已经很厉害,更不要谈增长或发展”,因此在人员招聘方面比较谨慎。

报导说,在过去十年,制造业给3亿农民工贡献了超过27%的工作机会,工厂春招需求大幅下滑,影响着数千万农民工新一年的工作。此外,一些工厂因为订单减少,没办法满负荷生产,也让大量农民工因轮休而导致薪资减少。

罗小华表示,2023年许多工厂因为缺乏订单,出现做五休二、做四休三的情况。

智联招聘历次发布的《中国企业招聘薪酬报告》显示,2023年第二至第四季度,东莞的平均招聘薪酬均比去年同期减少,下滑幅度在1.3%~3.4%之间。

年轻人花巨资买工作

不仅农民工找工作难,从学校毕业的年轻人就业也越来越艰难。最近,“我在小红书花巨资买工作”的话题,在网络热传。

有调查发现,一些企业招聘的岗位被暗中明码标价,如康师傅等大型民企,标价在万元不等;一汽、红旗等国企,标价在20万元左右;有编制的央企,标价则为45万元以上。

有回乡的年轻人直言,不少地方好的工作岗位都是花钱买来的,“不花钱已经上不了班了”。

面对就业无门的社会现实,越来越多中国青年选择“躺平”,也有不少人到寺庙上香,祈求命运转变,因此出现了一种“宁求神佛不求政府”的现象。《我在财神殿里长跪不起》《求个上上签》等“躺平歌”应运而生,并在社交媒体爆红。

有分析表示,这些“躺平歌”是一种“软抵抗”,表达出中国当代青年对现实的无奈和对中共的不满。

中国退休老人:经济真的是不好了

目前中国股市低迷,房地产危机、通货紧缩空前严重。中共官方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 1月的中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出现14年来最大跌幅,而生产者物价指数(PPI)也出现下降。

不只年轻人,一些退休的老人也感受到中国经济萧条的现状。

湖南省一个三线城市的退休工人李正(化名)新年期间告诉新唐人,连他们这些退休在家的老人,都切身感受到“现在中国经济真的是不好了”。

他说,自己在当地市中心有一套35平米、带电梯的小出租房,一般都是租给打工的年轻人。2008年时的租金是每月600元~700元,现在400元~500元都很难租出去。曾有人想出10万元买他的这套小房子,现在他已经把价格降到6万元。

李正说,不仅仅是他的小房子,整栋楼有许多大户型的公寓,现在都空着,租不出去也买不掉。因为房子每月需要缴纳几十元的物业管理费,李正为此感到发愁。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