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小夏:偉大的政治鐘擺

【新唐人2011年8月10日訊】在空曠地方走夜路的人會遇到一種現象:本來以為在一條線直走,殊不知發現走了半天卻回到原地。迷信的人以為那是遇上鬼怪了,所以中國人俗稱為「鬼打牆」。在歷史的發展中又何嘗不是如此。當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自以為在鼓足幹勁向前直線奔走的時候,卻猛不丁發現自己中了這種「欲速則不達」的圈套,不但回到原地,而且在奔走的過程中還白白地犧牲了大批人的汗水甚至生命。中國人在二十世紀中這種苦頭吃了不少。

記得1980年代初期農村搞生產承包責任制的時候,共產黨的幹部們便嘆息道:「辛辛苦苦幾十年,一步回到解放前。」三十年來,中國人「摸著石頭過河」,在直奔經濟起飛這一目標走了很遠之後,卻忽然發現只有唱起幾十年前那些「紅歌」才能激起一點人們對國家和社會的熱情,儘管那些歌曲的背後充滿著五、六十年代人的血和淚。對過去有點記憶的人不禁會忖度,是不是歷史又會再次給飽經滄桑的中國人開一個殘酷的玩笑?

美國的歷史雖然只有短暫的二百多年,但是卻沒有出現過中國式的「鬼打牆」。從獨立革命脫離英國統治,到南北戰爭廢除奴隸制,到十九世紀後期的工業革命,到二十世紀的平權政治,美國一直在向著一個更加公平和更加富裕的社會前進。然而,美國的發展卻從來不是直線前進,而是左右搖擺。著名的歷史學家小阿瑟·施萊辛格寫了本題為《美國歷史的循環》的書,指出美國歷史總是在理想主義—現實主義、進步主義—保守主義之間搖擺。自從冷戰結束以來,由於沒有了與蘇聯陣營競爭的因素,這樣的搖擺似乎更加顯著。二十一世紀伊始,選民連續兩屆將保守的布希政府選上台,而從2006年開始自由派卻連續奪下了國會和白宮。2010年中期選舉,保守派再次獲勝。政治一次次急轉彎,令人目不暇接。

被稱作「偉大的政治鐘擺」(the great political pendulum)的美國民主,使得這個國家的發展完全不可能走直線。國家每向前邁一步,都要經過種種的協商和妥協,都要考慮到各個社會群體的利益。只要往任何一個方向過分地傾斜,另一方會立即盡全力往回扳。美國的道路永遠是「之」字形的,在每個特定的階段看起來總有一些國家比美國走得更快——三十年代在解決經濟危機上比不過德國,五十年代在發展重工業上比不過蘇聯,六、七十年代在尋求社會公平上比不過西歐,八十年代在輕工業和出口生產上比不過日本和四小龍,到今天在大規模國家基礎建設上比不過中國。但是,美國歷史上卻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現象:在數十年的瘋狂之後,一代人面面相覷,想不透當初為什麼那樣糊裡糊塗,以至於一路狂奔之後卻轉回了起點。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在國家政治中的這種現象,多是小小一批自以為是的人掌握了大權,罔顧甚至用暴力鎮壓他人的異見,好大喜功、自我標榜的結果。只有建立起民主這個「偉大的政治鐘擺」,才能避免人類歷史的那些「豆腐渣工程」。

文章來源:《美國之音》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